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73章 唐移动(上)
    一个会训鸽子的胡商,的确是意外之喜,虽然李承乾知道这个时期,西域使用鸽子通讯已经有数百上千年的历史,但这并不等于每一个养鸽子的人都会训鸽子,就像并不是每一个生在沿海城市的人都会游泳一样。

    “这批鸽子是训养过的么?”想起昨天那只白鸽,李承乾回头问道。

    “只有几只是训过的。”胡商老老实实的回答:“其它大多数不行。”

    “长安还有人养鸽子没有?”李承乾又问了一个他比较关心的问题。

    胡商眼神闪烁,想了想说道:“长安没有了,不过小人有一个同乡在洛阳那边,他养的比小人多,足足有一百多只。”

    李承乾撇撇嘴,心中暗笑这胡商也是个坑货,想来洛阳的那个应该是他的对头之类,否则正常好友决不会在清况不明的情况下把朋友给供出来。

    不过这些和李承乾没啥关系,他只要知道还有没有就行了,两个胡商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并不重要。

    需要问的都问完了,其他一些私秘的在这里问也问不出什么门道,所以李承乾直接对王成虎吩咐道:“叫几个人,把这些鸽子全都搬走。还有,把他也带上。”

    “公,公子,小人冤枉啊,小人真的不是奸细啊。”胡商一听说了半天还要抓人,当时就炸毛了,哭天抢地的就是一顿哀嚎。

    “太,太子殿下,您这是干什么啊?”东市署的署官上次在李承乾买石炭的时候见过他,自然知道他的身份,此时找了个机会靠了过来低声问道。

    “事关国家机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如果有什么不满,你可以如实上报,就这样吧。”小小的东市署官,李承乾不认为自己有和他解释信鸽的必要。

    哭天抢地的胡商连带着他养的鸽子就这样被带走了,东市的一场闹剧也就此落下帷幕。

    参与行动的纨绔们在迎宾楼吃喝一顿之后,也各自作鸟兽散,该逛青楼的继续逛青楼,该温书的继续回家温书,该挨揍的……当然躲在外面不敢回家。

    李承乾却没有跟那些纨绔继续混在一起,在迎宾楼付过帐之后,他就选择了离开。没办法,事情太多了,鸽子的事情还是要提前安排验证一下,否则老头子问起来没办法解释。

    然而,李承乾还是估计错了老头子的反应时间。

    就在他刚刚回到太子右卫率,打算继续折腾一下那个倒霉的胡商时,方老太监就到了:“太子殿下,陛下急召。”

    “父皇?这么快?”刚刚干了什么,李承乾心里明白的很。

    两府军卒有好几千人,这样的人马调动怎么可能不惊动老头子。

    “殿下,您这事儿办的可是错了,现在陛下震怒,您还是快点回去吧。”方老太监看着李承乾还在犹豫,便催促起来。

    “等一下,就一下。”稍稍安抚了一下老方太监,又从鸽笼里面找到昨天在东市看到的那只白鸽,随手塞进老方太监手里:“老方,千万抓住,别让它跑了,这次回宫会不会挨揍就靠它了。”

    “这是什么鸟,臣从来没见过。”老方太监把鸽子捏在手里,认真打量一番开口说道。

    “西域来的,这可是好东西,如果跑了你一百个头都不够砍的。”心中底气甚足的李承乾对老太监调侃着说道。

    “这么重要?”老太监重新打量了一下手里的鸽子,手上力道不由重了一些。

    “哎哎哎,我说老方,你别给捏死了。”眼瞅着那鸽子被方老太监捏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李承乾敢赶出言提醒。

    一路打屁聊天,李承乾跟着方老太监回了东宫,当然,出之前他还没有忘记提醒王成虎,去那个西域胡商的店里等着。

    鸽子这东西认家也认笼子,所以李承乾只能两个地方都安排人等着,否则当着老头子的面一试验,结果出了岔子,那脸丢的可就没边了。

    “太子啊太子,你能不能消停点,能不能让朕过几天安生日子?”到了丽正殿,李承乾还没等见礼,就被老头子‘咔咔’一顿数落。

    “父皇,儿臣这回办的事是正事儿,没闹腾。”李承乾努力辩解着。

    “没闹腾?调了好几千人围住东市,这叫没闹腾?难道非要围住皇宫才叫闹腾?”李二是真被气的不轻。

    李承乾这回可是调兵,还调了好几千人,再这样折腾下去,只怕离造反不远了。

    两年多的时间,李承乾早已经习惯了老头子的怒火,等老头子骂的差不多了,准备揍人的时候,才开口说道:“父皇,您总要听儿臣解释几句吧。这次的确是事出有因,不得以才这样做的。”

    “解释?行,让你说。”李二也是说的没词了,正好借机会休息一下。

    李承乾挥手招来方老太监,指着老太监手里的白鸽说道:“父皇请看此物。”

    “一只鸟而以,你可别告诉朕它关系到江山国祚。”李二抽了一口茶水,冷笑着说道。

    “它的作用便是送信,虽远隔数百里,亦可当日送到。”李承乾信心满满的说道:“若如果父皇有疑,可以一试。”

    “数百里?送信?”李二不用提醒,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军事用途。

    当下也不再和李承乾废话,提笔写了一张纸条,内容大概就是说让长孙无忌即刻进宫之类,然后递给李承乾。

    接着事情就简单了很多,小李同志将纸条系到那只差点被方老太监捏死的白鸽足部,走到门口,抬手就将其放了出去。

    “太子,希望你没有花言巧辩。”鸽子飞了,李二坐在桌案后面看着无聊的李承乾,言词间不乏威胁之间,同时也是在提醒这个混小子,如果撒谎了就快点承认。

    “父皇,此鸟名叫鸽子,产自极西之地。西域的大秦很早以前就已经在使用它来传递信息……”李承乾决定利用长孙无忌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给老头子科普一下,省得一会儿再说让老头子丢了面子。

    给小伙伴推荐一本书:君骨大大的《我在前线只杀虫》,对军事类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哦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