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水晶牢笼中的囚犯
    在和三位守护巨人详谈了有关星空之民的很多事情之后,郝仁意识到这些守护者对那个古老种族的了解其实相当有限——星空之民曾经在宇宙中到处游荡,甚至在创世女神开始研究怎么捏小人的时候那些光团还是宇宙里的常见访客,但在那不久之后,星空之民便渐渐减少了活动,等到穆鲁这样的巨人诞生,星空之民已经几乎不再露面,他们成了个类似“宇宙怪谈”的神秘种族。守护者的主要职责是看护女神创造出来的凡人物种,他们本来就对原生种族和亘古者不甚关心,在星空之民集体隐世之后,守护者当然也就更不关心他们了。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星空之民在那之后就始终保持着神秘低调的姿态,直到创世女神陨落之后,他们才突然又冒了出来,开始满世界地收拾守护者们留下的烂摊子。

    而这似乎与他们原本的“形象”不太相符,作为一群隐世生物,他们原本是对物质宇宙和普通种族很不关心的,并且他们本身也不在灭世天灾的猎杀名单中,这样一群隐士,为何突然开始热衷拯救苍生了?

    等郝仁跟守护巨人们讨论完之后,伊扎克斯瓮声瓮气地开口了:“你们有没有现,那些星空之民好像对‘女神陨落’这件事早有预料?”

    穆鲁他们对郝仁一行现的星空之民线索并不太了解,所以这时候异口同声:“这话怎么说?”

    “流浪星球,霍尔莱塔,方舟舰队,这三个文明之间相距成千上万光年,”郝仁抱着胳膊,“但他们几乎是同时接到了灭世天灾的警告,而且根据已有情报,宇宙中其他接到警告的种族还有很多。另外星空之民还第一时间进行了各种救助和支援——虽然并没有完全产生效果,但他们的措施多多少少都有点作用。这说明他们早就做好准备了。”

    这时候一阵很大的“吱吱嘎嘎”响声突然从上方传来。郝仁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才现原来是列门杜萨正在握紧拳头,守护巨人满面怒容:“你是说,他们早知道有人要弑神?!”

    “只是个猜测。而且星空之民行事诡异,他们的世界观也跟普通种族不一样,很难说他们的举动是不是故意的,”郝仁赶紧摆手让列门杜萨冷静一下,“况且咱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太少了。随便给人家的行动定性不好吧?”

    列门杜萨深吸几口气,他知道郝仁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最后还是冷静了下来。

    “现在的关键是不知道星空之民这个种族还在不在,”薇薇安叹了口气,“他们虽然强大,但并不是疯狂长子的对手,自保都是勉强。自从女神陨落后到处跑着通知各族避难,他们已经一万年没消息了,现在该上哪找他们去?”

    郝仁心中莫名又出现了那句话:群星的边境遍布黑暗之音。

    “群星边境的黑暗之音……”郝仁看向列门杜萨,“你们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么?”

    “大部分种族对宇宙的解读总有很多谬误。视其文明层次不同,一些很简单的宇宙现象也会被他们用很复杂的隐喻来解释,群星边境指的可能是某个银河的边缘,也可能是大星系群的边界,黑暗之音更是没法推测了——宇宙处处充斥着黑暗,谁知道他们说的是哪个黑洞还是异常空间现象,”列门杜萨摇着头,“但我想如果要找星空之民的话,至少有个大方向是肯定的:向着最古老的星系前进。他们是这个宇宙中最早觉醒的生物,他们的家园应该位于宇宙中央星系团的最深处。那里是这个宇宙最先演化的部分。”

    郝仁很惊讶:“那里还有生命存活的环境么?”

    “只有一片灰烬,虽然我没去过,但我知道那里所有的天体都已经燃尽了,连恒星坍塌之后重组的新恒星也已经燃尽。不再有任何新的天体诞生,只有一片灼热焦黑的物质团,毕竟那是宇宙最古老的区域。但星空之民应该仍能在那种地方存活:他们从太初存活至今,应该早就适应各种极端环境了。既然宇宙里其他地方找不到他们,那就去宇宙中心的灰烬堆里找找看。”

    “那可是一片险地……”数据终端嘟哝着,“机群还没有朝那个方向派过探机。”

    “无人机从来没去过中央星系团么?”

    “当然没去过。那里是恒星墓地,宇宙最先烧尽的地方,那里根本没有生命,创世女神也没朝那个方向播种过,无人机群自然不会过去,”数据终端晃晃身子,“而且说实话,那里也太远了,依照机群现在一边盖基地一边拓展的度,大概要很多年后才会把机群边界延伸到中央星系团的范围。”

    郝仁想了想:“让机群先派几个先锋织巢者过去,在中央星系团建造一批分支机群。”

    在谈完有关星空之民的事情之后,郝仁长出口气,随后嘴角微微翘起来:“话说咱们那位囚犯已经在这儿关挺久了吧,现在他情况咋样了?”

    穆鲁哼了一声:“倒是个硬骨头。前日我远远地看了他一眼,他还是那副模样,既无愧疚之心,也无悔改之意,而且任何精神上的施压对他似乎都没效果。”

    “完全没有效果么?”郝仁眉毛一挑,“我给他设计了那么多……我亲自去看看。”

    晶核研究站,监狱区。

    这里一如既往的戒备森严,而整个偌大的监狱区中仍然只有那唯一一个囚徒。在数道光芒围拢成的囚室中,被捕获的“逆子”战俘正躺在地上静静沉睡着,他还是那副金灿灿的拉风打扮,多日的囚徒生涯和精神损耗似乎并没有让他变得颓废狼狈多少。一些出微光的奥术结构体和自律机械正在这名囚犯身边飘来飘去,这些“狱卒”在空中编织着一张模模糊糊的光网,将囚犯整个笼罩其中。

    郝仁一行站在囚室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况,“滚”上前用爪子小心翼翼地挠了挠那层光壁:“大大猫,他在干嘛?”

    “接受审讯,”郝仁弯腰拎住“滚”的领子把猫姑娘拽起来,“说多少次了平常要直立行走——这人正在接受各种刑讯逼供,然而目测……”

    他说着看了旁边的水晶控制台一眼,上面显示着囚犯的精神状态。

    “然而目测并没有什么卵用,这家伙的精神坚韧的简直像是钢铁。”

    “我看他就是在睡觉。”猫姑娘嘟嘟囔囔。

    郝仁知道这只猫的理解能力也就比豆豆强点有限,所以也懒得跟她解释。

    之所以用眼前这种方式来审讯囚犯,是因为对方完全不怕肉.体疼痛,连伊扎克斯的灵魂折磨对逆子的效果都极其有限,所以郝仁只好把审讯过程转移到囚犯的心灵层面,他想要通过打开心理漏洞的方式从对方意识深处挖出些信息,为此他还请卓姆帮了不少的忙,利用长子特殊的精神力量建立起了一整套复杂系统。目前为止这套系统本身是正常工作的,唯一的问题是——那名囚犯即便在潜意识层面都像磐石般顽固。

    在囚室旁边的水晶控制台上,全息投影正显示着那名囚犯所经历的心灵幻境,他身处一座炼狱之中,饱受岩浆灌入血管的可怕痛苦,随后又被置于无休止的战场之上,面对无穷无尽的强敌和足以让普通人放弃生命的疲惫,偶尔他会被送入一个温和甜美的美梦之中,但这个梦境转瞬即逝,以更加残暴扭曲的方式瞬间化为噩梦。但不管这些幻境如何碾压过来,受刑者仍然心如磐石,没有丝毫动摇。

    甚至就像没有心一样。

    “说白了……还是老套的刑讯手段,”郝仁看着全息投影微微摇头,“没啥创造力。”

    数据终端也挺无奈:“但空间站主机已经用上了各种神话传说中出现过的绝境炼狱,伊扎克斯这个大恶魔的所有点子也都用上了。”

    郝仁皱了皱眉,伸手摸向控制台旁的一根水晶棱柱:“我来试试——直接连入这家伙的精神世界。”

    (元旦快乐,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了,不投两张月票庆祝一下么~~~)(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