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三十二章 安乐死
    冻结的宴会场,化为冰雕的华服男女,进行到中途的餐宴和在演奏途中中断的助兴乐队这一切都诡异的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郝仁面对这情况忍不住怔了几秒:“好像是聚会到一半突然死亡的。”

    南宫三八上前检查现场遗留的线索。虽然这里的人可能死去已经有成百上千年,但因为真空和低温的保护,整个宴会场的一切都被完好地保全下来,甚至包括那些杯盘里的食物都被冰霜保存的很好。大部分东西都因为结冰而固定在桌子或地上了,还有一些从冰层上脱落下来的杂物则在无重力的环境下漂浮在半空,一种像是薄雾的稀薄微粒在大厅里悬浮着,那是破碎的冰屑和人类的皮肤碎片。

    事实上外面的空间中也漂浮着同样的东西,只是在这里,悬浮物格外稠密。

    “盛装,宴会,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死去,”南宫三八将一具化为冰雕的遗体小心翼翼地从桌子的薄冰上分离下来,“……果然,他们死前也吸入了同样的化学物质。”

    南宫五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难道整座城的人都是被毒气杀死的?”

    “除了毒气之外还有别的疑点么?食物有问题么?”郝仁随口问道。

    “食物应该没什么问题,至少按我的标准是无毒的,而且根据现场情况,问题也跟食物无关,”南宫三八摇摇头,“另外根据猎魔人的感知方式,这里没有盘踞阴暗冰冷的负面力量,也就是说这些人死前并没有遭受太大痛苦。”

    郝仁点了点头,弯下腰仔细观察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死者。他的注意力很快便落在其中一具男性遗体身上:这位死者看上去已经年迈。他穿着一袭庄重的、参加高档宴会才用得上的黑色礼服,这件衣服即便和周围人的漂亮服饰比起来也称得上豪华,显然这个男人在生前是一位贵族。但郝仁的注意力并不在礼服上,而是这位男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那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郝仁想要小心翼翼地从死者手中取出那件遗物,但他刚一用力。男性死者那已经冻成坚冰的手指便在真空中化为尘晶了。

    郝仁心里嘀咕了一声抱歉,把一团像是手帕的布料从对方破碎的手掌下面掏出来。

    他展开手帕,现上面果然有着字迹,而且写的非常工整,显然留下这些遗言的人当时有着充足的时间。在翻译插件的帮助下,这些字符很快便被重组解析完毕,内容是这样的:

    “……罗曼,我最引以为傲的儿子,翡翠谷家族荣耀的继承人。希望你在长夜号一切安好,并仍然骄傲地领导和保护着你的人民。我和你的母亲正在参加一次特别的宴会,我想你也猜到了这场宴会的内容。然而不用为我们担心,这是一场令人愉快的盛事,不管从食物上还是饮品上都令人满意。用故乡带来的醇酒为我们送行再合适不过,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还品尝过这种用植物酿造而非工厂合成的饮料了,我很高兴今生还能品尝一次这种东西。你的母亲就坐在我旁边,而你的里昂叔叔正在台上演奏奥朗洛克大师的成名之曲。我相信很多很多年前,我们家族的先祖们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共进晚餐。并为我们的领民祈福的……

    “罗曼,我的儿子,我有很多话想要告诉你,包括关于我们上一次争吵之后我在考虑的事,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听到两声空洞的回响正从城市上空传来,我想最关键的两个设备应该已经停机。接下来是静静享受美食、美酒以及音乐的时间。请容许你的父亲在这里停笔,把时间留给我们这些老人吧。

    “哦,那东西的味道闻起来有点像蓝色幽谷菊。”

    手帕上的留言到这里结束了,薇薇安凑过来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看上去像是遗书?”郝仁皱着眉,“一个老人写给他儿子的。看起来这里的人知道要生什么。”

    接下来的很多线索证明了郝仁的猜测。南宫三八和南宫五月又在其他尸体上找出了一些写有遗言的东西,这些写在手帕或餐巾上的只言片语都明确证实了这座城市里生的并不是意外事故或者其他什么突然事件。

    而是一次准备周密的集体自杀行为。

    郝仁一行离开了这座诡异的宴会大厅,他们来到舰内城市的街道上,开始沿着一条通往球壳空间尽头的主干道前进,在这条主干道尽头就是那个停止运转的、看上去像是圆柱形山峰般巨大的怪异机器,郝仁觉得那里应该是飞船的控制中枢,至少也是个同等重要的地方,在那边应该能找到些线索。

    而在这一路上,他们现了无数具化为冰雕的尸体。这座城市曾经的居民无一幸存,他们和城市一起,在冰冷的真空中变成了废墟的一部分。经过南宫三八检查,所有人的死因都是一样的:吸入神经性毒气。

    而且细心的薇薇安还现了一些额外的线索:她现大部分遗体都穿着崭新的衣服,那些僵硬的冰尸各个着装整齐,鞋帽鲜明,脸上带着平静优雅的表情,像是要赴一场盛大的宴会。尽管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华丽的大屋中享受盛餐和音乐,但这些居民临终前还是尽可能把自己最好的衣服和食物都拿了出来,很明显是要奢侈最后一次。

    “就像是一场狂欢之后安乐死似的,”莉莉抱着胳膊搓来搓去,“他们大吃大喝一顿,然后把整个城市都充满毒气,就这么在睡梦里死光了。”

    郝仁被莉莉的描述引动,他的视线穿过这座微光之城上空的稀薄尘埃,落在闭合大地另一端的那些倒置建筑物上,他想象着这个地方迎来最后一刻时的景象:当系统告急,城市的大气系统被吹入了致命的神经毒气,在那香甜的、让人精神愉悦的致幻气体充满街头巷尾的时候,人们纷纷穿上最好的衣服走上街头,享受此生最后一次欢愉。有的人在饕餮大餐,有的人在畅饮美酒,有的人在与情人道别,也有的人……

    他经过一处空荡荡的街头,并看到一位正坐在花坛旁的老人。这位老人头上戴着高高的礼帽,身上覆盖着一层冰霜,他身后的花坛仍然繁茂,那些植物没来得及枯萎便被冰封,如今成了一片晶莹剔透的水晶花丛。老人脸上带着微笑,正将手伸向前方,他手中抓着一朵用手帕叠成的假花,似乎是要递给某个早已经不存在的孩子。

    也有的人在为这个逐渐死去的城市带去最后一点温暖。

    “所有人的死亡时间都是一致的,死亡原因也一致,”数据终端说道,它刚刚检查了几具尸体的年代,“事情生在大约一千年前。当时的情况已经很容易还原出来:星舰方舟的大气系统中被吹入神经毒气,在短时间内杀死了里面的每一个人,而这些死者对此完全知情,这大概正是所有市民共同的意愿,而且他们还在死前宴饮作乐。”

    南宫五月声音低沉:“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郝仁把最容易想到的可能性说出来:“大概是飞船生致命问题而且无法修复,比如空气泄漏或者净化系统出了问题,要么就是资源见底了,为了免于痛苦,他们决定安乐死。”

    “但这个船队可不止一艘飞船,”薇薇安提醒道,“其他船难道同时遇上了一样的问题?”

    郝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他现那座像是圆柱形金属山峰一样的巨型机械已经近在眼前了:“那边应该有点线索。”

    一行人在巨型机械脚下停住,他们现这玩意儿的尺寸比之前想象的还大,真的可以说是一座巍峨高山,而看着这台装置的模样,莉莉的尾巴在空中无意识地弯成一个问号:“看上去像是个巨型反应堆哦,不过貌似停机了?”(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