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零六章 冷冻区
    哈苏命令一部分猎魔人在家族大厅留守,以监控是否还有残存的混沌之影盘踞在这个地方,而他自己则带领包括白火在内的几名精锐猎魔人跟郝仁一块出前往安卡特罗家族的先祖安息地。

    在安达赫尔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安息地的所在位置,也就是韦恩之前提到的那座异常巨大的方尖塔。

    这座方尖塔位于一片空旷的大广场中央,它高达三四百米,有着庄严且气派的三层收束结构,每一层塔身都会向内收拢一些,最终在尖塔顶端的则是一块悬浮在高空的巨大金属装置。而在方尖塔周围则看不到任何建筑物,空旷的广场上只有一些整齐且稀疏分布的金色立柱,那些立柱周围缠绕着光芒,看不出是什么作用。

    这就是塔纳人的家族安息地郝仁原本以为这应该是个更阴森的地方,毕竟它说白了就是个大型陵园,但这里的氛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这点,它洋溢着温暖和光明的气氛,有点像是某种大型景观建筑,从这个地方的设置上可以看出塔纳人对丧葬事宜的重视。

    与其他异类不同,塔纳人的寿命相对较短,尽管仍然远比人类长寿,但和猎魔人或者吸血鬼比起来他们仍然算得上是短寿种族了,因此他们的家族领地中会有这样大规模的陵墓,也有很正式的丧葬礼俗。而在猎魔人的文化中丧葬部分则较为薄弱一些,他们中的大多数在晚年都是死在战斗中,尸体通常难以保全,因此他们的葬礼简单而朴素。吸血鬼倒是所有异类中最钟情于坟墓和棺材的种族,他们在研究各式棺材陵寝方面花的功夫比人类还多只不过他们研究这些玩意儿通常是用来睡觉的,我们不予讨论……

    “他们藏身的地方在地下,”安达赫尔带领众人向那座方尖塔走去,“如果无人带领你们很难找到那地方。”

    哈苏有些意外地看着安达赫尔:“没想到他们会把自己的隐秘庇护所告知一个猎魔人。”

    安达赫尔表情带着阴霾:“一个月前……当时情况特殊,我们已经完全顾不上猎魔人和异类的分别了。我们必须留下幸存者,好告诉其他人到底生了什么。”

    “你们与安卡特罗家族的人见面。是为了商讨关于先天敌对的事情?”哈苏问道,“你们瞒着长老会做出这种惊人之举说实话,我一直都知道阿姆图拉长者的思想有些特殊,但我没想到他会做到这种地步。而且一次带动了这么多猎魔人。”

    “如果不瞒着长老会,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安达赫尔坦然答道,而看她的态度,显然她是阿姆图拉学说的强烈支持者之一。从这便可以看出在外界眼里古板顽固团结一心的猎魔人其实也有着很多不同的思想流派,并且不乏那些离经叛道的,“并且阿姆图拉不是一时冲动,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并且对猎魔人和异类的血脉都进行了数千次实验,我们只是没有想到问题会出在更加根源的地方。”

    “于是你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哈苏淡淡答道。

    安达赫尔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来到金色方尖塔的基座前,她将手放在一面看上去和周围没什么区别的墙壁上,这墙壁便随之出微光,并在它表面浮现出了异族的文字和各种符号。这应当就算是塔纳人制造的触摸屏幕了。安达赫尔在墙壁上输入了一系列指令,这些指令必然是安卡特罗家族交给她的。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机械运转声,金色墙壁缓缓向两侧打开,露出一条倾斜向下的台阶。

    “你们进行的那个交换血液的仪式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走在通往地下的长长阶梯上,郝仁忍不住好奇问道,“跟阿姆图拉研究的那些项目有关?”

    “不是交换血液,而是用双方的血液进行净化仪式,目的是为了尝试用人工方式终止先天敌对感应。根据阿姆图拉长者的研究,各个种族之间的先天敌对是一种隐藏在血脉中的东西,并且是非物质形态的。”安达赫尔答道,“他觉得这是一种来自第三方的植入物,是埋藏在我们血脉中的不定时炸弹,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要解决这个不可控因素。他的研究在过去上千年里都没有太大进展。但最近终于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是最近几个月各个种族的先天敌对感应突然减弱的事吧?”薇薇安随口说道。

    安达赫尔微微点头:“没错,正是这件事。先天敌对感应的大幅度减弱终于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数据,于是阿姆图拉长者完成了他的一部分研究,并想出净化血脉的仪式。他决定先让自己手下的一部分猎魔人和安卡特罗家族成员进行这个仪式。他手下的很多猎魔人在这次先天敌对减弱事件中受影响极深,而安卡特罗家族则是各个异类种族中较为温和的一支,这样正好符合条件。也能让我们双方走到一起而不用担心直接打起来。实际上我们原本是打算找海妖帮忙的,她们比安卡特罗家族更加温和,猎魔人对她们也几乎没有敌对感应,不过她们神出鬼没,实在不好找……”

    郝仁听到这心说这就是情报各自封锁的坏处了,要是猎魔人早点跟自己联系上的话情况肯定不一样:他家里那俩海妖成天闲着没事干都闲出花样来了,艾尔莎多少还开着个饭店,南宫五月现在是闲的没事干整天喝油漆玩,把自己染的花花绿绿的吓唬人……

    “混沌之影是在你们进行完这个仪式之后出现的?”哈苏询问道。

    安达赫尔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仪式一开始很顺利,进行血脉净化的猎魔人和安卡特罗家族成员完全摆脱了敌对感应的影响,但很快情况就开始失控,我们现所有人的敌对感应都在飞快消失,最后就连距离仪式现场最远的人也受了影响,阿姆图拉长者和沃古斯族长也不例外。一开始我以为是这仪式水平挥了,但很快阿姆图拉长者便意识到并不是‘血脉净化’仪式在产生作用,而是大厅里的其他东西:我们触动了某个开关。马尔杜克长者尝试终止仪式,可是为时已晚,那些混沌之影突然从每个人脚下冒了出来,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长长台阶的尽头是一座升降机,安达赫尔带着众人站在升降机的平台上,启动按钮让大家前往地下更深处,而她则在继续描述一个月前的那一幕:“最先失去控制的是亚巴顿和克罗安妮,他们刺伤了马尔杜克长者,于是情况一不可收拾。猎魔人和安卡特罗家族不但互相攻击,而且也开始自相残杀。最后阿姆图拉长者勉强恢复了理智,他让我和沃古斯族长撤退我们是当时现场仅有的还没被混沌之影侵蚀的人。”

    升降机来到地底深处,郝仁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扇厚重的金属闸门,而在金属闸门两旁那看上去非常坚固的墙壁上镶嵌着巨幅的玻璃窗,玻璃窗后面有一些灰白色的阴影整齐排列着。

    “在撤离过程中,我们现混沌之影已经泄露到外面,并且不断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人们仿佛接到命令一样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涌来,在市中心展开厮杀:情况完全无法控制。沃古斯族长尽己所能召集了还保持着清醒的族人,我们来到了这座庇护所中,并开始考虑该怎么躲过混沌之影的侵袭。”

    郝仁来到那些巨大的玻璃窗前,一股寒气似乎隐隐约约透窗而出,他努力分辨玻璃窗对面的景象,终于看到那里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个又一个的、竖直放置着的透明容器,一阵白雾在这些容器之间飘荡着,根据那些容器周围的寒冰判断,里面的房间温度极低。

    “停止思考的人是不会被混沌之影侵袭的,”安达赫尔指着那扇闸门,“我的理智束缚法术施用范围有限,所以我们用上了这个房间。沃古斯说这是个休眠设施但愿我当时的操作没问题。”

    郝仁抬头看向那扇合金闸门,在闸门上方看到一行文字:

    “第四冷冻休眠舱段”(~^~)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