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64章 改造床弩(下)
    床弩、八牛弩在李承乾看来实际上其实就特么是一种东西,区别在于一个是单弓,一个是三弓。

    就威力来说李承乾认为不怎么样,毕竟在宗正寺的时候见过床弩的射,只是砸破外墙的一点墙皮而以。

    不过在老程用单弓床弩毁掉了将作监半座假山之后,李承乾就完全改变了最初的想法。

    “小子,千万不要瞧不起这东西,当初如果不是你的那个棱堡用的是混凝土,嘿嘿,怕是早就给砸的稀巴烂了。”洋洋得意的老匹夫毁掉半座假山之后,毫无一点愧疚之色,丝毫不顾一边快要杀人的柳敏。

    李承乾知道老程说的没错,除了大唐,这个世界只怕还没有人意识到混凝土这种东西的可怕,也有就是说,床弩依旧是一件攻城的利器,而且威力并不小。

    “我知道它很厉害行了吧。”现自己陷入误区的李承乾很快纠正了自己的态度,只是很快就坏笑着扭头对想要杀人的柳敏说道:“老柳,过来把这东西拆了。”

    “等等,你想干嘛!”原本想要继续吹牛逼的老程被李承乾吓了一跳,连忙止住柳敏等人。

    右武卫一共就几十架床弩,程妖精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同意李承乾拆一架,这要是拆坏了,老程还不得心疼死。

    “放心吧,这东西就是这里造的的,拆不坏。就算是拆坏了,大不了赔你一架好了。”李承乾笑着把老程拉倒一边,同时对着柳敏等人一挥手,示意开工。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可别耍老程,到时候多出两个零装不上。”程咬金脸上带着一丝犹豫,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你就放一千二百个心,这东西的改造并不复杂,除了麻烦一些没有太大问题。”

    在后世,损友帮李承乾修电脑时,对心碎的他说过类似的话。

    所以李承乾认为现在的老程应该同当时的自己一样,需要这句话来安慰。

    至于老程听完之后会不会心头一紧,这个不是李承乾需要关心的问题。

    改造过程的确如李承乾说的一样,不复杂复杂,但却很麻烦,柳敏等人足足忙碌了一整天时间,为的只是在摇臂位置加一套滑轮组。

    “就这样?这就完了?”老程围着重新组装好的床弩转了两圈,皱眉问道。

    “对,第一步改造完成了。”李承乾点点头,缓缓走近装配好了的床弩。

    “绞,绞轴呢?”程咬金吃惊的指着现在空空如野,原本用来绞动牵引绳,拉弓弦用的绞轴位置说道。

    “这不就是么。”对老程甩了一个土鳖的眼神,李承乾走到一个类似于现代方向盘的圈盘位置,在老程惊讶的目光中转动起来。

    随着弩弓不断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粗大的弓弦被一点点的拉开,渐渐越长越大,直到最后出‘咔哒’一声,挂入扳机之中。

    “这这,这……”程老货嘴巴长的能一口吞下两个鸡蛋,结结巴巴的指着李承乾‘这’个不停,一对硕大的眼珠子几乎快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

    “嘭”柳敏放进床弩的弩枪随着板机的扣动,向着另一半没有塌掉的假山扑了过去,巨大的坍塌声中,将作监的假山终于彻底消失于人间。

    “不可能,这决不可能,这东西怎么可能一个人操作。”程妖精被巨大的声音惊醒,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看看床弩,又看看李承乾等人,破锣一样的声音在将作监上空不断回荡。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程伯伯,您要学会相信自己的眼睛。”李承乾带着一脸怪笑对程咬金说着,心中暗叹这个时代没有照相机,否则把老程刚刚的表情照下来,一定能卖不少钱。

    “不,这东西不是一个人能用的,你们刚刚肯定在骗老程。”程咬金经过刚刚的暴走,此时已经冷静了许多。

    不过……,就像驾驶T34坦克的驾驶员突然见到T64,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东西可以不用人来装填炮弹一样,老程也同样不相信单弓床弩可以只用一个人操作。

    “程伯伯亲自试试不就好了,何必在言词上争论。”李承乾指指放在一边的床弩。

    不管从哪一方面说,李承乾都不想和一个鸡兔同笼都算不明白的老货讨论工程力学的问题。

    “你真的没骗老程?”程咬金走到刚刚李承乾站的位置,把手放在那个‘诡异’的圆盘上,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李承乾向后退了两步,把自己的双手举起来,示意自己绝不碰任何东西,然后对程咬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狠狠在自己手心啐了一口,再酝酿一下力气,老程终于是把手放到了圆盘上,然后学着李承乾的样子一转……。

    盏茶时间之后,将作监的假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堆碎石,程老货才算是放弃了对它的摧残。

    “小子,你,你过来。”玩够了床弩的老程神色有些复杂的把李承乾叫到一边。

    “怎么了?”李承乾迷惑的问道。

    “这些话老程其实并不应该说,所以老程只说一次。”老程的脸色很严肃,眼中神色很奇怪。

    “伯伯有话尽管说,承乾洗耳恭听。”见程老货难得严肃一次,李承乾也收起脸上的嘻笑。

    “小子,你,你要时刻记住你太子的身份,此等低贱之事,可一不可再,今后不要再摆弄这个东西了。”老程心思灵巧,但却不善言词,学不会长孙无忌的那种斯斯文文的说话方式。

    不过老程这话说的确实一点没错,堂堂太子操持贱业,的确太损声望,历来太子出纨绔、出枭雄,却决不出工匠。

    李承乾明白老程是好意,而且感觉上,老程这话说的好像多多少少有些选择站队的意思。

    想想老头子还要在位二十年,李承乾又觉得老程不是在选择站队,必竟这些混迹朝堂的老狐狸都特么快要成精了,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站到自己这一边。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