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一十章 红色水晶
    巴蒂斯特确实忘了大部分东西,包括碧翠丝的名字和他自己的一大段人生经历事实上除了记着自己是谁以及记着必须来炼狱找人这件事之外,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而至于作为巫师的必要知识则被铭刻在他体内的魔力核心中。这样一个对自己进行了彻底改造的巫师,实在让人难以对他分类,海瑟安娜甚至不知道该把他算作人类还是亡灵,炼金生物还是元素生物,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把他看做真正的“巴蒂斯特”。

    从某种意义上,巴蒂斯特在八个世纪之前就已经死去了,死在他第一次转化自己生命形态的时候,现在众人眼前的只是那位巫师临死前制造的一个炼金魔核,魔核外面罩着一层用灰烬制造的皮囊,里面则塞着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执念。

    巴蒂斯特保持着对所有人的本能警戒,虽然他的记忆现在像一张白纸,但他并没有像大多数故事里写的那样变成个安全无害的老实人。这个巫师在记忆完整的时候便深知自己会成为人类公敌,因此在魔核里设置了一系列的战斗本能和对陌生人猜疑的性格,这样即便他失去记忆也不会轻易落入猎魔人或其他仇敌的圈套。不过这些设置终究作用有限,他在这里是逃不开众人视线的。

    邓肯和卡珊德拉来到巫师身边,详细询问着对方的情况,后者在浑浑噩噩中回答了一些东西虽然他下意识地对邓肯和卡珊德拉充满抵触,但毕竟记忆丧失,这抵触还不至于太严重。

    “他觉得自己是个巫师学徒。”卡珊德拉在向海瑟安娜汇报的时候着重强调了“学徒”这两个字,“他只留有自己还是人类时候的零星记忆。在转化为……这种怪异模样之后八个世纪的经历都忘光了。他甚至不记得多米尔镇是什么地方。他只隐约记着自己跟随一位魔女学习秘术,同时也与那位魔女相依为命。”

    “那个魔女应该就是碧翠丝。”海瑟安娜说话的时候下意识揉着眉心,“看样子碧翠丝落入炼狱的时候这个巫师还只是个学徒,怪不得他对自己进行的不死改造会有这么大的问题,他一定是操之过急了。另外还问出什么?”

    “几乎没什么了,他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卡珊德拉抱歉地微微摇头,“但他似乎知道自己做的肯定不是好事。大概是有一些零星印象残留下来吧。”

    郝仁在巴蒂斯特面前弯下腰,盯着对方的眼睛:“你知道召唤血之王的仪式是怎么回事么?”

    “血之王?”巴蒂斯特困惑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那是什么?”

    郝仁失望地咂咂嘴。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却看到巴蒂斯特在茫然的状态下伸出手指,在泥土地上画起了魔法阵,一边画还一边念叨着:“需要两个人执行仪式,使用一本魔法书,并且在这几个角的位置放置蝙蝠的牙齿和……”

    郝仁瞪着眼睛:“你不是不知道么?”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巴蒂斯特皱着眉,“但这个好像就是你问的东西。”

    薇薇安拍拍郝仁的肩膀:“他把魔法部分的知识刻在自己体内,这样即便失忆,他也能继续寻找打开炼狱大门的方法。不过恐怕你是问不出他是怎么研究这个召唤仪式的了。”

    郝仁定定地看了巴蒂斯特一会。突然站起身呼口气:“带他去碧翠丝的墓前。”

    很快,巫师便被两名部族战士押解着带到了永恒之柱内部的神殿附近。他们在历代圣女的墓地前停下脚步,郝仁拉着巴蒂斯特走到碧翠丝的安葬之地,指着那堆不起眼的石头:“这就是你要找的人。”

    巴蒂斯特慢慢在坟墓前弯下腰。带着迷茫的表情伸手抚摸石柱上那些陌生的文字,他此刻完全没有实感,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姓甚名谁以及长什么模样。但慢慢的,他似乎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心从心底浮现上来。仿佛一个久远的使命终于完结,他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个错乱、诡谲、神秘、难以捉摸的巫师在坟墓前席地坐下。身上慢慢升腾起一阵阵黑色的火焰,火焰吞噬了他的身体,他却仿佛毫无知觉。在众人的注视下,巫师很快便化为一团灰烬,而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啪嗒”一声轻响,从巴蒂斯特的灰烬中滚落出一个坚硬而丑陋的黑曜石装置,它的形状有点像是人的心脏,其表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和法阵。这个硬邦邦的东西就是巫师的心脏,刚才那阵黑色的火焰毫无温度,这黑曜石之心也因而一片冰凉,就像碧翠丝的墓碑一样。

    莉莉轻轻拽了拽郝仁的袖子,低声咕哝:“他这次真的死了?”

    “应该是吧,”郝仁上前捡起那颗冰冷坚硬的心,难以想象一个人竟然依靠这种东西存活了整整八个世纪,随后他看向身旁的盖泽尔和柏妮亚,“虽然有点逾越但能麻烦你们把这颗心放进碧翠丝的墓里么?”

    薇薇安也主动出声:“这也是我的意思。”

    盖泽尔立刻对薇薇安鞠躬致意:“遵从您的意愿。”

    几名部落战士和柏妮亚一同上前,准备开启碧翠丝的墓葬。柏妮亚从腰间解下一个小袋子,从里面取出一些奇异的绿色粉末撒向空中,随后开始念诵一段告慰亡灵的祷文,那些绿色粉末在祷文声中仿佛萤火虫一样出星星点点的光芒,慢慢聚拢在坟墓石柱上面并盖住了碧翠丝的名字。完成这一仪式之后,部族战士们才合力开始清理那些沉重的石块在这个世界开启亡者墓穴是有既有规矩的。

    这个世界的墓葬异常简单,不管是普通族人还是一族的圣女、长老,其坟墓都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石包,因此那些石块很快便被清理干净,露出了下面黑洞洞的墓穴。几百年前下葬的魔女和她的棺木早已腐烂干净,墓穴里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残迹,几名部族战士在对着这些残迹低声告慰之后便把巴蒂斯特的黑曜石心扔了下去,但就在他们准备合拢墓穴的时候,薇薇安眼角余光突然在墓穴中看到了什么东西。

    “等会那里好像有个东西。”

    薇薇安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招出几只小蝙蝠,小蝙蝠飞进墓穴分工协作地清理开某样物品周围覆盖的石块和骨骸,最终将一片奇怪的血色水晶带了上来。

    薇薇安从小蝙蝠嘴里接过水晶仔细打量,感觉依稀有点熟悉,而旁边的南宫五月则好奇地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好像是魔女当年戴在身上的饰品,”柏妮亚小声说道,“我在古书上看到过,说魔女总是带着一个红水晶吊坠,她从这个吊坠里汲取魔力给人治病但最后她还是没办法治好自己。”

    “吊坠?我怎么感觉这种水晶有点眼熟呢……”薇薇安皱着眉苦思冥想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东西,突然从那结晶里感应到了一股快要消散干净的气息,她眼睛一亮,“对了!我想起来了!保尔交给我的小盒子里也有这么个东西!”

    保尔便是薇薇安数百年前的仆人之一,他保存着薇薇安上一次沉睡之前交给他的几样物品,其中便包括薇薇安每次沉睡前留下的日记手稿以及一块红色的奇怪水晶。

    然而当时没人知道那水晶是干什么用的,薇薇安把它随身携带了一段时间也未现那东西的特殊之处,所以最后她干脆把那东西交给郝仁了她觉得郝仁的随身空间比自己保险。

    郝仁赶紧把那块水晶拿出来,跟碧翠丝墓葬中的水晶进行比较,结果现二者虽然形状大小都不相同,然而材质却一模一样!

    “这水晶应该是我的……”薇薇安惊讶地看向碧翠丝的墓穴,“难道我认识这个叫碧翠丝的魔女?”(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