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章 圣刃
    然而有关薇薇安和创世女神存在隐秘联系一事只有郝仁清楚,其他人这时候都是大惑不解,他们觉得眼前这个土著男子肯定是搞错了什么或许这个世界上正好存在一个和薇薇安容貌相近但地位崇高的人物,这是他们最容易想到的解释。郝仁知道个中缘由要说起来会很麻烦,所以干脆把话题岔开:“薇薇安,你就先配合一下。”

    薇薇安一脑门子问号:“配合啥?”

    “假装自己很牛逼,”郝仁在薇薇安耳朵边道,随后来到那名男子面前,“站起来,我们有话问你。”

    薇薇安一头雾水地跟在后面,良久才自言自语地嘀咕:“我本来就很厉害啊,我一万多岁呢……”

    那名“部落战士”还处在巨大的混乱中,他的视线不断在薇薇安和海瑟安娜之间游移,而更多的注意力则放在自己手边的短刀上:这把短刀的红光从刚才就一直在闪烁,并且随着薇薇安和海瑟安娜靠近而显得愈明亮。郝仁指了指那把短刀:“这是什么情况?”

    “部落战士”压根没搭理郝仁,他只是诚惶诚恐地对薇薇安低下头:“女神,您的降临所为何事?”

    薇薇安愣了半天没动静,郝仁忍不住偷偷戳戳她的胳膊:“跟你说话呢,赶紧编点啥。”

    “额……哦,”薇薇安一脸混乱,她可真不擅长这种忽悠人的事,“我……我下来看看,路过,就是路过。”

    “部落战士”对这样莫名其妙的回答丝毫没有在意,他的敬畏姿态一如既往:“这世界如您所愿地繁盛,众生之灵必将欢欣鼓舞地迎接您的降临。”

    郝仁现自己被无视了,只好更加使劲地咳嗽两声:“咳咳,你不自我介绍一下?”

    “部落战士”疑惑地抬头看看郝仁,这才露出恍然神色:“我是西风之哈努克部族的大战士,盖泽尔。”

    “西风之哈努克部族?”郝仁皱起眉。“还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

    盖泽尔对郝仁的问题有点不太理解,他略显迟疑:“每个部族只有不到十个大战士,女神赐予我们的圣刃是有限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获取。”

    本来郝仁想问对方的是人口问题。但盖泽尔显然误解成了别的什么。他提到了圣刃,郝仁在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忍不住把视线落在对方那把短刀上:“你说这个?我能看看么?”

    盖泽尔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他似乎觉得眼前这些跟“女神”走在一块的陌生人有点可疑。注意到他的犹豫,薇薇安总算知道了自己这种情况下该说点啥:“让他看看,我们要检查一下……嗯。检查一下当初给你们的圣刃是不是一切正常,毕竟过去挺长时间了。”

    随着薇薇安的话语,那把短刀也在散出更加明显的光芒,这光芒似乎是一种信号,让盖泽尔放下所有疑虑,恭恭敬敬地把这武器交到郝仁手上。

    郝仁接过短刀,愈好奇而仔细地打量这把造型奇特的兵刃。这是一把只有一尺多长的短兵器,有着非金非木材质古怪的握柄,刀刃部分则仿佛跃动的火焰一样有着弯弯曲曲的形状,在刀身上可以看到复杂的纹路。其形状介于象形文字和单纯的花纹之间,经过翻译插件判读,这是一段赞颂风和流水的祈祷文。

    短刀的做工异常精致,雕饰部分的纹理几乎像是高精度制造出来的工业产品,在看到盖泽尔身上粗糙的皮衣和背后的手制短弓之后,很难想象他或他的族人能做出这种精度的兵器。

    或许就如他所说的,这是“女神”赐予的圣刃,并不是人间铸造。

    “你对这个有印象么?”郝仁背过盖泽尔的视线,将短刀拿给薇薇安查看。

    薇薇安有些困惑:“不,我不记得自己有过这种东西。而且我当年穷的跟什么似的。要得到这么高级的兵器早就拿去换吃的了,这种武器放在几百年前的人类社会都是一笔巨富。”

    郝仁抚摸着短刀上那些正出红光的纹路:“但它明显在对你产生反应。”

    薇薇安把手放在短刀上方,后者表面的红光立刻明亮至,一种澎湃的、近乎生命力的气息从短刀中传来。那金属仿佛欢欣雀跃一样出了细微的鸣响。莉莉在旁边吐吐舌头:“还说不是你的。”

    “这上面的力量确实跟我的很接近,但这把刀真不是我的,”薇薇安看了郝仁一眼,“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到时候跟你细说,”郝仁简单说了一句,转身把短刀还给盖泽尔。“给你,状况不错。现在能带我们去你族人的地方么?”

    按照正常逻辑,一个人不会孤身在这种大草原上活动,而且这个盖泽尔貌似还是某个部落的重要人物,所以对方提到的那个“西风之哈努克部族”应该就在附近。或许在之前探针还没来得及查看过的某个方位驻扎着。

    盖泽尔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但他略有些为难地看了周围的遗迹一眼:“我来这里有着使命……”

    “哦,先忙你的,”郝仁点点头,现盖泽尔还有点犹豫,于是拽着薇薇安让她也点了点头,“她也同意。”

    盖泽尔这才放下心,他先是跑去把自己掉落的箭壶和箭矢都找到,然后在郝仁他们好奇的视线中跑到了之前那个有着很多石板和石碑的大型平台前。他从随身的布包里取出一些草药粉末,带着一种近乎神圣的姿态把这些东西在石台上点燃,草药燃烧引起的烟气飘向附近那些石板,而盖泽尔则认真观察着烟雾的走向,脸上流露出严肃的表情。

    同时,他貌似还有点拘谨和尴尬。

    这种拘谨和尴尬来源于后面不远处一脸好奇的薇薇安。

    郝仁相信盖泽尔正在进行某种宗教仪式,他孤身来到这个遗迹或许是带着部落赋予的任务:比如来此拜祭女神之类。而薇薇安这个被认作是“女神”的人就在旁边看着,这你换谁身上都得尴尬。毕竟不是每个上帝都是渡鸦145那种画风,也不是每个教皇都跟郝仁一样可以跟自家上帝对着骂街的。

    盖泽尔完成这些仪式并没用太长时间,等他站起身之后郝仁主动迎了上去:“走吧,顺便跟我讲讲你们部落的事情。”

    与此同时他也在脑海中对数据终端下了新命令:“让所有探针从云顶和表层地壳撤下来,现在开始加大力度扫描这个‘地下世界’,这片空间比咱们想象的还要有趣。”

    盖泽尔对郝仁一行的身份甚至没有多问,似乎一个薇薇安便足以让他对这些陌生人报以最大的信任了。他提起了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由于郝仁不确定对方知不知道头顶上的另一层地壳以及长子的情况,所以能询问的范围有限,他最先了解到的是有关盖泽尔族人的情况。

    这个地下世界被广袤的草原和稀疏的森林覆盖,在盖泽尔的认知中,整个世界是类似天圆地方的结构,被称作“永恒之柱”的宏伟高山(其实就是天柱巨树)支撑着世界的结构,天地间的一切都是女神赐予,有关女神的一切都是不可被质疑的真理。盖泽尔的族人在草原上生活,追逐着随季节改变的河流与湖泊,他们是个半定居半游牧的民族,虽然时常处于迁移之中,但每次迁移的路线和地点都不会改变,这不但是因为地下世界的生态环境如时钟般精确稳定,也似乎包含着某种信仰上的规定在里面。

    而除了盖泽尔提到的“西风之哈努克部族”之外,也有一些其他的部族存在,他们分别生活在森林、高山、沼泽等地方,这些部族平常都保持着交流,维持着一种很奇特的松散联合状态。

    郝仁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下,现所有这些部族的人口加起来都很有限:这个世界的人类数量维持在一个很低的程度。而且不但人口有限,这些部族的生活方式也相当原始,他们几乎不会建造什么成规模的城市和其他人造设施,尽管那些生活在山地区域的部落似乎有这个能力,他们还是维持了最古老的生活方式。

    最后话题还是回到盖泽尔手中的“圣刃”上。

    盖泽尔坚信这圣刃是女神在上古时代赐予凡人之物,它与女神的力量有着不可视的联系。

    “只有被选中的勇士才有资格挥舞圣刃,”盖泽尔不无自豪地展示着自己的资质,他把手放在短刀刀柄上,挺着胸膛对薇薇安展示自己的勇武,“没有资格的人是无法接触圣刃的,他们会因鲜血沸腾而死。当女神的力量靠近圣刃或者圣刃互相靠近时,它的力量便会得到加强,但今天圣刃释放出的光芒是我生平仅见在部族的记载中,女神已经有很多年未曾降临这个世界了。”

    在听到“鲜血沸腾”的说法时,郝仁忍不住和薇薇安对视了一眼:这力量性质已经毫无疑问了。

    而圣刃这种“甄别神力”的性质也解释了盖泽尔是如何判断薇薇安身份的:他并不是鲁莽地从相貌上把薇薇安当成女神,而是在感应到后者的力量之后才下结论的。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