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零三章 安达赫尔
    除了郝仁这边几个压根没有先天敌对属性的人之外,其他猎魔人和赫斯珀瑞斯都交换了一下情报,最终现一件事:刚才在家族大厅里的时候,所有人是在同一时间失去对其他人的警惕心的。

    或者更直白点,刚才所有人同时完全失去了先天敌对的本能。

    年轻一代的猎魔人和异类在几个月前就出现了先天敌对反应消散的情况,但像哈苏和赫斯珀瑞斯这样的古老者由于血脉原因,他们几乎没受到这种消退的影响,但就在刚才,在他们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这种先天敌对的反应完全消失了,而混沌之影也正是在那一刻突然冒出来。

    这让人很难不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郝仁摸着下巴:“两件事谁是诱因?是所有人警惕心消失导致混沌之影趁虚而入,还是混沌之影的活动导致你们失去了先天敌对反应?”

    “混沌之影的性质就是引争斗和狂乱,不可能反过来压制大家的争斗性,所以第二个可能性不高,”薇薇安立刻摇头,“第一种的话……虽然没有明显的矛盾,但为什么大家的先天敌对反应突然都消失了?”

    赫斯珀瑞斯看了哈苏一眼,很认真地问:“你现在看着我还想动手么?”

    哈苏脸上没啥表情:“目前没什么反应。”

    “我倒是还有点想干掉你,”赫斯珀瑞斯抱着胳膊,“不过跟先天敌对无关,单纯是看你不爽。”

    “看样子大家的敌对本能确实都没了,”薇薇安的视线落在其他猎魔人身上,那些战士们现在也是一脸无措和不安,尽管敌对本能的消失让他们在面对赫斯珀瑞斯和薇薇安的时候不再那么紧张兮兮的,但这种伴其一生的、几乎像是呼吸一样的东西突然就没了,任谁也感觉有点奇怪,薇薇安见状只能摇头,“啧。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敌对本能的消失跟混沌之影的活动有联系。那些影子是针对人心的玩意儿,说不定它们真的是专门挑了大家心防最弱的时候动手。”

    这些猜测都没什么矛盾,但实在没法解释为什么各人的敌对本能会在刚才同时消失不见。唯一可能想到的原因就是那大厅里恐怕有什么东西。

    “再回去调查一遍。”哈苏果然想到了这个,“大厅里或许有某种能消除敌对本能的东西。”

    众人立刻折返回家族大厅,而哈苏则拉住白火:“你用秘术联络图坦因,确认一下他们的情况,另外把咱们这边生的事情告诉他。让他注意混沌之影的突袭。”

    家族大厅中的情况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大规模驱魔仪式并未产生物质层面上的影响,而那些混沌之影也只不过是物体表面的图像而已。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这里只剩下之前那些散乱的家具物事和人员遗体,以及一种萦绕在空气中的、带着圣洁气息的淡淡白光。调查员们开始四处搜查任何带有魔力反应的物品或仪式残迹,而哈苏则站在家族大厅中央,仰头望着正上方那个破开来的大洞,一脸的若有所思。

    郝仁走过去问了一句:“现什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点不习惯。”哈苏略带感慨地叹息道,“你知道么,猎杀本能已经伴随我数千年了。就像人饥饿时看到食物会产生食欲,被刀砍到会产生痛觉一样是种自然而然的东西。但现在一下子没了……”

    莉莉路过的时候听到哈苏说的话,她呲呲牙:“矫情,我就没啥感觉啊,那种本能没了那更好。”

    莉莉要不提醒郝仁都忘了这个哈士奇精也跟正常异类一样对其他种族有一定程度的敌对性,虽然这种敌对性很微弱,但偶尔也会体现出那么一点比如跟薇薇安抢饭吃的时候。

    哈苏闻言则笑起来,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可不多:“或许吧,你们这样的年轻一代大概真是幸运的,至少你们能更容易控制自己的思想。而且这时候也比我们这种老家伙更容易适应。”

    这个老猎人给郝仁留下的印象其实一直不怎么好,后者总觉得这是个死板冷漠的顽固派。而且对异类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但这时候他却突然觉得这个哈苏貌似有了那么一点人情味。他不相信这是刚刚失去猎杀本能就会产生的瞬间扭转,但他也没有探听别人心路历程的爱好,所以只是随意敷衍了几声。

    “根据咱们刚才的经历,倒是能推断出一个月前的情况如何了,”莉莉看着大厅里的情况嘀咕起来,“看看这些宴会桌,阿姆图拉带来的猎魔人和安卡特罗家族当时气氛肯定很好,所以他们大概也跟咱们一样,一下子完全失去了敌对本能,然后就因为这个把混沌之影给招呼出来的。”

    莉莉的话让哈苏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赫斯珀瑞斯突然貌似有了什么现:“你们来看这个!”

    郝仁他们赶紧跑过去,却看到赫斯珀瑞斯正站在大厅最上的一张宴会桌前,她手中举着一个华丽的金杯,那杯子大的出奇。

    “这杯子有问题?”郝仁好奇地问了一句。刚才所有人都在忙着调查那些遗体的状态以及大厅里的战斗痕迹,还真没多少人注意过这些随处散落的宴会餐具。

    “你觉得正常人有捧着这么大个玩意儿喝酒的么?”赫斯珀瑞斯把杯子翻转过来,在它的圆形底座上赫然可以看到大量复杂的符文和线条,“这好像是个仪式用品。”

    随后她又指着那张宴会桌旁边的一些痕迹以及其他散落在地上的奇怪物品:“这里好像举行过一次小规模的仪式,这些杯子和烛台与其他桌子上的不同,并且也不像宴会本身必须的。”

    薇薇安接过金杯,注意到里面仍然残留着一些红色的痕迹:杯中红酒早已经干涸,但还留下些残迹。她从中闻到了些可疑的气味:“里面有猎魔人的血液味道,红酒中曾经混入鲜血。”

    随后她又在桌子下面找到了另一个杯子:“……果然没错,这个里面的味道很像是安卡特罗家族成员的血。”

    莉莉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在这儿拜把子了?”

    薇薇安瞪眼看着这个哈士奇:“虽然我感觉你说的挺有道理但你丫的能闭嘴么?”

    “交换鲜血的仪式,可惜仪式现场已经被破坏了,”哈苏弯腰查看着那张因为断了两条腿而倒在地上的宴会桌,他在桌面上找到一些细微的符文痕迹,但桌面其他地方都已经被烧焦,“否则就能搞明白这个仪式的内……”

    他话音未落,白火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导师,图坦因大师他们回来了,而且……”

    哈苏抬头看到白火表情有异:“怎么了?”

    “他们找到了安达赫尔长者,只是长者的情况有些奇怪。”

    哈苏立刻让他们进来,郝仁便看到图坦因与其他两个猎魔人走进大厅,韦恩则跟在最后。而在三位猎魔人正中间,则簇拥着一个全身都笼罩在一副深紫色斗篷里的矮小身影。

    韦恩对薇薇安点头致意,随后便被赫斯珀瑞斯拉到一旁详细询问情况了,而哈苏则来到那个矮小身影旁边,小心翼翼地掀开对方的兜帽:“安达赫尔长者?”

    兜帽掀开之后露出了长者安达赫尔的面容,郝仁看到那是一位样貌在三十岁上下的女子,留着一头淡灰色长,脸型带有东方人特色,尽管是和赫斯珀瑞斯同一个时期的古老者,但就和其他长生种一样,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只是这位安达赫尔长者的情况确实如白火所说的那样不太正常。

    她一脸呆滞,对周围的环境毫无反应,即便哈苏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是呆呆地抬头看了一眼,连话都说不出来。

    貌似傻了。(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