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八百九十九章 暗影乍现
    “他们没错,我们搞错了。”

    最后郝仁和哈苏的注意力还是回到了阿姆图拉留下的这句遗言上。在看到阿姆图拉的那些研究资料之后,他们的思路不由自主会被引导到那些有关先天敌对和阴谋论的学说方面,那么遗言中的“搞错了”指的是什么?

    是有关阴谋论的部分,还是先天敌对的来源部分?亦或者是这些研究资料上没有写明的东西?

    “现在关键是没有安卡特罗家族方面的资料,”哈苏有些感慨地看着阿姆图拉的遗体,一边慢慢说道,“阿姆图拉留下的书信记录中单单缺少这些东西,恐怕是被销毁或转移了。现在可以确定安卡特罗家族确实也在研究先天敌对现象,如果能知道他们的研究进展,应该就能搞明白这句遗言的深意了。”

    这时候白火从旁边走了过来,她径直走向哈苏:“导师,有些情况。”

    “怎么了?”

    白火低下头:“没有现长者安达赫尔的尸体,几位猎魔人大师和其他一些失踪者的尸体也不在这里。”

    哈苏的眉毛立刻拧起来:“……大厅附近的几个房间还有左边那条门廊检查过了么?”

    “检查过了,”白火点点头,“另外也派人去大厅附近的街道上和房屋里搜查过,都没有现那些失踪者的线索。图坦因大师认为他们应该是在激战中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但因为现场痕迹太多……没法追查。”

    哈苏微闭着眼轻轻点头,而郝仁则想起件事,提醒了一下:“对了,安卡特罗家族的族长也没在这儿。”

    “他们是实力最强大的战士,应该是从这里突破了,”哈苏睁开眼,其双眼中闪烁着星光一样的光芒,他以猎人灵视的特殊视角观察着大厅里的蛛丝马迹,在他特殊的视野中。这间大厅被各种五彩斑斓的颜色和奇特的事物占据着,那些损毁的桌椅和墙壁上也出现了各种奇怪的花纹和仿佛人类面孔一样的东西,那是亡魂和能量留下的印记,“有安达赫尔的气息。她确实在这里停留过,不过找不到她是从哪个方向离开的。”

    哈苏说着,看向旁边沉默不语的韦恩:“韦恩?华特是吧?你知道这城中有什么类似避难所之类的设施么?”

    韦恩张着嘴有点犹豫,被薇薇安瞪了一眼之后才不情不愿地开口了:“这种地方可不止一处,而且我能知道的也只有其中两三个地方毕竟我又不是安卡特罗家的人。”

    伊扎克斯追问道:“你觉得他们可能会往什么地方撤退?”

    “沿着家族大厅的横轴线看过去。应该能看到一座格外高的方尖塔,那座方尖塔下面是安卡特罗历代族长的安息所,沃古斯的话……如果当时他还维持着理智,应该会带着人往那边跑。”

    沃古斯正是安卡特罗当代族长的名字。

    哈苏立刻叫住两个从旁经过的猎魔人,又把正在采集血样的图坦因叫了过来:“你们三个跟着韦恩走一趟,去安卡特罗的家族安息地看有没有长者安达赫尔的下落。注意安全,如果遭遇混沌之影,无论情况都要示警。”

    仨猎魔人一听要让一个吸血鬼带队,顿时也是满脸的不情愿,于是薇薇安又瞪向他们。而韦恩也稍微表示了一下抗议,薇薇安再把眼神又瞪回去……

    最后好歹这四个人是组着队离开了,薇薇安特无奈地叹口气:“真麻烦,简直跟带孩子似的,闹啥别扭啊。”

    郝仁看着这一幕是啧啧称奇,不管怎么说,薇薇安都奇迹般地用自己的威严镇住了场子,并且被镇住的还包括猎魔人。他虽然知道薇薇安的辈分在这帮老妖怪眼中有着极大分量,但仍然不太理解一个吸血鬼怎么能仅凭辈分就有这么大威严,所以他偷偷凑到白火旁边低声问:“看上去你们猎魔人也挺……额。敬畏薇薇安的啊?”

    白火看了自己导师一眼,也跟着低下头压低声音:“比较年轻的猎魔人其实还好,但稍微有些资历的猎魔人就知道安塞斯塔女伯爵的名号了。今天来的至少都是资深者。”

    郝仁咂咂嘴:“啧,我就不理解了。薇薇安怎么这么大影响力,就因为辈分大?”

    白火看看薇薇安的方向,确认对方没注意这边,这才小声嘀咕:“你想象一下自己出身一个古老家族,然后你家族从古至今几乎每一辈列祖列宗都被同一个人揍过,你家的古书上写满了这个人挨个欺负你每一代祖宗的故事。你能想象这人对你的家族会产生多大威慑力么?”

    郝仁:“……”

    薇薇安的声音幽幽传来:“别嘀咕了,我听着呢啊。”

    白火立刻“啊”地小小惊呼了一声,郝仁则不尴不尬地走向薇薇安:“话说你凶名远播啊你不是说自己爱好和平的么?”

    “我确实爱好和平啊,”薇薇安无奈地翻着白眼,“除了失控疯的时候,我都没跟人大打出手过。额,当然偶尔小小地摩擦一下是免不了的,毕竟上古时代世界局势太乱了。”

    莉莉疑惑地看看薇薇安又看看哈苏和白火:“可我看他们这眼神,你当年干的事恐怕不是小摩擦吧。”

    薇薇安别过脸去:“偶尔生活太困难了,就去抢点吃的穿的,在那个野蛮年代,这样不过分吧?”

    哈苏叹着气:“但你就为了抢顿饭能把整个城搅的鸡飞狗跳。”

    薇薇安一瞪眼:“那多少次都是你们主动把事儿闹大的!我怎么知道你们就为了保护一桌子饭都能把全城的官兵召集起来跟我打?!我要求不高的好么!”

    郝仁听到这儿忍不住插嘴了:“有这么严重?”

    “你以为?”薇薇安抱着胳膊,“你是不知道啊,当年在北欧有一次我就拿了四个土豆,他们猎魔人竟然派了差不多一万人出来封山!我跟艾本狼人打起来的时候都没遇上这么护食不要命的!”

    饶是一贯冷静的哈苏这时候都淡定不下来:“最古老的吸血鬼突然气势汹汹地冲进城里,你说你就是来吃个饭的谁信啊,你光是露个面就足够让整个城邦戒严了好么?你说的那件事我是不在场,但我猜都能猜到当时负责镇守的猎魔人比你还郁闷:他把全城兵马调动一轮之后你竟然真的就拿了几个土豆走了……”

    哈苏跟薇薇安虽然过往交集不太多,但薇薇安的这些大事迹那可是举世闻名的,俩人一番谈论之后突然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然后相顾无言地叹了口气。郝仁在旁边瞪着眼听半天,最后只感觉越来越没法直视薇薇安这倒霉催的命运了明明从实力到威望都是万人之上,随便换谁有她这一身本事都能横着走一辈子,她怎么就愣是能混成这样呢?

    莉莉忍不住在旁边嘀咕:“蝙蝠你也是死心眼,为啥要去找那些人的麻烦,你抢平民的东西多安全。”

    “安全什么呀,”薇薇安叹着气,“我这样的,走到哪都一堆人关注,更何况有人的地方就有猎魔人的眼线,我在塞纳河边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差点尼罗河畔的猎魔人都组团来刷了……那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个没啥名气的小角色,起码没这么高仇恨。不过慢慢的就好了,那是神话时代结束之后,世界变得更加太平,而且猎魔人也慢慢懒得找我麻烦了……我估计是我把他们每一个人的爷爷都揍了之后,这帮当孙子的面对我的时候会格外尴尬,于是干脆大家都躲着走。”

    哈苏脸上的表情……咱就不描述了。

    薇薇安这一席话也让郝仁想起了她和艾本狼人家族之间的类似矛盾。这些事情在如今相对和平的地球上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但在异类混战的神话时代,这种混乱反而是常态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关于众神战争、众神黄昏、神罚灾难之类的传说流传下来了。但又有谁知道某些神战传说的真实情况只是某个吸血鬼饿肚子了呢?

    “所以猎魔人和异类都有传言,说‘招来红月的女伯爵’生性喜怒无常,”哈苏苦笑着,“这不光是因为她偶尔会失控伤人,还因为她经常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谁会相信这么伟大的人物跑出去胡闹的原因竟然只是饿了?”

    郝仁颇为理解地点头:“看样子她饿肚子的时候还挺危险的,不过让她吃饱了就安分下来了。”

    薇薇安皱眉看着郝仁:“我怎么感觉你这形容方式怪怪的……你养猫的时候是不是也这心态?”

    他们谈论着薇薇安那乱七八糟的辉煌事迹,一边等着那些经验丰富的调查员们完成对整个大厅的采样和分析工作,猎魔人和异类相遇之后的极端紧张气氛终于在不知不觉中缓解下来。就连哈苏都没有意识到,他血脉里那些从刚才就一直有些躁动的猎杀本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消失了。

    周围那些忙于工作的猎魔人调查员们更是无一人注意到自己猎杀本能彻底消失的情况。

    而就在这无人注意到的变化悄然生的同时,在大厅里那些坍塌的柱子下面、散乱的桌椅下面、倒毙的尸体下面,阴影正慢慢活动起来。(~^~)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