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零五章 竟然有幸存者
    伊扎克斯将手放在安达赫尔额头,他的双眼中浮动着幽幽的绿色光焰,艰深难懂的恶魔符文从他的手臂上浮现出来,渐渐形成环绕安达赫尔运行的、仿佛许多条锁链一样的阵式。寻常恶魔在抽取较强之人的灵魂时还需要举行一系列复杂的仪式,并且进行各种引诱和准备,但伊扎克斯似乎完全不需要这些:他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恶魔君王,在灵魂方面的造诣过这颗星球上任何一个灵长类,在执行这个仪式的时候显得非常轻松随意。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安达赫尔中了弱智术,还是暴击……

    哈苏和图坦因以及其他几个猎魔人都一脸紧张地守在安达赫尔身边,随时关注这个恶魔是不是会如约定的那样保证仪式过程的安全虽然伊扎克斯这个型号的他们还真确实没见过。随着仪式进行,图坦因有点好奇地自言自语起来:“我怎么感觉他的力量和我见过的恶魔不太一样?”

    哈苏一脸专家神态地分析:“可能是少数民族。”

    没人能看到在灵魂层面到底生了什么事,但安达赫尔的表情确实随着仪式进行而有了些微的变化。数分钟后,随着伊扎克斯慢慢把力量收回去,那位猎魔人长者的眼睛里也逐渐恢复神采,她眨了眨眼,终于从之前那种呆滞状态清醒过来,整个过程比郝仁想象的还要顺利。

    对一个精神力和魔法能力都很强大的猎魔人而言,只要自身意志被唤醒,要摆脱神智束缚的效果并不难。

    安达赫尔深吸口气,双眼重新聚焦之后一下子看到了周围的一大圈人,她顿时向后一撤,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去斗篷下摸自己的武器并作出戒备的模样,但她却摸了个空:腰间的圣银佩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她自己丢掉了。

    哈苏马上在旁边叫道:“安达赫尔长者,请放松,这里没有敌人。”

    “哈苏长者?”安达赫尔这才看到就站在自己身边的哈苏,她用力甩了甩脑袋。似乎还有点昏昏沉沉的,“你们这是……我这是在哪?”

    “如你所见。”哈苏闪开身子,让安达赫尔看到家族大厅里的情况,“还是安卡特罗家族的秘境。我们刚刚把你找到。这里到底生了什么?”

    安达赫尔看到大厅里的一片狼藉,终于想起了一个月前生在这里的修罗景象,她脸上迅布上一层阴霾,但在开口解释之前,她先注意到了伊扎克斯和郝仁等人。并想起刚才在自己灵魂中出现的那个由熔岩和火焰形成的幻影:“等等,我怎么记得自己刚才是被一个恶魔叫醒的……这些人不是猎魔人?”

    伊扎克斯咧开嘴笑笑:“我就是那个恶魔。”

    “他们……目前是我们的同伴,”哈苏别别扭扭地解释道,但想到安达赫尔能跟着阿姆图拉一起来这里和异类们交流,想必在对异类的态度上是异常开明的,他也就没那么多纠结了,“这是伊扎克斯,这是郝仁……”

    薇薇安不等哈苏介绍就主动站了出来:“薇薇安?安塞斯塔,你应该认识我。看到我在这儿你应该就明白猎魔人跟异类怎么走到一块了。”

    安达赫尔这才看到薇薇安。她愣了一下,立刻捂着腰间往后一跳:“我没钱!”

    郝仁这边本来还想着又要看到薇薇安以长者风范威服别人的场景了,结果愣是没想到安达赫尔竟然是这么个反应。顿时他跟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憋了良久他才忍不住看向自家穷鬼:“你……以前跟这个猎魔人生过啥?”

    薇薇安还糊涂呢:“我能跟猎魔人生啥啊除了可能打过架之外实在想不出别的可能性。我总不至于跟猎魔人借钱吧。”

    安达赫尔刚才明显是本能反应,再加上还有点糊涂才一时没控制住,这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动静是有点过激,于是尴尬地笑了笑,回来跟薇薇安正常打招呼。

    “我跟你有仇?”薇薇安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她倒是知道自己的毛病,生怕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某段人生中曾经不小心揍过别人或者揍过别人的爹妈爷奶之类。

    “你果然……”安达赫尔脸上表情不知道是哭是笑,“算了,不是什么大事。那时候我还小,太久远了。”

    “你俩聊完了吧?”哈苏终于是忍不住。上前打断两个人的尴尬,“安达赫尔长者,可以跟我们详细说说这里生的事情么?你为什么会对自己施法,而且在安卡特罗的家族安息地附近游荡?”

    安达赫尔收敛神色,她深吸口气,先询问了一句:“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哈苏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混沌之影已经泄漏,开始有猎魔人和异类受到攻击,但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爆的情况。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另外,你们已经和长老会失去联系一个月了,现在情况很……混乱。”

    “一个月?”安达赫尔表情略有点惊讶,“没想到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那些东西没有全跑出去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呜……”

    安达赫尔说到一半,突然捂着头低声**了一声,哈苏顿时十分紧张:“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混沌之影和神智束缚造成的后遗症,”安达赫尔脸色有点白,但还是逐渐恢复过来,“没关系,在我失去思考能力之后混沌之影就从我的精神中退去了,现在不会有失控风险。”

    薇薇安皱着眉:“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为什么封印会被破坏?”

    “没有人破坏封印,”安达赫尔声音低沉,“只是我们压根搞错了混沌之影、先天敌对、太阳轮盘以及‘封印’之间的关系和它们各自的本质,我们的某种行为恰好满足了太阳轮盘释放出混沌之影的条件,于是就像激活了某个系统一样,那东西开始运行,把怪物放了出来。”

    安达赫尔的话让郝仁感觉云里雾里,他下意识追问:“什么行为?太阳轮盘还怎么会运行的?它不是安卡特罗家族制造的封印装置么?”

    安达赫尔对郝仁的话很诧异:“安卡特罗制造了太阳轮盘?你从哪听来的?太阳轮盘不是他们制造的,只是他们在保管而已。那是个古老的装置,没人知道它的来历,只知道混沌之影从一开始就是从那个轮盘里跑出来的,而且……我们猜测各个种族之间的先天敌对现象恐怕也是受到那个轮盘的影响。”

    “先天敌对受到太阳轮盘影响?!”郝仁可以不关心别的,但唯独这个话题能让他激灵一下子,“这是你们那个阿姆图拉长者研究出来的?”

    安达赫尔点了点头:“阿姆图拉长者一直认为各个种族之间的先天敌对反应是某个外来力量强行植入在我们精神深处的,而太阳轮盘就是这个媒介,所以他想要切断轮盘和外界的联系。”

    “玩脱了?”伊扎克斯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指的是你们交换鲜血的那个仪式?太阳轮盘又到底在什么地方?”

    安达赫尔叹了口气:“这些问题还是让太阳轮盘的保管者和你们说吧,如果他们还能恢复清醒的话。”

    薇薇安顿时瞪大眼睛:“你说安卡特罗家族的人?!还有幸存的?”

    “沃古斯和一部分安卡特罗家族成员逃进了避难所,现在应该还活着,因为他们都被冻结了,”安达赫尔轻轻点头,“但我不敢确定……因为最后是我帮他们关上的大门,而我当时已经不太清醒。”

    薇薇安和郝仁异口同声:“避难所在什么位置!?”

    “其实就在你们现我的地方附近,”安达赫尔说道,“我带你们过去。”(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