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七百八十八章 陷阱
    在中世纪末期,这颗星球上的自然势力迎来了历史上的最后一次回暖尽管猎魔人和教会日趋壮大导致异类和巫师们生存愈艰难,但教会和猎魔人之间逐渐出现的分歧也让一些擅长隐蔽的小家族和密宗流派找到了喘息的机会。根据薇薇安的回忆,公元十世纪至公元十五世纪是这个世界的暗面力量重新分割的阶段,在那个时间段里,神话时代的余波早已彻底平息,较为强大的异类(包括古老者在内)都已经死亡或蛰伏,在异类的统治衰落之后,教会和猎魔人便在这个世界的新秩序方面展开了一系列争论。其中教会代表着人类自身的力量,猎魔人虽然理论上偏向于“人”,但他们仍然是和人类不同的种族,因此双方产生分歧是理所当然的。

    这段分歧的历史并不重要,郝仁只是在看到这座被放逐的失落城镇之后有感而。整个镇子被黑魔法完全抹掉,当年的动静肯定小不了,巴蒂斯特(也就是郝仁他们在找的那个巫师)能够得逞很显然是钻了猎魔人和教会之间争斗的空子。而且他不但用魔法放逐了整个城镇,甚至还在普通人的眼皮子底下研究巫术这座废屋里到处都是他做魔法实验留下的痕迹。

    各种各样的魔法书散乱地放在长桌一端,这些魔法书无一例外都带着毛骨悚然的质感和令人不安的氛围,它们多是用黑山羊皮或者浸过油脂的特殊纸张制成,用血液制成的墨水书写,里面的内容艰深晦涩,而且通常带着抽象而怪异的插图,如果没有薇薇安在旁边帮着解读郝仁几乎不知道这些鬼画符一样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之前第一眼看到的那本魔法书是一本手抄著作。主要内容是论述各种各样的空间现象以及隐秘的召唤仪式,其作者显然不是巴蒂斯特。这本沉甸甸的大书书页间不断渗透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黑红色的封面上描绘着一座扭曲的大门以及一只在大门中向外窥伺的眼睛。扉页上有一个d.r的落款,应该是这本书的作者留下的。巴蒂斯特应该经常翻阅这本书。他在书页上留下了非常多的注解和备忘词条,笔迹出人意料的很工整漂亮。根据这些注解,郝仁能一眼看出这个巫师最关注的是什么东西:打开炼狱大门的方法,以及用灵魂力量维持空间通道稳定的秘术。

    他找到了书里最常被翻阅的部分,这部分的纸张都已经严重磨损变黑了,在这长达七页的篇章里,魔法书的作者详细论述了有关炼狱之门的历史记录和他猜测中的打开炼狱大门的方法。巴蒂斯特在书页旁边留下了几乎比正文还多的批注,郝仁带着好奇逐条看了下去:

    “……上古时代的炼狱大门记录不够可靠。那个时代世界的统治者是旧日神明,他们不允许其他人继承太多知识,这部分内容最好不要理会……

    “奥本?摩尔大师关于‘七块黑曜石仪式’的论述和此处不相符,使黑曜石产生魔力的油脂或许比黑曜石本身更加关键,根据我自己的试验,奥本?摩尔大师的观点应该较为可信。试验相关的资料在……

    “独到的见解,炼狱大门的本质与其他通往异空间的大门截然不同,打开炼狱的过程自然也是如此。严格来讲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打开一扇门’,而是将炼狱吸引过来,两个空间碰撞的过程中自然会产生裂口。因此试验的基础不是传送门结构,而是召唤仪式……

    连通两个空间之后最重要的工作是保证通道的稳定,以及识别出这个通道坍塌时的迹象。我至少要留出前往第二层炼狱的时间。也要考虑一旦炼狱大门提前崩溃,如何从门的另一端重建返回主物质世界的路径。弗拉德科夫大师的计算公式不够精确,所以他坟墓上的草已经半米高了,我应该重新疏导一遍这些数据……”

    郝仁一边翻看着这些艰深难懂的记录一边嘀嘀咕咕:“这怎么感觉跟科学研究似的?他到底是个巫师还是个空间学家?”

    薇薇安正举着一个黑乎乎的玻璃瓶子看来看去,听到郝仁的话之后随口回了一句:“巫师本身就是学识渊博的家伙,抛开世界观不谈,他们要扔到普通人里个个都称得上是货真价实的博学家。”

    郝仁随手把那本书放回原处:“这个巴蒂斯特似乎从很久以前就致力于打开炼狱大门了,他这边留下的所有资料都是跟空间魔法有关的。不过这里没提他为什么要召唤血之王,也没提这个多米尔镇到底是怎么回事。话说你研究啥呢?这瓶子里有好东西?”

    “是硫磺泉水。炼狱空间的特产,虽然只剩下半瓶了。”薇薇安顺手把那个小瓶子扔给郝仁,“再加上之前海瑟安娜找到的炼狱撕裂者标本。这个巴蒂斯特肯定成功打开过一次炼狱大门,但他这次开门尝试应该是失败了,大概是维持时间过短,他只来得及从炼狱第一层带出些材料,这明显没达到他一开始的期望。”

    这时候南宫三八举着个厚本子走了过来,接过薇薇安的话茬:“你说的没错,他确实打开过一次大门,而且结果让他很不满意。他召唤血之王应该是想借助古老者的力量帮忙稳定大门。”

    郝仁指着南宫三八手里的厚本子:“那是啥?日记本?”

    “不是,是魔法实验的记录,里面正好提到了成功开启炼狱大门的事情。他第一次打开的炼狱大门只维持了一个小时不到,他本人也差点死在里面,这上面除了实验记录之外还有一大堆咒骂和抱怨的话。按这上面的说法,炼狱大门提前关闭的原因是能量不够,周围的环境也不够安定,现实世界对炼狱的不断排斥导致了大门崩溃。他提到需要积累更充沛的魔力来打开大门,并且字里行间有求助于那些远古异类的意思……我寻思着这就是他召唤血之王的原因。”

    “他想借助邪灵薇薇安的力量张开炼狱通道?”郝仁眨眨眼,“不过问题的关键是他怎么知道这个仪式的那个红邪灵又是从哪来的。”

    “这上面没说,”南宫三八耸耸肩,“这地方太乱了,估计咱们得好好翻腾一阵子。”

    郝仁哦了一声,好奇地跟薇薇安打听:“话说炼狱第二层到底有啥?这个巴蒂斯特这么念念不忘想去那边。”

    “事实上没人知道,”薇薇安摇了摇头,“能在炼狱一层活动就已经挺有难度了,更别提再往深入进去。而且炼狱和地球的连接太不稳定,那么短的时间也不够人去二层打个来回的,所以没人知道更深处有啥。”

    郝仁摸着鼻子:“一个压根未知的地方么,真不知道这种地方有啥吸引力……话说我咋一直闻着有股怪味?”

    “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莉莉抽着鼻子从旁边的杂物堆里抬起脑袋,“我也闻到啦!”

    其他人这时候也纷纷从忙碌中抬起头来,周围空气中弥漫的一股怪味已经浓郁到所有人都有所察觉。那不单单是某物烧焦的味道,里面还混杂着腥臭的异味和一种微酸的奇特气息,郝仁抬起头寻找着气味的来源,却突然现外面的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侵入屋内,一层惨白的薄雾正从所有窗户缝隙和门缝中飘荡进来,那薄雾就仿佛有生命一样一边蠕动一边充斥整个室内空间,看上去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好像是某种魔法油脂的气味……”南宫三八一边嘀咕着一边下意识地把手探向怀中,“我觉得不对劲。”

    海瑟安娜第一反应是抬头看向把众人带到这个地方的海默温,却现那个男人正如同一块石头一样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她上前用长鞭的柄敲敲对方的肩膀:“喂,这是……”

    她话音未落,海默温便悄无声息地坍塌成了一地黑灰。

    与此同时,一阵刺耳的鸣响从屋外传来。

    郝仁立刻大叫:“情况不对,全都出去!”(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