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72章 养鸟的胡商(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蛤蟆’一样的王成虎围着一座座巨大的坊市追一只鸟,结局几乎不用猜都能知道。

    所以当王成虎吐着舌头从街角转回来的时候,李承乾一点都没有奇怪。

    “东,东市。那只鸟在东市落下去了,再没有飞起来。”王成虎喘成狗,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走吧,找人去。”李承乾点点头,原本他就没指望王成虎能把鸽子给抓回来,能有个地点就已经不错了,至少他不用把整个长安城给掀过来。

    “找,找谁啊?”挠着锃亮的光头,王成虎问道。

    “先回右卫率,然后‘武林盟主’令,招群雄议事。”想到当初图乐呵搞出来的什么武林大会,李承乾就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长安城被闹腾的鸡飞狗跳墙,一个个纨绔被从各种奇葩的地方找出来,然后汇聚到太子右卫率。

    “高明,你这闹的是哪一出儿?”程处默是从青楼里被弄出来的,酒至半酣正打算乐呵一下的时候,被揪出来的。

    “是啊表弟,这么大动干戈,又要抓倭人了?”长孙冲在一边搭腔问道。

    “别说那么多,兄弟们来齐了没有?”李承乾打算把东市掀过来找一只鸟的事情有些荒唐,所以不得不把这些纨绔们都纠集起来,来个有‘难’同当。

    “差不多了,思文那小子现在应该在弘文馆,出不来。”李勣家老大李震大体上扫了众纨绔一眼,说了一下自家二弟的去处。

    “那就不等了,一会儿留个人,通知一下没赶过来的兄弟便好。”李承乾点点头,来了十几个人,用来背黑祸差不多够了,没必要再等下去。

    “高明,到底什么事儿?”老尉迟家的二小子尉迟宝琪嗓门倍儿亮,说话间震的屋顶上瓦片都跟着‘哗哗’作响。

    “不瞒几位兄弟,今日小弟有一场造化想要送与几个兄弟。”李承乾摆摆手,压下一众纨绔的议论之声。

    然后便是凭借一张利嘴及口中三寸不烂之舌,描述了一个打入大唐内部,窃取大唐文化、科学知识邪恶组织。

    末了说道:“这个组织传递信息的方法便是用一种白色的鸟类,会出‘咕咕’的叫声,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那只鸟,然后顺藤摸瓜,将那个组织一网打尽。”

    真的假的?在场的纨绔除了几个性格比较憨直的,其余众的都是面面相觑,眼中闪动着迷惑的光芒。

    说是真事儿?有些不靠谱,必竟这小子前科太多,已经骗过众人无数次了,每次回家之后都要挨揍。

    说是假的?万一要是真的呢?刚刚李承乾说的那些可是有根有据,头头是道,如果是真的那还真是一场大功劳,大家伙分分也是不错。

    不过……到底是真的假的呢?实在是不好确定。

    但最终的结果李承乾还是比较满意的,盖因一句法不责众,直接把纨绔们忽悠过去了。

    第二日上午,跟李二请了病假的李承乾,伙同二十来个官二代,带着腰胯横刀,身背弓箭的两府太子右卫率府军,直接封了长安东市四个坊门。

    “太子右卫率,奉命拿人,闲杂人等一律退开。”二十多个纨绔叫嚣着,带着各自的家将,一家家店铺砸了进去,接着便是大搜捕一样的翻箱倒柜。

    不过好在这次找的是活物,纨绔们也是图个热闹,只要商家不反抗一般就是在院子里四下看看,然后就转身走人,必竟谁也不能把鸟养在麻袋里,院子里没有基本上就真没有了。

    但也有一些奇葩的,比如程处亮就冲进自家店铺好一顿翻。最后还是老长柜出来:“二少爷,咱家除了鹰,啥时候养过别的鸟啊?”

    尴尬,除了尴尬还是尴尬,实际上老长柜说不说话是一样的,因为在看到老长柜的同时,程处亮就已经开始抱头鼠窜的往外跑,心里一个劲哀嚎:这下又特么完犊子了,回家少不了又是一顿好打。

    不过这又能怪谁?谁让丫进店不看招牌呢。

    整整闹腾了大概一个上午的时间,东市里一家专卖西域特产的店铺里出一声震天大吼:“找到了,就是这家。”

    紧接着穿云箭的尖厉啸声就传遍整个东市,将一群纨绔吸引了过去。

    而李承乾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一个充满异国腔调的声音在说着:“少爷!几位尊贵的少爷!这就是几只鸟,普通的鸟,小人也不是奸细,真的不是!”

    “这家店是你的?”走进店里,李承乾四下打量着店铺里的装饰与商品,口中随意的问道。

    “是,是的,尊贵的少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的吧,小人真的不是奸细啊!”西域胡商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哆哆嗦嗦的跟在李承乾的后面。

    李承乾指着店铺后面院子里的一间木制鸽笼,嘴角挑起一抹怪异的笑容:“是不是奸细你说的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一切只看它们的表现。”

    “它,它们?”胡商呆呆的看了鸽笼一眼:“尊贵的少爷,它们只是一些普通的鸟,不,不会说话啊!”

    “这块地毯同样不会说话,但是它确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它来自西哉的波斯,你说,这是为什么?”找到了鸽子,让李承乾的心情十分的舒畅,所以不介意和这个胡商多聊几句。

    “这,这……”胡商结结巴巴半天,不知如何开口。

    “这些,是哪里来的?”走到鸽笼附近,李承乾看着里面的鸽子问道。

    “这是小的从西域家乡带来的,养着它们以,以解思乡之苦。”可能是因为李承乾的态度不似纨绔们那么邪恶,胡商的回答顺畅了许多,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忐忑。

    “这么说你会养鸽子?那么你会训鸽子么?”李承乾眼中闪过一丝希翼,希望能从胡商嘴里得到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

    “鸽子?”胡商眼中闪过迷惑,不过很快就想明白,李承乾说的是笼子中的鸟。

    “对鸽子,本……我喜欢这个名子,所以就这么叫吧。”

    “如果公子指的是训练鸽,鸽子送信之类,小人会一些。”一只鸟的名子而以,李承乾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吧,胡商关心的是自己怎么脱身。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