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四十三章 老学士画风突变
    奥罗学士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旁观的人甚至会担心这位老爷子等会说着说着会不会突然嘎一下子抽过去他喘了几口气,这才慢慢说着城堡内外的现状:“电的精灵刚刚回来,现在非常虚弱,我们失去了一半以上的灯光,暖炉和一部分水源也停了。技术学徒们找到一些被烧坏的线路,他们正在更换那些零件,但我们备件不够……”

    “优先修好暖炉,水源可以去附近的水槽镇拉一些过来,那里储备的清水可以供应至少半个月,”城堡总督打断了学士的话,“金属镇有消息传来么?”

    “从这里看不到他们的灯光,那边的电力恐怕还没恢复,传讯器也不能用,”坐在学士旁边的另外一个矮胖男人站了起来,“看来需要派人过去。”

    “那就派人过去,由你带队,多带几个人,要小心铁城邦的蛮人趁这个机会抢夺我们的镀锌板和电线。”

    “寒冬就要来临了,”奥罗学士还有话想说,“大人,这次黑暗应当是个警示,我们献上的薪柴并不能阻止这次寒冬,所以现在应该想想冬季真的降临应该怎么办。我们要收拢流民,囤积更多物资,还要对铁城邦送出使……”

    “学士,你只是机器和灯泡的专家,关于战争,我说了算,”城堡总督敲敲桌子,“我不管你说的寒冬到底来不来,我们跟铁城邦之间都不会有真正的和平,至少我不会主动跟那种背信弃义的蛮族停战。”

    学士嗫喏着,但老人终究没有当场挑衅总督权威的打算,在重重地叹口气之后,他坐了回去。

    城堡总督雷厉风行地开完会并且把后续的所有事情安排妥当,紧接着便催促奥罗学士以及护送学士的队伍尽快出。他倒是征询了一下郝仁这些“客将”的意见,不过郝仁的意思也是能早点走最好所以在让老学士简单准备了一下之后,一行人便准备离开壁炉城了。

    郝仁他们几个在壁炉城前的小路口等着威利,莉莉翘着脚看向地平线尽头的那座“先祖洪炉”,她有点担心:“咱们不至于走着过去吧?还要带个八十岁的老爷子。这几十公里慢慢走过去估计反应堆又要炸一次……”

    郝仁心里也在琢磨这件事,他身边这帮人要跑过去倒是很快。可要带上威利和奥罗就另当别论了,威利见识过“巫术”,所以用点什么高科技把他带过去倒还有点可能,比如随身空间里那辆高科技北斗星,问题是奥罗学士,老爷子那颗八十岁的心脏不一定能接受得了北斗星那澎湃的度……

    不过他心里的纠结没持续多长时间就被身后传来的一阵“突突突”声音给打断了,只听到一阵仿佛拖拉机的动静由远而近。他扭头一看,就看见一辆神奇的交通工具冒着黑烟从壁炉城里开了出来……

    只见这辆交通工具的后半截是一个用铁皮和木板拼凑起来的四方车厢,而前面则拴着个压根就不配套的车头,那车头里的动机完全暴露在外面,两根弯弯曲曲的排气管子从动机两侧延伸出去,在车头两旁“突突”地冒着黑烟,这辆车的驾驶席也挺神奇:那里有一张黑乎乎的木头椅子,是用铁丝和绳子固定在动机后面的,周围无遮无挡。椅子前的方向盘则是不知道从哪拆出来的一个弯曲把手,它不但弯,而且还左右不对称……

    不过最神奇的一幕当属坐在椅子上的人:奥罗学士坐在那上面。这个干瘦、苍老、虚弱的老学者笔直地坐在椅子上,握住方向盘的时候满脸严肃。脑袋周围一拳头在风中微微飘动,像个正在巡查战场的老骑士。

    这一幕把莉莉都看愣了:“嗷呜?”

    伴随着滚滚黑烟和震耳欲聋的突突声,那辆东拼西凑的铁皮拖拉机终于吱嘎一声停在郝仁面前,威利从后面的车厢里探出头来,小伙子这时候倒显得很精神:“久等了,我们这就出,快上车吧。”

    郝仁指了指这辆“车”,满肚子槽点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吐,他寻思着是该吐槽这个退化到冷兵器封建王朝的世界上还有人会开车呢。还是该吐槽世界上竟然有用木板和铁丝搭建起来的拖拉机这辆神奇的交通工具就像个行为艺术品,雄纠纠气昂昂地横亘在古典和现代的裤裆位置。它摆在这儿就是让人张口结舌的。

    “很惊讶吧?”奥罗学士从后视镜里看到郝仁的表情,老爷子很得意地笑起来,“只有在学识之塔进修过六年的学士才能获得资格,并学习如何驾驭这种钢兽战车,而整个壁炉城也只有三台这样的车。如果不是国王陛下的紧急召唤,总督大人肯定不会让它出马。不要多说了,上车!”

    郝仁使劲把满肚子话咽回去,拽着莉莉就上了车。等上车之后他现这车厢里根本没有正式的座椅因为整个车厢完全就是个用铁丝绑起来的木头盒子,当地人既不知道该怎么制作汽车坐席,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席位固定在汽车的底盘上。威利从车厢后面拽了几个折凳推到郝仁他们面前:“请坐吧。”

    在前面的奥罗学士确认所有人都已经上车,便招呼一声让大家坐好,然后一抖学士袍,在木头靠椅上大马金刀地摆正坐姿,踩着油门启动了汽车。

    莉莉则看了一眼威利推过来的折凳:“几十年前我坐着闷罐火车进城的时候也是马扎……诶妈呀汪!”

    原来老学士前面一脚油门,这辆组合式拖拉机便窜上了坑坑洼洼的大道,剧烈的颠簸顿时让莉莉一个狗啃泥趴在郝仁面前,郝仁手忙脚乱地把这姑娘扶了起来,然后就看到车厢里其他人也开始跟着颠簸在那使劲晃来晃去,事实证明这辆车里安装任何形式的座椅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车开起来之后整个车厢简直呈布朗运动,乘客需要以绝高的功力才能把自己固定在一个位置,表面上看着大家是坐在椅子上,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是蹲着马步保持跟车厢同步震动……

    威利这个看似一无是处的胆小士兵这时候反而显得很淡定,作为一个当地人,他已经震习惯了……

    “这车真能开啊?”郝仁蹲着马步大声跟威利说道,“外面有路?”

    他还记着之前从丰饶之路过来时看到那可怕路况,昔日平整的庇护所大道早已经破烂的跟戈壁滩一样了,他相当怀疑就自己屁股底下这辆东拼西凑组装起来的艺术品上路之后到底能跑多远,体会着车厢的震动幅度,他甚至觉得这辆车的横向行驶里程和纵向行驶里程是一样的……

    威利大声答道:“没关系!主干道经常有人修整的!”

    郝仁探头往外看了一眼,果然看到这辆车正驶上一条更加宽阔而且情况较好的道路,这条路的水泥路面虽然也已经开裂破碎,但所有坑洼之处都有被人填平的迹象,这让他稍微放了点心。

    但等到奥罗学士一脚休油门把车子轰上大道之后他意识到:路况顶个卵用。

    车况才tm是硬伤,这辆车根本没有减震的!它的四个轮子甚至都不一定全是圆的怪不得一个高智商的学士要在那个什么什么塔里面进修六年才能学会开拖拉机,因为这根本不是个驾驶科目,这是个极限运动科目!

    郝仁就一边跟着车厢同步震动一边担心这辆车的各个零件会不会一边跑一边掉,同时还通过车厢前面的窗口看着正在坐在外面车头上的奥罗学士,老爷子坐在一个用铁丝和绳索绑在动机上的靠背椅上,浑身衣袍和头都在风中猎猎飞舞,他格外担心老头万一一个没坐稳从椅子上掉下来怎么办……

    “我对这个学士的印象受到了颠覆,”南宫三八跟他妹说道,“地球上比他年轻六十岁的都不敢这么玩啊。”

    郝仁一边跟着车同步震动一边心里念叨:这车扔地球上别说有没有人敢开了,你能不能把它认出来都还是个问题呢,就这玩意儿扔到路上,你要是不开旁人都不知道这是干嘛的……(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