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最奇特的联合调查团
    哈苏率领的猎魔人精锐小队与郝仁带领的调查团在家族大厅前如期遭遇,双方猛一碰面之下,除了郝仁他们几个之外,所有人都是下意识地紧张起来,韦恩与赫斯珀瑞斯表面还维持着镇定,但手中已经开始浮现出魔法的光辉,而猎魔人们则纷纷握紧手中的十字弩和圣银短剑,现场气氛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即便之前他们都做好了准备,但毕竟是一万年来的死敌,这种见面之后立刻临战的反应几乎已经成为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了,不是说做点心理准备就能压制下去的。

    至于举着牌子晃来晃去的莉莉……这个被人无视了。

    年轻的猎魔人下意识举起了手弩瞄准广场对面的异类们,韦恩则露出獠牙以威慑的姿态作出回应,战斗气氛变得一触即,而薇薇安只是淡然地看着对峙双方,对哈苏远远地点了点头:“怎么,真准备打?现在猎魔人已经退化到只能用肌肉思考了么?”

    “先不要动手,”哈苏举起手喝止身边的部下们,随后对薇薇安点头致意,“女伯爵阁下,多日不见。”

    两位“领”至少在猎魔人这边认为薇薇安才是对面的领导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搭了两句话,气氛因此稍微有所缓和,猎魔人们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慢慢放下兵器,但所有人手中的莱塔符卡仍然保持在激活状态。韦恩与赫斯珀瑞斯也是同样:尽管表面上做出和平的姿态,但都处在随时可以暴起迎战的状态。

    这是异类和猎魔人正面相见时能保持的最大程度的克制。

    薇薇安对这种情况就已经很满意了,她露出一丝微笑:“这样就挺好嘛,我就不乐意看你们成天打打杀杀的,都多少年了,天大的仇恨还不够消磨的么。”

    大多数猎魔人都在好奇地打量着薇薇安,他们中有一部分只是听说过“招来红月的女伯爵”的大名但并未见过,这时候亲眼看到这个据说史上最古比猎魔人组织的起源还要久远的异类祖宗,饶是从小接受仇恨教育的猎人也难免会投去敬畏的视线。哈苏无视了身边部下们的举动,他和白火以及那名黑肤光头的男子向前走了几步:“我想咱们见面应该不用说那些不必要的寒暄吧。大家都知道自己今天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不知您有什么建议?”

    薇薇安看了看哈苏带来的那些战士,随口说道:“一起行动吧。”

    此言一出不光是那些普通的猎魔人开始骚动,连哈苏和白火也都有点惊讶,俩人异口同声:“一起行动?”

    薇薇安很认真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开玩笑。随后稍微侧开身子露出后面的家族大厅:“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这次的情况与你们以往处理过的任何事情都不一样。”

    哈苏疑惑地看了薇薇安一眼,低头大步踏进安卡特罗家族大厅,几名大师级猎魔人跟在他身后鱼贯而入。

    片刻之后,哈苏领着人从大厅里出来。他的脸色几乎可以用乌云压顶来形容,极端的严肃和惊愕都混杂在一起,他对外面的战士们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稍安勿躁,随后转向薇薇安:“就按你的意思吧。”

    猎魔人们听到领的这个决议之后表情都各不相同,有的惊讶,有的难以接受,还有一些是手足无措。这些猎人从小接受的就是对异类的绝对仇恨教育,而且“先天敌对”这种古怪现象浸染了每个猎人出生至今的所有岁月,他们的脑回路里压根没有“和异类合作”这种选项,因此哈苏的话让很多猎人觉得跟天方夜谭似的。但在一阵骚动之后。并没有猎魔人站出来表示反对意见:哈苏是这支队伍绝对的领导,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级猎人,他只需要对最高级的十二位“圣人”负责,而在外行动的时候他的命令便可以视作是最高长老会的决定,这是无从质疑的。

    薇薇安稍稍向旁边偏头:“韦恩,你没意见吧。”

    韦恩呼了口气,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一切听您的吩咐。不过……这还真是稀罕的经验。”

    一群猎魔人不情不愿地跟郝仁他们走到一起,这个史上最古怪的“联合调查团”就算是强行糅合到一块了。郝仁从没想到人聚集在一起形成的气氛可以古怪到这种程度,他走在队伍中间觉得浑身上下都在起鸡皮疙瘩,那种人人戒备窥探敌视紧张但又谁都不敢先动手的氛围让人如坐针毡。而有这种感觉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人。连那些猎魔人自己也都一个个浑身紧绷铁青着脸,郝仁寻思了一下,这情况就有点像一大群人抱着煤气罐凑在一块,然后他们突然现可能有谁打算抽根烟冷静一下……

    莉莉对气氛还挺敏感。她浑身不舒服地凑到郝仁身边,尾巴膨胀的跟个剑冢似的:“房东,这帮人真不会打起来吧?”

    “应该……打不起来吧,”郝仁不太放心地看了薇薇安和哈苏一眼,“这俩貌似能镇住场子。”

    联合起来的调查人员们向着家族大厅走去,赫斯珀瑞斯却不动声色地来到了哈苏面前:“好久不见。上次……还是在雅典对吧。”

    哈苏刚才就注意到赫斯珀瑞斯了。而他身边的白火和光头男人也都知道这位“黄昏女神”和哈苏之间的仇怨,所以赫斯珀瑞斯突然靠过来的时候两人都紧张了一下。倒是哈苏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好久不见,赫斯珀瑞斯。你的伤……好了啊。”

    “应该谢谢某个奇奇怪怪的医生,”赫斯珀瑞斯的表情中看不出任何悲喜,只是淡淡地说着,“倒是你,貌似还瞎着啊。”

    哈苏的视线稍稍飘向薇薇安,略有自嘲地笑笑:“被那位弄瞎一只眼,也算是个荣耀了。话说我记着当时在雅典庇护所的时候你跟疯了一样突然冲出来,刚才我还担心你这次也是一样要动手呢。”

    赫斯珀瑞斯轻轻抚摸着额头曾经有个脑洞的位置,笑容中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呵把箭头取出来之后似乎连带着性格也恢复了。”

    哈苏表情淡然:“看样子我当年不小心让一个平和的神变得暴虐了。”

    赫斯珀瑞斯静静看了哈苏一会,闪耀着黄昏般琥珀光芒的双眸中不知隐藏着多深的想法,但最后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像什么都没生过一样又退回到了薇薇安身边。

    哈苏则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漠严肃神情,刚才的对话对他而言似乎也毫无影响。

    两个有着深仇大怨的死对头就这么平平淡淡地交谈了几句,却让围观的人都捏一把冷汗。等他们各自退开之后郝仁有点糊涂,他碰碰身边的薇薇安:“这俩啥意思?”

    “我还记着你当年干过啥事呢但现在条件不合适所以咱俩先不打。”

    “哦,你这么一翻译我就明白了……”

    尽管猎魔人和韦恩赫斯珀瑞斯之间都保持着令人难受的紧张气氛,但这种气氛在众人走进大厅之后还是减弱了:大厅里的那些猎魔人尸体让哈苏带来的战士们无暇他顾。他们立刻上前去检查每一具尸体的情况,并很快有人辨认出了其中几个重要人物。

    “这是亚巴顿大师”“克罗安妮大师在这边”“现了马尔杜克长者的尸体”

    猎魔人们的汇报声在各处响起,他们此刻也顾不上再跟郝仁他们对峙了,一个个要么检查尸体,要么检查大厅中的魔力残留,要么检查大厅本身的破坏情况以逆推当时这里的战斗经过,现场一下子变得繁忙而嘈杂。虽然这些猎魔人给人的感觉是一帮顽固不化的暴力分子,但不得不说,他们在这种领域真的是专家。

    至少比郝仁专业多了。

    而薇薇安则带着哈苏来到了阿姆图拉的尸体前:“这个你认识么?是阿姆图拉么?”

    哈苏辨认了一下:“没错,就是他。嗯?这是他留下的?”

    他的视线落在阿姆图拉身旁柱子的留言上。未完待续。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