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三十八章 苟延残喘的系统
    在士兵威利的带领下,一行人沿着丰饶之路和王国大道出,前往那座被称作“壁炉城”的家族封地。他们脚下的道路都是原本避难所城市里的街道和公路,但年久失修已经让这些道路不复以往的光鲜,而且变得非常难走。破碎的水泥路面翻卷起来,人造大地暴露在外,坑坑洼洼的道路似乎从未有人修缮过,走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简直和荒野小径没什么区别。南宫五月在这样的路面上走着颇为费劲,她甚至想干脆变成水蛇形态爬着走是不是会轻松点,但想到薇薇安只不过放了点冰块就把当地人吓的屁滚尿流,她还是压下了砰一下子变出三米多尾巴的冲动。只是抱怨仍然是免不了的:“话说你们这儿的路都是这么难走啊?”

    “很难走?”威利低头看看路面,“哦,确实比不上高塔王国的壮丽之路,毕竟这里只是穷乡僻壤,铁城邦和高塔王国都不会派人来整理这种地方的道路。”

    “你们两个……国家为什么要打仗?有什么深仇大恨?”郝仁别扭地问道。

    威利眨眨眼:“为什么?寒冬就要来临,必须点燃世界尽头的火焰,战场上死去之人的灵魂就是火焰的薪柴。四大王国从来都不是因为仇恨才打起来的。我觉得这应该是常识。”

    所有人面面相觑,薇薇安眉头微皱:“你们还分成了……四大王国?”

    “你们难道真是从寒冬世界来的?”威利咽了口口水,“人人都应该知道高塔王国,铁城邦,自由城,还有群星堡,这是这个世界的四个王国。”

    郝仁听到这些之后心中充满了怪异的感觉。他觉得这有些荒诞在一艘星舰内,在一座先人建造的避难所都市中,领土和势力被重新划分。竟然成为了一个个零散的小城邦和村镇聚落,昔日的街道变成各种“城市”之间的交通动脉。一座座大楼变成碉堡和集镇,工厂空地在经历拆除清理之后变成了“旷野”和“荒原”,避难所面目全非,一个原始的社会在高级文明的废墟上怪异地生长起来而且这个废墟还是如此的狭小。

    这一切就像是场扭曲怪诞的梦境般。

    他抬头看向上空,从这里能看到闭合空间对面的城市大地,他很想问问威利对这个世界如此奇怪的结构是如何看待的,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不出什么:眼前的年轻人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接受了从幼年到成年的所有教育,他心目中的世界就应当是这个样子,如果这艘船里再无人知道“方舟”的概念,恐怕生存在这里的人会把整个世界都当成一个巨大的鸡蛋壳。钢铁护盾外面的冰冷空间对威利而言是毫无意义的。

    威利一路上都显得有点战战兢兢,他很不情愿在这条大道上走动,尤其是在自己的战友们都溃逃之后,跟在郝仁这样一群来历不明而且懂得“巫术”的人身边让他严重缺乏安全感。但这个年轻士兵别无选择,他还是要胆战心惊地给异乡人带路,并且随时警惕着路边会不会冲出来铁城邦或者自由城的伏兵们。

    可是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郝仁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出现。他不禁有点怀疑威利说的话:“你说这是一条很危险的路?我怎么没看到任何人从这儿经过?”

    威利搓着手,紧了紧自己的袖口,现在天气阴冷。让他有些抖:“我也不知道……平常这里应该会有士兵通过,至少也有城邦之间的商人们通行……”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天空,舰内都市各处的暗淡灯光就像黑暗中的流萤一样闪闪亮,将这个封闭空间点缀的像是停满了萤火虫的怪异洞窟,年轻人浅褐色的眼珠中有些不安:“十年来这个世界每况愈下,我已经数不清自己遇上多少次不寻常的事情了,或许铁城邦和自由城的巡逻兵们今天恰好都偷懒了?”

    “每况愈下?”郝仁好奇地问了一声。

    威利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然而一阵怪异低沉的声响突然打断了他。

    这阵声音是从地下深处传来。听上去就像是某种巨大的设备逐渐停止运转的低缓降调,它沿着大地传播出去。尽管不是很洪亮,却似乎整个空间都震荡起来。而与此同时郝仁则觉得自己身子一轻。一种即将离地飘去的感觉从脚下传来。威利脸色瞬间大变,他惊恐地尖叫起来:“大家不要动是升天升天现象”

    几乎在威利话音落下的同时,众人感觉各自的身体一下子完全放轻:避难所里的人工重力消失了。

    郝仁看到一股红光从封闭空间的一端向着另一端急飞去,紧接着就是另外一道,看上去像是某种报警灯光,而威利则瞪着恐惧的眼睛紧盯着那灯光,默默记着数:“一……二……三……三道流星太好了,看样子不会持续很久……大家千万不要动尤其不要跳起来”

    这时候人工重力已经完全消失,郝仁他们虽然仍“脚踏大地”,但实际上身体已经处于浮空状态,只是鞋底还微微接触着地面而已。威利紧绷着身体一动不敢动,生怕一个微小的动作就会让自己离地而起:这会让他不受控制地飞上天空,甚至一口气飞到大地另一侧。郝仁很快便理解了这个年轻人的恐惧原因,他试着缓解威利的紧张:“别担心,别担心,你提醒的很及时,没有人会飞出去这种情况经常生么?”

    “不,要几个月才生一次,但据说在我出生之前,它生的频率比现在还低,”威利深吸一口气,他对郝仁的“无知”已经顾不上好奇了,这时候有人能跟他说话便让他放松不少,“寒冬即将来临,这个世界的心脏正慢慢冻结,大地也无力再把我们固定在地表……我的祖母告诉我的。不过只要能重新点燃先祖洪炉,一切又会恢复如常,这也是祖母告诉我的。”

    郝仁随意敷衍一声,默默抬头看着那些贯穿了整个空间的巨大管道和合金桥梁,那些东西表面正有灯光游走,而那些灯光是之前没有出现的。这恐怕是方舟巨舰的某种自动维护系统,这个系统显然出了问题,但它还苟延残喘着。

    人工重力消失了将近一个小时,期间威利一直把手按在胸口,喃喃自语着仿佛在对某个神明祈祷。最终这难熬的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郝仁听到另一种不同的低沉声音从大地深处传来,当这阵声音渐渐平息下去的时候,他的身子一沉,再度体会到脚踏实地的感觉。

    威利脚一软差点倒在地上,他勉强站起来,对郝仁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你们好像完全不怕升天。”

    “只要不飞上去,就不会摔下来。”郝仁随口说道。

    威利脸色阴暗:“我最好的朋友曾经也这么说过但最后他死在了大地另一头的风谷城广场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头顶那些倒悬的城市建筑:“那是一次漫长的升天,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可怜的勃肯,他只是不小心伸了一下腿,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从大地上腾空而起,越飞越高,越飞越高……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从流星中判断升天现象的持续时间,我以为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但却眼睁睁看着他变成了天上的一个小黑点,那时候他的妹妹就在我旁边,可怜的姑娘……她的哥哥甚至一直越过了天地轴线。当大地之母重新恢复活力的时候,勃肯落在了世界的另一头,直到几天后风谷城的领主才派人用一个大盒子把勃肯送回来。”未完待续。

    ...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