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寒冰与烈焰的审判者
    郝仁就知道自己这边强闯血侍防线的动静肯定会把王城的人引出来——毕竟那王城就是紧挨着先祖洪炉第一入口的,只是他没想到第一个跑出来的竟然是威利。

    事实上威利并不是听到血侍们拉响警报才跑了过来,他在和郝仁一行分开之后没多久便摆脱了薇薇安留下的血魔法影响,这个年轻人虽然懦弱而优柔寡断,但他至少不傻,回去之后稍微一琢磨便意识到自己的新朋友们要去干些不得了的大事,所以他立刻便跑到城堡里通知了奥罗学士,随后便一个人跑了出来。而在半路上,血侍们拉响警报惊动了王城一侧的士兵,威利才跟这些士兵阴差阳错地汇合到一起。

    这位年轻的贵族私生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在看到那些东倒西歪的血侍时,他一下子被惊的差点忘了怎么呼吸:“这……你们这是干什么?!”

    郝仁本来已经准备走进大门了,但在看到威利跑来的时候他还是停下脚步,决定给这个年轻人留下几句话。他略有点头疼地揉着额角:“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么?”

    “你们要破坏禁地?!”威利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虽然觉得自己新认识的这班朋友有些古怪,但他本能地没有把这些人当成坏人——在这个世界的土著眼中,强闯先祖洪炉便是大逆不道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不是破坏,”郝仁看着威利的眼睛,一边顺手把身边最后一个想爬起来的血侍战士拍晕过去,“我们想拯救它——这中间过程复杂,三两句话解释不清,你只要知道一点,这先祖洪炉正面临生死关头,它有严重故障,而我们或许有修复这个设施的办法。”

    “你们会毁了一切!”威利身边一名像是贵族的中年人大声喊道,“先祖洪炉是神赐之物。它永恒不灭,也不需要什么修复!立刻从那地方离开,然后接受神圣的审判,如果先祖愿意宽恕你们。你们还能保下一命!”

    郝仁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的视线还是落在威利身上。这个年轻人的眼神正陷于挣扎之中,他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他认为眼前这些人的举动是离经叛道,但郝仁提到的“故障”和“修复”二字却让他心头泛起涟漪。在那些古老的书籍中,在奥罗学士提起的那些离奇故事里。威利隐隐约约记着有类似的字眼出现过,尽管这个世界的主流声音总是把那些故事视作异端邪说,可威利却对它们非常着迷:这个年轻人有着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不具备的好奇心和接受能力,而这恰好是他不讨人喜欢的原因之一。

    郝仁微笑起来:“威利,你还记着奥罗学士提起的那些古老故事么?”

    威利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后脸色一暗:“我是个让家族蒙羞的人,只会对那些故事着迷。”

    “真实的世界比故事里最古老的部分还要辉煌,”郝仁抬头看向黑暗中的先祖洪炉,那些散热栅格上巨大的金属叶片在远方灯光的照射下偶尔反射出一点微光,“这个世界绝不只有这片狭窄逼仄的古老穹顶。世界的尽头也不是这层沉重的金属。先,我们会让这个城市重新运转起来,然后,我就给你看看真正的世界是什么模样。到那时候你就会知道,你的进取心和求知欲绝不是缺点,它们是你这个族群中最宝贵的特质。”

    威利半懂不懂地听着,而他身边那个来自王城的贵族官员却对郝仁的话非常不耐烦,这位贵族老爷只看到一群野蛮人想要破坏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地方,于是他一挥手,身后的士兵们便整齐上前一步。

    “弓弩手就位。预备——”

    “你知道么,根据我的经验,跟原始部落和城邦谈判的时候用另一套模式更有效。”薇薇安挑了挑眉毛,微微偏头在郝仁耳边说道。随后她轻轻打了个响指,四周顿时寒风呼啸。

    血红色的光芒从薇薇安双眼中弥漫上来,她身边环绕起带着血腥气的冰冷之雾,狂风呼啸,寒霜降临,迅降低的温度让人瞬间产生了如坠冰窟的错觉。王城士兵们的武器和甲胄上以肉眼可见的度凝结出一层冰霜。而冰霜正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最为恐惧的事物。在所有士兵被这极寒气息吓的惊慌失措的时候,薇薇安的声音刺破寒风传来:“那么就用你们可以听懂的话来说吧——冰女巫将对这个世界进行最后一次裁判!我们将对先祖洪炉中的柴薪进行清点,这个世界是将陷入永恒的寒冬,还是从此摆脱寒冷的轮回,一切将在今天做出定论!”

    郝仁的话或许对威利有效,但薇薇安的威慑却能震慑现场的每一个人。惊恐的呼声立刻便从四面八方传来,那些王国最优秀的战士也在寒冷中瑟瑟抖地把兵器掉在了地上:“冰女巫!冰女巫降临了!”“是传说中的终末寒冬,终末寒冬来临了!”“先祖啊,我们完了!”

    郝仁感觉胸前口袋里一震,数据终端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你本应是这个宇宙最货真价实的神棍,但关键时刻你还不如家里的蝙蝠精。”

    “别闹,我只是当神棍,可薇薇安是真被地球人当神仙供过的,这工作经验都不是一个量级,”郝仁撇撇嘴,他虽然这次反应慢了薇薇安一拍,可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当下便顺手拽着莉莉往前一推,小声吩咐,“火之高兴!”

    莉莉愣了一下,不及多想便下意识地把自己的火焰爪子召唤出来,郝仁趁势抓着莉莉的手往空中一举,而旁边的薇薇安也很配合地稍微收敛寒气。

    人群顿时一阵喧哗:“火女巫!?竟然还有火女巫!”

    “这个世界的命运就由她们裁定。”郝仁板着脸神神叨叨地撂下一句,给那些迷信而无知的士兵和贵族留下无穷遐想空间,随后扭头便走,大踏步地迈入了中枢控制站的入口。

    而在薇薇安和莉莉转身之后,那些沉浸在惊恐、迷惑、激动中的士兵和贵族们则异样平静了一瞬间,随后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起的头,开始66续续有一些人虔诚地跪拜下来。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碎布袍的光头男人高举双手大声呼喊着,就仿佛突然间得到什么启示似的:“寒冰与烈焰的审判者!这些人代行神灵的意志,这个世界的终极命运就要被揭示了!”

    一层层的士兵跪拜下去:“寒冰与烈焰的审判者!寒冰与烈焰的审判者!”

    南宫五月因体型庞大而走在最后面,她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阵阵声浪,海妖姑娘听着一愣一愣的,她回头看了一眼,突然也随手变出一些漂浮在空中的小冰球,接着略有点不好意思地甩甩尾巴:“其实我也挺厉害的,你们看我也能弄出冰……”

    人群再次哗然,然后更加敬畏地跪拜,贵族和学者们高声呼喊着:“长条形的冰女巫!长条形的冰女巫!”

    这个世界没有蛇——于是大家一致认为南宫五月是个长条形的冰女巫。

    南宫五月:“……”

    海妖姑娘绿着一张脸钻进中枢控制站,用尾巴将厚重的金属门使劲关上,门外的声浪被阻挡在厚厚的金属后面。郝仁看了看五月的脸色,决定接下来至少一个星期不提“长”和“条”俩字了。

    “咱们是不是一开始就该这么办?”莉莉还有点亢奋,她挥舞着自己的火之非常高兴,刚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让这姑娘兴奋不已。

    “一开始没想到,要不是情势所需我哪能灵机一动啊,”薇薇安撇撇嘴,接着有点不太放心,“郝仁,你说咱们这样真能把那些人彻底镇住?”

    “王城里的聪明人可能会反应过来,”郝仁无所谓地摇摇头,“但那没什么关系,你们看外面那些人现在是不是暂时懵逼了?”

    莉莉和薇薇安一块点头。

    “所以这就妥了,至少暂时不会有乱子,而且咱们已经跨过放射临界区,不会再有人进来骚扰了,”郝仁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去,“让我想想……如果没错的话,控制室应该是这个方向,先去看看情况吧。”(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