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六十三章 真实
    爆炸轰鸣,地动山摇。

    整个晶核研究站的体积几乎有一颗小型星球那么大,然而在数百艘“逆子”战舰的集体轰炸下,这个庞大的太空建筑仍然产生着可怕的晃动。空间站的每一个舱段都回荡着吓人的爆裂声,巨大而坚固的水晶穹顶和棱柱在震动中出令人牙酸的吱嘎怪响,各种充盈着能量的水晶在过载中纷纷爆裂,走廊中弥漫着刺鼻的怪味,以及仿佛雾气般飘动的奥术能量。刚刚获得自由的囚犯跟在一小队战斗精英身后向着最近的出口冲去,他身边则是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军官。

    一路上,这只小小的队伍经历着乎想象的艰难战斗,阻拦他们的并非郝仁一行,而是空间站中那些自动激活的警戒单位:有仿佛光凝胶一样的奥术守卫,也有挥舞着无数金属触手冲上来的自律机械,还有从各种墙壁和房顶上突然冒出来的哨戒炮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着乎想象的战斗力,精锐的战斗兵在对付这种看似杂兵的无人单位时都付出了巨大的伤亡,等他们终于冲到一条弹射通道前、能隐隐约约看到外面的宇宙星空时,队伍里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还活着了。

    “可恶……这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那名手执权杖的军官捂着胳膊低声咒骂,“这个宇宙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势力……”

    “他们恐怕来自另一个世界,”囚犯回想起郝仁一行的怪异力量,语气急促地提醒道,“我听他们谈起过穿越宇宙之类的话题——千万小心,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我抓回去。”

    “先活着从这里出去再说吧。”军官咕哝了一句,领着剩下的人飞快地向着出口跑去。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感觉脚下的走廊地面传来一阵特殊的晃动。

    整个走廊两侧的墙壁和上方的天花板竟然同时开始变形,然后缓缓地闭合起来。

    “他们要封锁这个地方了!”军官一声大喝,“所有人,快快快!立刻从这里出去!!”

    即便是自视为神的“逆子”种族也有趋生避死的本能。在大祸临头的压力下,每一个人都爆出惊人的度。囚犯自己甚至都没想到自己在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囚禁和精神折磨之后竟然还保留着这么好的体力,他升到空中,用尽全力向前飞去。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正在不断挤压过来的走廊墙壁和天花板在他的视野中飞快倒退,变成一连串模糊不停的幻影。有几道光束从身后飞来,他还听到了伙伴们临终前的惨叫,可能是那种长满触手的奇怪机器人追到了这里。但他没有回头——回头又有什么用呢?只能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所以他拼命向前飞去,最后十米,最后五米,最后一米,下一瞬间,逃出生天。

    他穿过一层薄薄的光膜,这层光膜应当就是空间站的内外过滤屏障。在进入宇宙真空之后,他才长长地松口气,而他脑海中则传来那位将自己救出牢笼的军官的声音:“看样子只有咱们两个活下来了。”

    刚刚获得自由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将自己囚禁至今的空间站,并寻找着自己逃出生天的地方。他看到一扇刚刚闭合的闸门。一些淡金色的血液正从闸门的缝隙中喷溅出来,在太空里形成一片冷凝的雾气。

    而在他身后遥远的太空中,巨大的金色战舰仍然在不断轰炸着空间站那似乎坚不可摧的淡蓝色能量护盾。

    一艘小型穿梭机从舰队方向疾飞而来,这艘穿梭机有着仿佛弯曲龙虾一样的怪异形态。军官碰了碰囚犯的胳膊:“先离开这里吧,到飞船上我再跟你解释现在的情况。”

    囚犯点了点头,但在看到穿梭机的时候忍不住冒出个疑问:“嗯?行星突入型号的战机?怎么用在这里?”

    “……这个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你疑惑的地方还多呢,”军官摇着头,“那场战争已经是一万年前的事了。”

    他们乘上穿梭机,在友军炮火的掩护下终于回到了母舰上。当踏入母舰、看到母舰里那些眼熟的装饰与浮雕的一瞬间。两个人才同时松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舰队立刻开始撤退,庞大的金色战舰就像来时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跳入了翘曲空间之中,当外面的宇宙星空化为一片黑暗之后。军官才看向自己刚刚救下来的这名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纳库鲁,”刚刚获得自由的男人正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下意识地答道,等回答之后他才想起来询问眼前这些同族的来历,“你们是从哪来?还有这庞大的舰队……难道我族仍然昌盛?”

    “我很好奇那座空间站里的人是怎么跟你说的。”

    “那些人说我族已经在神罚的光辉中灭绝,”纳库鲁皱着眉。“他们还说那已经是一万年前的事情,因苏卢恩之门被时空乱流吞没,我被凝滞了一万年。”

    “他们后半句没说谎,”军官点点头,“现在确实是一万年后。至于我们……这个说来话长,等回到驻地之后我会让你看看我们现在剩余的力量。那场战争确实几乎毁灭了一切,我族受创严重,残存下来的技术和族人也大多扭曲了。”

    说着,军官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因此当我们得知苏卢恩之门突然出现,并且在那里现了时空歪曲的迹象以及你的线索时,所有人都欣喜若狂,你如今是我们无价的宝物,你亲身经历了那场战争,你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纳库鲁听到这名军官的说法之后禁不住有些呆滞,他曾经从俘获自己的那些人口中听过“一万年”和“时光扭曲”的说法,但他对此始终半信半疑,然而现在,这可怕的说法被自己的族人证实了。

    军官注意到纳库鲁的迟疑,他伸手在对方肩膀上拍拍:“你应当牢记我族的骄傲,不要被这些挫折击败。现在我们需要重建当年的辉煌,你所知道的每一件事对我们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

    纳库鲁疑惑地看了看对方拍自己肩膀的动作,慢慢点头:“……我当为重建新神文明贡献全力。”

    随后他又赶紧提醒道:“另外你们也要小心那些住在水晶空间站里的人,虽然这次他们吃了亏,但他们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那些家伙有我从未见过的力量,而且那空间站只是他们庞大势力的一小部分。他们的领身上还带有让人厌恶的气息,那气息似乎隐约和旧神有关。”

    军官只是简单嗯了一声,便带着纳库鲁向母舰深处走去。一路上,纳库鲁现这艘船里的人非常少,而且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互相之间也没有任何交谈,他对此不禁有些好奇:“如今‘圣灵’级别的母舰上都只有这么点人么?”

    “那场战争让我们伤亡惨重,即便活下来的人也受到了女神诅咒的影响,一万年来,我们的人口几乎一点都没能恢复,”军官含糊解释着,“所以我们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一万年前的勇士们是如何对抗了女神的力量,我们必须赶快重获这种对抗神性的能力,否则我族迟早会在诅咒下灭绝的。”

    “女神的诅咒?”纳库鲁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而且你们连当初那场战争的根本都不知道了么?”

    “嗯,女神的诅咒,那诅咒不但夺去生命,还让族人们记忆和思维错乱,活下来的第一代人很快就在狂乱中死去了,没能留下太多知识,”军官简单解释道,“当年勇士们到底是怎么解决了神性的问题?我们从当年留下的装备里找到了对抗神性的符文,但那些符文只能对付女神残留的兵器,却无法对抗女神本身,这令我们很困惑。如果没有某种额外的强大力量,一万年前的勇士是怎么杀死神的?”

    “宇宙根源已经背弃了你们么……”纳库鲁的声音中带着奇怪的语气,“不对啊……祂已将神力植入我族灵魂之中,我们对神性和神系魔法的抗性应当是永久的……”

    “宇宙根源?”军官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半阶,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重新板起脸,“我们只知道这个名字,却几乎完全不知道祂的来历了。”

    “如今的族人们难道都听不到那个声音?那个来自世界之初的伟大声音?”纳库鲁突然停下脚步,他脸上的表情急变化着,终于慢慢阴沉下来,“我一直感觉很奇怪……”

    “我能理解,毕竟你和我们之间相差了一万年的岁月,”军官若无其事地点点头,“我还是带你去见舰队的领袖吧,他也有很多问题想问你,比如当初杀死女神的那把剑的下落。”

    纳库鲁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地停在原地,军官见状皱起眉:“怎么了?”

    “我承认,小瞧了你,”纳库鲁盯着“军官”的眼睛,“你竟然会如此狡诈。”

    在纳库鲁对面,郝仁摊开双手:“我从什么时候开始露馅的?”

    (这两天可能是单更……(>_&1t;))(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