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所谓王城
    先祖洪炉——这个庞然而古老的巨型机器正在出痛苦的呻.吟,它表面一片黑暗,几乎所有的散热栅格和灯光信号都暗淡无光,而一阵阵低沉的怪响则不断从其深处传来,像是某种怪兽临终前的悲鸣。在那饱经沧桑的外壳上还残留着之前那场爆炸留下的痕迹:一条醒目的裂痕从主反应堆壳的顶端一直斜斜地延伸下来,几乎贯通了先祖洪炉三分之一的主体,而裂缝中还不断有烟雾和小规模的电火花冒出来,那里似乎仍然有什么东西在运行,不过这种情况下这个东西能完全停机反倒比苟延残喘要令人安心:郝仁很担心它会不会产生下一次爆炸。

    “堆芯应该已经停机了,”数据终端迅扫描了一下先祖洪炉内部的能量读数,给出个让人稍微安心的结论,“疑似缓冲层的地方还残留着一些电流涌动,短时间内是不会爆炸的。”

    郝仁松了口气,他闻到空气中残留着浓重的焦臭味,刚开始他还以为是“钢兽战车”的动机终于报废的气味,后来他才意识到这是之前那场爆炸残留的烟气。巨型反应堆出事故时泄露的气体实在太多,附近避难所舱壁上那些严重年久失修的净化泵根本对付不了这次事件,现在整个城区都弥漫着化学物质被灼烧的刺鼻味道。

    在威利以及一队王城士兵的带领下,众人抵达了高塔王国的都。这座王城着实比壁炉城要宏伟庄严很多,而且与垃圾堆一样的远疆城邦不同,这王城很明显由众多工匠进行了精心建造——它就耸立在“先祖洪炉”的旁边,以一座古老的天线广播塔或者什么别的高塔为核心,在高塔周围,工匠们用水泥和钢铁建造了一座七层、六角的古典城堡,城堡上有着光鲜的旗帜飘扬,衣甲鲜明的骑士站岗,数百扇完整的玻璃窗在灯光下闪闪亮,而在这座城堡周围。则是整齐的民居与宽敞的街道。这些民居有些是以避难所城市原本的建筑为基础稍加改建而来,有些则干脆就是工匠们从头修建,在摆脱了用垃圾和废料装修墙壁的问题之后,这些房屋显得漂亮而又气派。

    至少和其他城邦比起来是这样。

    王城周围有一道高高的城墙。这城墙也是用新材料修建起来的——这里的“新材料”指的是除了垃圾废料之外的东西。修建王城的工匠们不知道从哪弄来了这么多的水泥和崭新钢板,他们把城墙建造的坚固又漂亮,完全不像是从避难所的废墟里收集来的材料。或许高塔王工有幸占据了一个还未枯竭的古代建材仓库?

    不管怎样,建造王城毫无疑问将消耗巨大的财富,尤其是在一个像这样的避难所里。

    高塔王城中人口繁密。远比方舟里的其他城邦要显得兴盛,这里有的是衣着光鲜的市民和精神十足的骑士,人们在大街上走动,各种行商小贩在街头巷尾叫卖着稀奇古怪的商品——主要是器皿,食物,布块,以及没有生锈的金属薄板。这里的繁华程度让人有些惊讶,它几乎像是一座正常且繁荣的中世纪城邦,完全看不出星舰庇护所的痕迹——除非你抬头看向天空,那里倒悬着另外一片城区。

    郝仁他们来时乘坐的“钢兽战车”和铁城邦的“骸骨战车”都被拦在城外。那些声音巨大而且脏兮兮的机器不允许进入城市,就像古代地球上某些国家不允许乡下的骡子踏入王城一样。

    “在世间四王国中,唯有高塔王国的都城在距离先祖洪炉如此之近的地方,”威利不无自豪地对郝仁介绍自己祖国的都,“在传说中,高塔之都‘洪炉堡’是世界诞生之初的第一座人类城邦,神在这个地方创造了人类,并让人类在城市中生存。洪炉堡顶端的瞭望塔正好与先祖洪炉的第一道圆环平齐,那是通往先祖之灵的阶梯,在这个世界上死亡的每一个人都要通过那第一道圆环进入烘炉并重生为世界的一部分。而高塔王国因为拥有那座塔,所以是最接近世界循环之理的地方。不管四王纷争有多惨烈,这座伟大的城市都从未陷落过。”

    威利所指的高塔便是王城中央那座城堡顶端的塔尖,它上面还挂着一个有上万年历史的天线射器。高塔王国的名号或许便是从这座塔楼得来的,而所谓的“第一道圆环”则是核心反应堆最外面一圈的钢铁结构,那应当是反应堆的冷凝组件,在当地人眼中,这道复杂而精妙的圆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所以四王国的学士在讨论有关先祖洪炉的问题时都要来高塔王国的王都集合?”薇薇安感觉这很不可思议,“你们互相不都是敌人么?其他三个国家的人就这么来敌国都开会?而且你们还让他们进来?”

    “这是古老的神圣盟约。”威利严肃地说道,“没有人胆敢在先祖洪炉下违背誓约,在停战期间,任何人不得在洪炉堡杀人流血。”

    奥罗学士则从历史角度解释这个问题:“高塔王国是上古时代第一王朝的王室后裔,虽然那个王朝已经分崩离析,但王室后裔的血脉不容置疑,高塔王国始终是这个世界的正统,而其他三个王国只是因诅咒才分裂出去的迷途之人罢了。当涉及到世界根本的危机出现,所有王国都必须搁置争议,重新在唯一真王的王座前商议事情,这是必须的。”

    莉莉对这样的八卦特别感兴趣:“高塔王国是当初的正统王室后裔?其他几个国家呢?”

    “铁城邦的祖先是机械师,自由城邦传承自平民、商人和手工艺者,群星堡则是一群学者的后代,”奥罗学士慢慢说道,“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

    “真是古怪的社会,”南宫五月吐了吐舌头,她看到一群衣着花哨、满脸油彩、背后背着人造皮革的人从大街另一头闹闹哄哄地走了过来,忍不住有点惊讶,“这不是之前在路上看到的‘流民’么?他们也进城啦?”

    “不,他们是自由城邦的学士和士兵,”奥罗学士解释道,“自由城邦的人看上去确实和荒野里的流浪者有点像,事实上经常有人把二者混为一谈:因为他们真的关系暧.昧。但自由城邦终究还算是四王国之一,他们的都建立在世界另一头的布隆高地上,这个世界一半的皮革和布料都是从那里的合成厂里生产出来的。”

    尽管高塔王国占据着先祖洪炉旁边的一块“神赐之地”,其他三个王国的王都却也有着自己不可动摇的地位。自由城邦的都在世界另一头把控着御寒之物的命脉,铁城邦的都则是一个被称作“机械核心”的关键要冲,从奥罗的描述中郝仁判断那恐怕是舰内都市的物质回收循环枢纽,群星堡作为四王国中最小的一个,却是学识高塔的所在地,它培养着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奥秘和智慧,四王纷争中,群星堡几乎可以凭借此点保持本土的中立地位。

    四个王国,就这样拥挤着塞在一个一百公里长的封闭世界中,互相之间犬牙交错,势力纠葛,形成了怪诞的复杂局面,很难解释它们是如何在数百至一千年里形成这种情形的,但郝仁相信任何一个聪明的社会学家来到这座避难方舟之后都会抓瞎:这里有着一个癫狂的社会模型,逻辑与常理几乎荡然无存了。

    “然后我们该干点什么?”南宫三八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调查先祖洪炉的情况?”

    “所有学士都要去城堡中面见国王,商讨问题,”奥罗学士抬手指着远处的城堡,“你们可以在城中等待,威利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一些王城骑士从城堡方向走了过来,他们是专门接引从世界各地汇聚来的学士的,奥罗在这些士兵的带领下离开了,剩下郝仁一行和威利呆在原地。

    “我知道行馆在什么地方,”威利晃了晃胸前挂着的一个小牌子,“壁炉城的徽记可以让咱们每人分到一个房间。咱们先休息一晚上吧,今天太迟了,学士恐怕要明天才能回来。”

    薇薇安却突然抬头看向先祖洪炉,望着那些黯淡下来的散热栅格和线圈管道,她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郝仁注意到这点:“咋了?”

    “我刚才突然听到……”薇薇安继续皱着眉,“那边好像有东西在叫我。”(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