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三十章 豆豆的成长
    海瑟安娜三人组万万没想到他们从地球上出前往炼狱的时候是用的传送门,可返回的时候却是坐着一艘宇宙飞船,命运真是个奇妙的玩意儿,在你被它糊一脸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馅儿的。

    在一天稍晚些时候,郝仁一行回到了位于南郊的家中。

    伊扎克斯正在门口跟闺女一起晒太阳,看到郝仁拎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一堆东西(主要是莉莉要吃的排骨)出现在街道口,伊丽莎白第一个兴高采烈地跑上前来迎接。郝仁把手里拎着的东西顺手塞给莉莉,一边摸着伊丽莎白的脑袋一边看着熟悉的家露出微笑。虽然这次的炼狱之行比起以前的几次“出差”并不算特别凶险或遥远,但他却有一种难以排解的、精神上的疲惫感,而这种感觉直到看见家门才终于有所缓解。

    他知道这是因为此次炼狱之行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而且最重要的事情还与薇薇安有关那魔神薇薇安带来的冲击让人身心俱疲,如果不是他神经粗大到接近末梢坏死,恐怕现在心理阴影还残留着呢。

    估计其他人也有类似的感觉,因为在看到家门口的一瞬,南宫三八和南宫五月也不自觉地呼了口气,连薇薇安都禁不住露出格外放松的模样。众人里唯有莉莉一如既往,她没什么额外表现,只是欢脱地提溜着自己的排骨跑向大门:这姑娘的欢乐精神简直是法则级的,郝仁甚至怀疑哪怕天塌下来砸在她身上了,但凡当场没砸死,她都能乐的出来。

    跟她一样能乐得出来的大概还有旁边上蹿下跳的小丫头伊丽莎白,这孩子让她爹教育的神经格外坚韧,被炸飞几百米落地之后也就乐呵呵地说一句话:太刺激啦!

    薇薇安浅笑着,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还是回家好啊。”

    郝仁听到她的嘀咕,也跟着微笑点头:“是啊,这次在外面生不少事儿,回家之后什么都别想了。先好好休息两天再说。你的问题我到时候再跟渡鸦咨询一下就好。”

    海瑟安娜皱着眉看看薇薇安又看看郝仁,突然脸就耷拉下来:“完了。薇薇安大人已经彻底把这当成家了!这样下去她就彻底不搭理我了!”

    卡珊德拉见状只好上前一步,轻声宽慰:“女主人,想开点反正以前薇薇安大人也没搭理过你。”

    这位吸血鬼当年差点让人打死的事应该是真的,而且说实话,就她这么个风格,将来恐怕还得被海瑟安娜打个半死就看啥时候动手了。

    家中一切照旧,有南宫爹妈留下来帮着照看家里。郝仁再也不用担心每次出差回来之后都要在一堆灰土里收拾地方睡觉的情况了。他走进屋里的时候正看到客厅的电视开着,正对着电视的沙靠背上方露出一对尖尖的、带一撮白毛的猫耳朵,而一条长长的尾巴则在沙旁边摆来摆去。

    他出声招呼着这个没心没肺的憨货:“滚!这怎么光看电视,连我回来都不打招呼了?”

    蠢猫这才从沙靠背上面探出头来,她伸着手握成肉球对郝仁摇摇,轻轻“喵”了一声,然后就用尾巴指着电视上正播放的猫粮广告:“大大猫,我要吃这个!你去给我买!”

    郝仁:“……果然是没心没肺的家伙,你不知道我刚出差回来?”

    “噢。”猫姑娘晃晃脑袋,似乎想明白什么,于是脚步轻盈地跳下沙。溜过来用脑袋蹭蹭郝仁的裤腿,“耳朵给你蹭蹭。你来玩我的尾巴不?可好玩啦!让你玩五分钟哦。”

    郝仁:“……”

    伊扎克斯在一边看着,咧开血盆大口露出微笑:“她不是没心没肺,她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跟你好好相处。”

    郝仁哭笑不得地挠了挠“滚”的耳朵根,把猫姑娘哄回到沙上之后便跑去水房找到了正在盆里泡着的豆豆。小人鱼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在郝仁还没露头的时候她就急不可耐地在水里扑腾起来,郝仁一露面就被小家伙吐了一脸水花。他伸手把豆豆从盆里抱出来的时候稍微吃了一惊:“诶,真沉……这是又长个子了?”

    “长个子啦!”豆豆高兴地用尾巴拍打郝仁的胳膊,“而且掉鳞啦!”

    “掉鳞?”郝仁一愣,这才注意到豆豆之前趴着的那个水盆里可以看到一些细碎的光物。赫然就是人鱼尾巴上的细鳞,而小家伙尾巴上则可以看到一些颜色较浅的部分。看上去是新生的鳞片,“什么时候开始的?”

    豆豆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大声答道:“三天啦!不算今天。”

    郝仁赶紧捧着豆豆来到客厅跟南宫五月咨询:“豆豆掉鳞了你知道不?”

    “我上哪知道去?”南宫五月甩过来一个白眼,“我这阵子一直跟着你行动来着你忘了?”

    郝仁一拍脑门想起这茬,不过就在这时候艾尔莎正好从厨房里出来,她听到了郝仁和五月的交谈,随口说道:“掉鳞或许是正常现象,她长得越来越快,尾巴上的花纹也在跟着改变。大概这种人鱼从幼崽期向儿童期转化的时候就应该掉鳞吧。我已经注意观察过了,小家伙挺健康的,而且她新生出来的鳞片纹路和原本的鳞片完全不一样,明显是两个生理阶段的东西,因此应该是正常情况。”

    听见艾尔莎这个资深深海生物都这么说,郝仁心里才终于安稳下来。他捧着豆豆上下打量了半天,现小家伙着实跟之前一样精神,而且换掉鳞片的部分也已经好好地再生起来,看样子这真的是一种正常生理现象。

    看到郝仁这般着急忙慌的模样,莉莉都忍不住嘀咕他:“不就是换个鳞么,我还每年换两次毛呢,也没见你着急到哪去。”

    “废话,我从小到大光看赵大爷家的二黄换毛都看好几十回了,可人鱼换鳞真是第一次看见,”郝仁扭头斜了莉莉一眼,“话说人鱼真跟普通鱼不一样啊……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说鱼鳞竟然还有更换的,我还以为这东西都是长一辈子的。”

    莉莉抱着胳膊在沙上前后晃来晃去,一边晃一边回忆:“在第一次掉毛之前我也以为自己的毛是能长一辈子的结果懂事之后第一次注意到自己大片掉毛可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甚至想着弄点胶水把掉下去的毛粘回去不知道管不管用。童年啊……真让人怀念。”

    郝仁表情古怪地看着她:“你倒是观察一下狗掉毛的模样啊,难道你小时候住的地方连狗都没有?”

    莉莉理直气壮地一抱胳膊:“我当时不还以为自己是狼人么!而且我寻思着成精之后应该就不用换毛了……”

    众人:“……”

    海瑟安娜略显拘谨地坐在沙上,出神地听着郝仁他们这不正常的一家子在这里讨论一些常人绝对无法理解也绝对无法体会的事情。她在这种环境下感受到了一种在雅典庇护所里从未出现过的氛围,这种氛围让她感觉缺乏纪律、缺乏警惕、缺乏稳定和可控性,然而她却莫名地感觉很是向往。

    薇薇安在她旁边坐下,顺口问了一句:“你的家族还要打理吧,准备什么时候走?”

    海瑟安娜愣了一下,她意识到自己在这里终究不被人喜欢,尤其是不被薇薇安欢迎,所以微微低下脑袋:“哦,是啊,要走的……我明天就走,今天就住一天行么?”

    薇薇安看了郝仁一眼,轻轻抓抓头:“倒是没问题。其实我想说你再住两三天也没事,但别耽误了你家族的事就行:毕竟雅典庇护所也不是什么安稳地方,而且猎魔人一直盯着你们呢,你得回去坐镇。”

    海瑟安娜怔住了,她有点不敢相信薇薇安竟然会主动邀请她在这里多住两天,尽管这“邀请”在一般标准而言几乎可以称得上冷淡,却是她千百年来都没体验过的意外惊喜:“薇薇安大人,你……不嫌我烦啊?”

    “你要闹腾起来我肯定嫌烦,”薇薇安立刻说道,“不过这几天相处下来我现你也成熟不少,不像以前那么粘人了。而且房东也劝我多关心关心你来着,你要谢就谢他吧。”

    海瑟安娜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比刚才还要精彩,她更加不可思议地看向郝仁,满肚子的复杂想法无人知晓,最后她用力抽了抽鼻子,仿佛带着赌气一般地嘟囔了一句:“谢谢啦,二爸。”

    然后郝仁就连人带怀里的鱼一块滑到茶几底下去了。(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