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八十五章 人?
    郝仁没想到他在这里再度看到“血之王”的名号并不是在巫师留下的手稿中,而是在一个普通人类留下的日记里。随着数据终端将那些羊皮纸上残存的字迹都解析完毕,一些事情开始明朗起来。

    日记里提到的“海默温”与宅邸外的名牌一致,现在可以确定此人便是这座小镇“多米尔”以及周边若干地区的主人,是一名乡下偏僻地方的小贵族,而留下这些羊皮纸的人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只能确定他是海默温的管家。日记里提到的应该都是在镇子产生异变前最后一段时间生的事情,从字里行间都可以让人体会到书写者情绪的不安:一系列怪诞的事件笼罩了小镇,阴影和动荡充斥着多米尔。

    事情的开端似乎是传染病,莉莉从灵体那听来的消息和羊皮纸上的文字都记录了这一事件。镇子上的小孩子纷纷感染一种令人逐渐失去体力的怪病,而且寻常医药毫无效果在当时那个黑暗笼罩的年代,这种事情隐含着恐怖的味道,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将其联想到巫术和诅咒上去。而这里的领主海默温面对流言扩散的情况并没有做出丝毫处置,他“性格生了变化,听信于一名来历不明的所谓学者”,这名领主不但没有想办法去治愈疾病,反而动了审判女巫的行动,这次行动便是在那名外来“学者”的推动下进行的。

    关于女巫的部分记载不多,郝仁无从推断那是个遭受陷害的普通女子还是个真懂魔法的巫婆,唯有女巫尸体被焚烧时产生了巨量烟灰一事让人颇有些在意,这似乎能印证镇子里随处可见的黑灰。如果那是个真正的女巫,那么小镇中的灰烬大概是某种诅咒的结果。

    郝仁和薇薇安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那个“学者”身上,毫无疑问。他便是那个留下“血之王仪式”的巫师。

    郝仁一边翻阅着数据终端解析出来的文本一边问薇薇安:“这种事情在当年很常见么?”

    “你是说巫师和诅咒?”薇薇安眉毛一挑,“差不多吧。巫术,魔法。被诅咒的城市和村庄,各路驱魔人和邪魔的明争暗斗。还有在夹缝里战战兢兢又不知所措的普通人……那可是个混乱的时代,猎魔人和异类都还没有完全淡出普通人的世界,死于非命的人真是不能再多。不过这个镇子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它整个被拖进了异时空里,动这种魔法的巫师实力高强,而且肯定借助了某种外部的力量比如炼狱之门。反正一个普通巫师是没这种本事的。”

    郝仁手里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你说是炼狱之门的力量把这个镇子困在这个时空里?”

    “时空歪曲的开端应该是炼狱之门,但现在大门肯定关闭了,”薇薇安摆摆手,“炼狱很不稳定。不可能维持开放几个世纪之久。”

    郝仁哦了一声,继续检查那些文档。老管家留下的记录还有这样一些信息:

    “……我现那个学者总是拿着一本黑色的书,他在读那些书的时候脸上会露出怪异的表情,任何一个受到庇佑的人在阅读有益的书卷时都不应该露出那副模样……我询问他有关那本书的事情,遭到了冷淡的对待,他说那是一本手抄的圣经,但因为一些信仰上的原因,他不能让任何人碰它。这足以引起我的警惕:什么样的圣经会拒绝一个有良知的人去触碰?除非那是魔鬼的经书……

    “……我终于找到机会,扫了一眼他拿在手里的黑色怪书,那个阴鸷的男人很快现了我的举动。他的眼神在一瞬间非常可怕,虽然只有短短的片刻,但他那时候终于脱去了‘学者’这个冠冕堂皇的外壳。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个人的眼神可以阴毒到那种程度……那是对魔鬼出卖灵魂才会换来的眼睛。就像玻璃一样冰冷无情,他真正的眼球肯定早就挂在魔鬼的壁炉架上了!但最让人奇怪的却是那本书本身……没有文字,就我看到的部分,书页上只有一片空白。现在我只能相信是上帝用他的神迹庇护了一个虔诚的仆人,那书页上肯定写满了亵渎的符号,但幸亏我看不到。”

    数据终端闪了两下,表示能解析出来的文字就这么多。

    “这上面提到的黑色怪书就是咱们找到的那本魔法书么?”郝仁疑惑地跟薇薇安嘀咕,“咱们没现魔法书上的文字消失不见啊。”

    薇薇安摇摇头:“应该是另一本,巫师总不能只有一本法术书。反正现在确认巫师的身份了。我怀疑这个镇子在生异变之前的瘟疫和女巫事件都是这个巫师一手策划的。他貌似有计划地把镇上所有人卷入了某种仪式里……但就根据手头这些资料,我判断不出是什么样的仪式。”

    二人又在这房间中到处翻找了一圈。但并未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最后郝仁只把那些羊皮纸收了起来,便跟薇薇安一起回到了位于一楼的长厅中。

    很快其他人也先后完成自己的探索回到了长厅。众人集合之后郝仁把自己和薇薇安的现告诉了大家,同时询问其他人还有没有什么成果。

    “又是女巫又是巫师还又是诅咒的,我就不擅长应付这么复杂的事,”莉莉嘟嘟囔囔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就看到好多鬼影子在这里走来走去,看样子都是当初在这里干活的仆役,你说的那个海默温领主应该也在其中,不过影子都太乱了,分辨不出谁是谁。另外我没找到跟巫师有关的东西,也没看见他的影子:他的灵体应该没被禁锢。”

    “我和我哥找到个地下室,”南宫五月举起尾巴,“地下室都是烂土豆和酒桶,还有更多的灰,别的没了。”

    邓肯和卡珊德拉也分别摇摇头,表示他们负责的两侧塔楼里也没东西。

    “那个巫师肯定在这里生活过,但他的魔法书和施法材料都藏哪了,”海瑟安娜捏着下巴,“这种东西比巫师的命还重要,他不可能不随身携……”

    海瑟安娜话说到一半便突然停下,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向二楼楼梯的方向,在一片寂静中,南宫三八第一个开口打破了沉默:“你们刚才听到动静了没?”

    莉莉的耳朵抖了抖:“听见啦,好像是脚步声?”

    邓肯和卡珊德拉马上站起身,各自从腰间抽出一把精致的贵族刺剑和一把大口径手枪(海瑟安娜家族的武装风格),二人枪剑双持小心翼翼地走向楼梯,但他们刚走没几步,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便突然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那是一大团怪异的灰烬,黑乎乎的就像是一团肮脏的泥团,但却有着大致的人类外形。这团由黑灰形成的人体出现在楼梯口上之后晃了晃,随后便笨拙地一步一步走下来,每走一步都会掉落大量灰渣和尘土。而随着一步步靠近,这灰团上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它的外表脱落之后露出了下面的衣服和皮肤,灰团上半部分则慢慢浮现出人类的五官轮廓,当“它”走到长厅里的时候,几乎已经是个完整清晰的人形了。

    郝仁他们就各自举着武器好奇而又戒备地看着这个奇怪的“东西”一路走来,直到“它”终于彻底变成一个面容疲惫的中年男人。

    从灰中走出来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四十岁上下,型和身上的衣饰都是中世纪富人的打扮。他刚脱落一身灰烬的时候好像还有点恍惚,但很快便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并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眼前的一群陌生人。

    在愣了几秒钟之后,这个男人突然出一声惊叫,随后扭头便朝二楼跑去!

    郝仁马上反应过来:“抓住他!”

    一道白光唰地冲了上去,莉莉拎着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板砖,上去一砖就把那人糊倒了。郝仁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他心说这人是从灰烬里走出来的,万一身体真是由灰组成的咋办,莉莉这一砖下去还不给拍散了?

    万幸,那个男人只是被莉莉拍飞出去,但翻个身便跟没事人一样又站了起来。

    莉莉在对方再次逃跑之前果断上去三两下将其制服,随后邀功似的拽着自己的战利品回到郝仁面前:“抓到啦!”

    被莉莉用绳子绑好的神秘男人一脸惊惧地看着郝仁:“你……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人是鬼!?”

    郝仁还以为对方就是自己在找的巫师呢,可一听这个口气就感觉不对了。他询问对方的身份:“你又是什么人?”

    男人惧怕地缩着脖子:“我……我是这里的领主,海默温?阿赫蒂萨里……”(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