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四十六章 血侍
    “叫你?”听到薇薇安的说法,郝仁眉头一皱,“是声音?”

    “说不清楚,”薇薇安的视线在那座巨大的钢铁之山上不断游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像有人提醒我要看着那个方向……但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一些闪电般的想法在脑海中快流转,郝仁隐约猜到那是什么:“神器——看来传说至少有一半是真的。”

    能让薇薇安产生这种怪异反应的东西不多,创世女神直接留下的造物是其中最有可能的一个。方舟遗民的神话传说中曾有一件神器庇护了整个世界,而现在薇薇安就在这先祖洪炉旁边感受到莫名的召唤,谁都忍不住要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看样子这只流亡舰队真的得到了某种庇护,而且这庇护……来自创世女神!?

    威利不明白郝仁他们在说什么,他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了?”

    “你是当地人,你知道怎么进入先祖洪炉么?”郝仁直截了当地问道。

    “当地人?我不是当地人,我是壁炉城出生长大的……”威利下意识地回答了前半句,随后一下子反应过来,“先祖洪炉?!你说什么?你们要进入先祖洪炉?!”

    “不可以么?”南宫三八眉毛一挑,“咱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么?”

    威利脸色都不对劲了,他对眼前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猜想颇多,可万万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会异想天开到要进入先祖洪炉一探究竟:“这是天方夜谭!先祖洪炉是死者才能涉足的地方,从未听说过有活人可以走进那个地方的!踏进烘炉的人会被冥府力量诅咒,全身灼伤,皮肤脱落,内脏出血,最后灼烧而死——你们竟然想进去?!”

    郝仁听到这大为惊讶,他可不知道那些电机组竟然还这么危险,也不知道是当地人的神话传说出了问题还是这艘船的能量炉本身有什么安全措施来禁止访客进入,但他肯定还是要进去的:“就没有别的方法能进去么?”

    威利使劲摇着脑袋:“不可能不可能。这是自杀。而且即便有亡命徒想强闯先祖洪炉也不可能,有血侍昼夜不休地看守着所有的出入口,那些士兵甚至连国王的话都不听,他们只服从使命。你们是了什么疯要去那个地方?”

    年轻人看样子是被郝仁的打算给吓住了。他拼命劝阻一番之后脸上便渐渐带起了惊疑不定的神色。看着一脸无所谓表情莉莉和薇薇安,威利猛然记起这群人的“巫术”和一些黑暗恐怖的传说,他的身体都颤抖起来:“你……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放松,放松点,小子。”薇薇安的双眼中闪烁着微微红光,通过鼓动血魔法的力量强行让威利镇定下来,她的语气缓慢,带着奇妙的魔法力量,“你不想终止寒冬么?而且你看看先祖洪炉现在的样子……它坏了,坏的非常严重,而我们知道该怎么修好它,我们就是为此而来的。”

    薇薇安的血魔法中只有几个小伎俩可以作用于人类精神,但威利是个对魔法一窍不通的普通人,而且意志薄弱。因此毫无反抗便被安抚下来。他双眼一阵浑浊:“但先祖洪炉是进不去的,里面有冥府力量,血侍也不会让你……”

    “那你们的国王把学士们召集过来准备怎么解决反应炉的问题?”莉莉好奇地问,“他们既不知道该怎么从外面修好那东西,也没办法进去,难道就这么看着?”

    威利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猜想,包含着混乱的巫术、被曲解的技术条款、似是而非的机械学知识以及一点点听天由命。其实不用问他,郝仁自己都知道这个世界的人不可能懂得如何修复那个反应炉,就像以往每次反应炉停机一样,学士们会聚集起来对着古代的线路图和电路板吟唱咒语和鞠躬致意。但最终人们还是依靠方舟系统顽强的自我修复才能挺过每次寒冬——然而这次,先祖洪炉上裂开一道长达数公里的口子,这就不是系统重启能搞定的了。

    郝仁原本还计划着让威利和奥罗学士带队,然后自己一行人找机会通过这地方的守卫光明正大进入反应炉内部。这样兵不血刃而且避免了一切意外,但现在看来当地人对先祖洪炉的知识断代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重,最终自己还是得强闯才行。

    “你先自己回去休息的地方吧,我们还有事要忙,”在打听了一些有关“血侍”的事情之后,郝仁拍拍威利的肩膀。让这个年轻人自行离开,随后走向王城一侧的高墙,他之前观察地势,认为那里的一道缺口就是通往反应炉其中一个入口的,“咱们去看看情况。”

    众人在王城繁华拥挤的市街上穿行,向着那道缺口走去。

    四周繁华依旧,尽管不久前这里还生了一次可怕的事件,王城所有人都近距离看到了反应堆的爆炸,但这座城市的街道仍然一如既往的热闹。这个世界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身边的世界时不时出点状况,虽然这次先祖洪炉裂了道口子是有点史无前例,但在庇护所的备用电力启动之后,平民们又都镇定了下来。男女老少在街头谈论着之前那次爆炸的情况,有人在说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说故事来解释这次现象,悲观者与乐观者都聚集起来,但所有人的行动都是一样的:大家聚拢在一起,高谈阔论,用话语驱散阴霾。

    当然,之前那次爆炸给城市带来的实质损伤也不容忽视:当电火撕裂反应炉外壳的时候,有一些碎块被炸裂下来,这些碎块顺着人工重力的方向掉在市区边缘,砸坏了一些房屋,再加上之后电力系统故障引的一系列小规模火灾,王城中能看到很多乱糟糟的地方。士兵和工匠们在清理被毁坏的区域,而且越是靠近先祖洪炉,毁坏就越是严重。

    拜这个世界本身混乱的社会秩序以及被毁坏街区乱糟糟的情况所赐,郝仁他们顺利通过了所有路口,并没有受到什么人关注。最终他们来到了王城角落的一个特殊出口,就像郝仁猜测的那样,在从这个缺口出去之后走上一片高地,他便可以看到远方是先祖洪炉的其中一个入口。

    但那入口设施周围真的有层层把守,一些外形奇怪的士兵在守卫那个地方。那些士兵穿着简陋的皮革护甲,上半身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似乎完全不惧低温,他们的皮肤苍白而病态,肌肉格外达,暗红色的血管透过他们那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显露出来,仿佛红色的纹身般怪异。这些士兵在反应炉入口周围走来走去,时不时低声咕哝一些怪异的句子,声音像是野兽和人类的混合体,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口水甚至还顺着这些人的下巴滴到了地面上。

    郝仁咕哝着:“这就是威利提到的血侍?”

    “……辐射症状,”数据终端偷偷钻了出来,表面光芒涌动,在稍微检测那些士兵身后的设施之后它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本机刚才竟然忘了检查一下这个区域的辐射值——这个反应炉有泄露,在那些金属墙背后的辐射强度高的吓人,而这些士兵常年守在跟辐射源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他们也全都严重病变了!”

    血侍,守卫先祖洪炉的受选之人,他们从四王国最强大的战士家族中遴选而出,是最骁勇善战的年轻人,这些士兵奉命守护先祖洪炉的入口,而他们的身体沐浴在神灵和祖先的光辉中,因而获得了一些异于常人的特质,他们寿命虽短,却一生充满荣光——这是当地人对“血侍”的解释,而接下来是一切的真相——这些只是一群可怜的辐射病人而已,他们最大的战斗力来源于他们那被射线灼伤的外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根本不敢与这种样貌的人为敌。

    “他们挑选最强壮的健康人来守卫这个地方,其实是把宝贵的壮劳力消耗在放射线里,”莉莉眼睛瞪得很大,“这真是……不可理喻。”

    “黑死病最严重的时候,人们热衷于烧死那些懂得用草药治病的女人来阻止瘟疫,”薇薇安面无表情地说道,“而这里的守卫至少还有点必要:那些门后面确实不是活人该去的地方,不管第一个现这点的人是怎么想的,至少他派人把门锁住是对的。”(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