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九百八十七章 捡回来
    猎魔人似乎真的都不见了。

    郝仁在柳生和赵玺上班的地方扑了个空,虽然没有直接见到他们俩的人,但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猎魔人集体撤离的情况并无虚假。他领着“滚”原路回家,一路上心中不停犯着嘀咕:短短半个月前,猎魔人那边还丝毫没有异状,再往前一小段时间,他甚至还跟着哈苏他们一块去美洲探索了秘境,而现在距离当时也不过这么短的时间,猎魔人内部究竟生了什么?

    一个彻底终结神话时代的强大种族,一个在地球上毫无天敌的人集团,为什么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不声不响地集体消失了?是生什么大事把他们全都调走了么?

    “啧,咱们前阵子正好在忙方舟舰队的事,完全错过了猎魔人的线索,”郝仁咂咂嘴,在脑海中跟数据终端嘀咕着,“现在人都跑没了,再想追查可就抓瞎了。”

    “他们总不至于凭空消失,既然是大规模撤离的,总该留下蛛丝马迹才对,”数据终端在郝仁脑海中说道,“本机建议释放一些能量探测型的探针,猎魔人活动之处必然留下莱塔符文的能量场,大概可以判断他们的转移路线。”

    “嗯,只能先这么办了。反正我是不愿意用地球上这点事去找渡鸦求援……指不定她老人家会怎么折腾呢。”

    郝仁一边在脑海中跟数据终端商量这些事情,一边揣着手领着“滚”走在南郊的陈旧老巷里。他本来是开着车出门的,但回来的时候就把车收了起来,像这样边走边思考问题,他觉得自己更能集中精神——虽然这种思考习惯并不值得推广,但谁让他现在也算个人呢。而滚则缩头缩脑地跟在郝仁身后,猫姑娘显得有点打蔫:虽然在市里的时候郝仁给她买了两串烤鱼,但这只猫这时候仍然有点后悔跟着出来,她开始怀念自己暖洋洋的沙垫了……

    南郊地处偏僻,人烟稀少。连带着这里的地温也比市里要低很多。市里道路上的积雪基本上都化个差不多了,南郊的老街旧巷里还是积雪没过脚面,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直响。郝仁踩着雪往前走,回头看了滚一眼。确定这只猫娘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既没有乱跑也没有四脚着地,于是低头继续想事情。而在距离他们俩不远的路口上,几只流浪猫正在一个垃圾箱旁边打的不可开交,似乎是为了争抢一点点残羹冷饭的归属权。

    滚的注意力不由自主便被那边流浪猫的闹腾给吸引过去。她抬头愣愣地看了那边一眼,垃圾箱和流浪猫的影子倒映在她的眸子里,慢慢地便和一些模糊而遥远的记忆重合起来。她好像看到了若干年前,自己还是一只黑白小野猫的时候,那时候她也曾靠着这样的垃圾箱过活,在冬天和那些强壮又饥饿的流浪猫狗们拼命厮打,争夺一点点饱腹的残羹冷炙,每个下雪的冬夜里便蹲在冒着一点点热气的地热井盖上取暖,以此度过一天又一天。

    尽管那时候的她并没有“生活艰难”这样复杂的思想,但寒冷和饥饿还是笼罩着她的猫生。那几乎是她过去对“冬天”这个季节的唯一记忆。

    直到后来,一个奇奇怪怪的大猫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递给她一串味道怪怪的小鱼干,她的寒冬便结束了。

    在郝仁思考一些事关世界和平的大事时,滚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肚子不饿身上不冷,她看着路口的野猫好一会,便突然转过头用脑袋使劲地蹭着郝仁的胳膊,喉咙里一个劲地呼噜起来:“呼噜……咕噜……”

    郝仁被这只猫娘突然的神经质举动给吓了一跳,思路一下子就断了:“诶诶,你干嘛呢干嘛呢……”

    “滚”用力蹭了半天。差点把脑袋上的软帽都给蹭下来,这才抬头:“大大猫你也好萌好可爱的!”

    这是她所知道的唯一一句“赞美”,虽然并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但她把这句话牢牢记住了。

    “你神经病啊。”郝仁使劲摁着滚的脑袋把她推开——虽然在家里的时候他并不介意被猫姑娘这么蹭来蹭去,但要是在大街上那就很有问题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憨货迎着风走了一路,现在有点流鼻涕,一阵猛蹭下来那是连鼻涕带口水地往他胳膊上抹,这谁受得了。“突然这是干嘛呢?”

    “滚”上蹿下跳地在郝仁身边拱了半天,就开始思考着是不是应该躺在地上让对方挠挠自己肚皮了,因为她印象中对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挠过自己的肚皮,这让她有点挫败感。不过在她行动之前郝仁就看出这货想干啥,赶紧一把抓住猫姑娘的领子:“你要敢当场躺地上,我断你一星期的小鱼干!”

    拜这只突然神经的猫妖所赐,郝仁刚走到一半的思路也完全断了,他只好拍拍“滚”的脑袋,拽着傻猫朝家的方向走去:“回去把柳生和赵玺的情况跟薇薇安说一声吧,看她有什么看法。”

    他一边说着,眼角的余光同时注意到了街角的垃圾箱,于是顺手揉着“滚”的脑袋:“不准翻垃圾箱……”

    他话音刚落,就见到远处的高空中一道白光骤然闪过,随后一个大活人便凭空出现在半空中。这道身影身边环绕着一片破碎的符文,那些符文在空中闪烁了几下便纷纷消散,而身影的主人则笔直地向下落去,“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那巨大的铁皮垃圾箱里。

    垃圾箱周围的野猫们顿时一哄而散。

    “卧槽天降活人!”郝仁登时大吃一惊,要搁两年前他这时候肯定掏出手机拍照微博,但现在经过各种自然现象的洗礼,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赶紧跑过去看看那人的情况。

    郝仁三步并作两步窜到垃圾箱前,探着头向里面看去。由于天气寒冷,垃圾箱里的东西也难以腐败,所以倒是没什么难忍的气味传出来,他探头向里面看去之后只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留着一头银白长的女孩子躺在里面,尽管脸挡住了,但身影看着格外眼熟。

    而且那身装扮……明显是个猎魔人!

    郝仁赶紧弯腰伸手,把半个身子都探进垃圾箱里去拽那位银姑娘,滚见到这个情况顿时感觉猫生观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她连蹦带跳地在旁边嚷嚷着:“你刚说了不准翻垃圾箱!”

    看样子今后郝仁很难再理直气壮地教育这只蠢猫了……

    郝仁没搭理蠢猫在旁边的捣乱,他费了挺大劲才把那从天而降的姑娘拽出来,结果目瞪口呆:“白火?!”

    这个从天而降的女性猎魔人赫然就是白火,怪不得身影看上去如此眼熟。然而她如今的状况实在令人大吃一惊:猎魔人少女面无血色,身体冰凉,遍体鳞伤,一种异样的、泛着淡白色光泽的“血液”浸满了她的战衣,看上去简直想要把血流干一般。郝仁把手指放在她的鼻子下面,感觉到微微的呼吸之后才终于松口气:“万幸……还活着,而且幸亏掉到这里面还软和点。”

    “大大猫大大猫,让我看看!”滚在旁边蹦来蹦去地往前拱,终于看清白火的面容之后顿时惊呼起来,“呀!认识!她也被人扔了么?她妈妈一次生太多啦?”

    “她又不是猫崽儿,”郝仁小心翼翼地把白火横抱起来,斜眼看了蠢猫一眼,随后确认一下周围没有人目击到这自然的一幕,便在脑海中呼叫终端,“直接传送回去。”

    此刻莉莉和南宫五月正在沙上抢电视,而薇薇安则正忙着收拾屋子,一道空间门便突然在客厅里打开,郝仁风风火火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莉莉被吓了一跳,随后立刻咋咋呼呼地嚷嚷起来:“房东你回来啦?中午饭吃了没?还剩点面……诶呀这是白火?!她怎么这样了?”

    “滚”比郝仁还积极:“跟我一样是从垃圾箱里捡的!她也被人扔了!”

    莉莉:“?”(未完待续。)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