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四十九章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卢恩之门它原本是一个形态特殊的星系,其包括大量恒星系统以及一个持续进行造星运动的星云,是从外层宇宙前往创始之星必然要经过的引力跳板之一,如今呈现在郝仁面前的淡紫色星云其实只是苏卢恩之门的一部分,但也正好是其最具代表性的重要部分:造星云团。

    在这团气云周边,曾经是创世女神的守护者们亲手经营的领地,是守护巨人的居所,是女神用来试验一些特殊物种的实验室,是那位神明的门庭和行宫。被称作“苏卢恩”的星球曾作为这片圣地的第一道关隘,在造星云团边界俯瞰着整个星系的所有星光以及庭院,也是少数几个有幸能与女神直接接触的凡人种族的朝圣之所。

    在弑神之战中,这道关隘是最初陷落的神境,但根据穆鲁的说法,这里直到陷落之后也仍然在持续进行着激烈的战斗。逆子的军队当时密密麻麻地覆盖了苏卢恩之门每一片空域,可残存的守护者们还在要塞星球的少数堡垒和据点中激烈反抗并试图折返去支援他们的母亲。这英勇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持续到整个苏卢恩之门和创始之星一同被放逐到黑暗领域为止。由于无人能观测到黑暗领域内部的情况,所以没人知道那些坚守至最终时刻的守护者们命运如何,穆鲁也不知道苏卢恩之门在落入黑暗领域之后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如今的它,空间歪斜,时间流紊乱,整个星云都处于奇特的矛盾状态,宇宙秩序在这里似乎荡然无存,已经完全看不出昔日圣地之扉的庄严气魄了。

    巨龟岩台号在生时间畸变的边界停下,诺兰不断用仪器测试前方的情况,并大致摸清了时间畸变的范围以及程度。畸变情况是越靠近苏卢恩便越严重,在那颗星球上。时间的流逝已经缓慢到近乎停滞。

    “根据粗略计算,在时间畸变最严重的区域,也就是苏卢恩星球表面,一个小时差不多相当于外界的一千年。”诺兰的语气中带着惊奇,“而且这种状况似乎已经持续很久了,恐怕从这里的空间生歪斜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伊扎克斯抱着膀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全息投影上的星空景象,宇宙的奇妙让他颇有点找回当年的探索热情:“这是宇宙的伟力……简直不敢相信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时间扭曲成这样。”

    而郝仁则从听到时间畸变的情况之后就一直没说话,因为一个惊涛骇浪般的想法正在他脑海中涌动并渐渐成型。他想了好几分钟,才突然敲敲控制台,用隐含激动的语气说道:“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莉莉想了想:“所以咱们可以在那地方等柯南完结了?”

    郝仁一巴掌拍在这个哈士奇脑袋上:“意味着弑神之战在那颗星球上刚刚过去十个小时!意味着逆子的军队十个小时前刚从那地方离开!甚至有些东西还没有离开!!”

    现场顿时一片安静,连伊丽莎白都禁不住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样,半晌才憋出一句话:“……太刺激啦!”

    “我们能过去么?”郝仁盯着正卡在控制台上装死的数据终端(装死是为了防止有人把它撬下来),“我是说在抵消掉时间延迟效应的前提下。”

    他觉得这次机会难得,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前往苏卢恩去看一看那里情况如何,然而时间延迟是个致命的问题,尤其是一个小时便等于一万年的惊人延迟尺度这意味着他到那上面打个喷嚏回来之后地球上的人类都差不多殖民火星了。由于此前从未接触过这种领域,郝仁觉得这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但数据终端的回答竟然颇为轻松:“当然没事啊。我们可以消除时间扭曲的现象,不过这是一次性而且不可逆的用飞船自身的虚空引擎就行。”

    “消除时间扭曲?”郝仁一愣,“什么原理?”

    “希灵神系免疫一切因宇宙规则错乱而带来的负面状态,他们的造物也部分具备这种能力,其根本原因是跳出世界之后对‘虚空’的接触,”数据终端解释着这个复杂的问题,“你知道世界的概念么?”

    郝仁愣了愣,开始倒腾记忆中的教材:“一定时空范围内,封闭且自洽的数学模型?一组可以进行自我描述的、具备证明自身所需的全部数据量的信息,它们在一系列数学规律的限制下进行内部演算和循环。形成一个不断自我演绎的大型公式,外在则表现为宇宙的各种活动,这套系统就被称作‘世界’。”

    “有点不准确的地方,但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数据终端闪了两下表示郝仁说的没错,“世界是个自洽模型,而虚空则是这些模型之外的原始混沌,接触虚空便意味着你跳出了世界跳出世界的一切束缚,包括其世界观和物理规律。时间这种东西本质上是什么?不管它是什么,它都是只能在本世界观范围内生效的玩意儿。一旦有个不属于世界观内的东西出现,它就立刻会被破坏,随后重置。”

    郝仁一下子明白过来:“所以咱们把飞船设置到虚空航行状态,然后直接撞过去的话……”

    “我们就可以免疫任何形式的时间扭曲了,但这个过程同时也会破坏这里的扭曲结构,在虚空引擎关闭之后会导致苏卢恩周围的时间重新以正常度流动这个‘正常度’就是与周围的宇宙同步。”

    莉莉瞪着眼听郝仁跟数据终端讨论这些近乎玄学的玩意儿,饶是她属于学霸狗这时候也遇上了知识面之外的东西,所以她只能稀里糊涂地打听:“这行么?”

    “简单粗暴,相当管用,”数据终端很有自信,“让这里的时间流断电重启一下嘛,反正这边的钟慢效应也不是黑洞之类玩意儿引的,只是秩序紊乱而已,这种‘软故障’很容易解决。”

    郝仁点点头,对诺兰下达指示:“打开虚空引擎,我们撞过去,等数据终端信号随时停推。”

    数据终端提供的方法简单有效,但相当粗暴,它是通过在时间轴内注入“异物”的方法引一定范围内的时空重启,本质上近乎休克疗法,虚空引擎在主宇宙中开机之后会对世界造成巨大的压力,因此在它把这整片空间化为o和1之前必须及时停推。

    巨龟岩台号很快做出响应,飞船中段的装甲带如同百叶窗般打开一系列闪耀蓝光的栅格,虚空引擎启动了,这些蓝色的栅格迅变得虚幻起来,并将整艘飞船置于某种即将跳出本宇宙世界观的临界点上。

    飞船此刻严格来讲已经不再是这个宇宙的秩序所能认可的东西,但它强行驻留在这里,终于引了一系列的连锁崩溃:星云歪斜点开始震荡,周围的光线仿佛被什么东西吞噬一样迅黯淡下来,甚至连那些有实体的恒星和行星都在抖动中慢慢失去质感,看上去就仿佛即将变成二维剪贴画一般。

    飞船开始向着苏卢恩前进。

    郝仁紧张地看着飞船周围的空间异象,一边嘀嘀咕咕指挥:“诺兰,慢点开慢点开,把引擎功率压下去……挂一档,轻踩离合,稍微走着点就行,别给油门别给油门!好就这样,慢慢往前挪,看着转表……”

    诺兰终于忍无可忍:“闭嘴!”

    苏卢恩星球的影像越来越淡,它就要因世界观冲突而变成一大串无意义的o和1了,但就在它即将因虚空引擎的影响而抖动消失的一瞬间,数据终端终于下令:“停推!”

    诺兰一脚刹车……好吧没有刹车,总之她立即切断了对虚空引擎的供能,随后差一点点就要从这个宇宙落入虚空领域的巨龟岩台号就这么险险地停在了世界边界,随后像信号不良的电视画面一样慢慢抖动着恢复了实体。

    苏卢恩和周围区域的星空也恢复了,光线重新变得稳定下来,虽然空间的扭曲并未解决,但这个地方的时间已经开始流动以正常的度。

    巨龟岩台号慢慢抵达苏卢恩上空,在这颗星球上,弑神战争的最后一场战斗刚刚结束十个小时。(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