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82章 豁达?
    “除了你的宝贝儿子,谁还能把朕气成这个样子。”李二抓起桌上有些微凉的茶水仰头倒进嘴里,对长孙明知故问的态度表示很无奈。

    长孙皇后适可而止的收住话题,没有继续挤兑老李,转身从火炕边的小几上拿起厚厚的一摞柜坊票据放到李二面前:“二哥不要生气了,高明还是孩子呢,这次多半是他想和你开开玩笑。”

    唐代经济开始繁盛,商人们开始现大量携带金银的不使,所以开始在长安开始有了柜坊,其主要作用就是兑换大额钱钞,或者保存一些贵重物品。

    而商人把钱入柜坊之后,就会得到柜坊开具的票据,这种票据就类似于现代银行给我们的存折。

    所以说柜坊这东西在中国基本上就可以算是银行的前行,后期宋代出现的交子只不过是多个商家和柜坊联合行而以。

    李二没好意思接长孙递过来的那些柜坊的票据,只是推还给长孙:“孩子?谁家孩子能干出这事儿来?朕的书房都快要被他们偷光了。”

    “高明不也是没办法么,接了差事却得不到拨款,心里总会有些委屈,二哥原谅他吧。”长孙皇后努力为儿子解释着,希望这件事不要在父子之间留下芥蒂。

    “观音婢,朕不会真的和他一般见识。”李二瞅着自己这个为自己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的漂亮女人,看着她眼中的那一丝担忧心中不由一软:“朕只是生气那小子跟老子玩心眼儿,非要打个时间差。”

    老李虽然嘴上说不跟李承乾一般见识,可一口一个老子,分明是还有大量火气没消。

    长孙皇后淡淡一笑:“妾身只是担心二哥的身体,高明那混小子该罚还是要罚的。”过犹不及的道理长孙很清楚,所以没有一力的劝阻李二。

    李二却是哼了一声:“哪里还用朕罚他,上元过后的大朝会上就有他的苦头吃了。”

    长孙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想想之后却没有继续把事情说下去,反而随意找了一个其他的话题,将李二的注意力从李承乾的事情上引开。

    熟悉李二的长孙皇后很清楚李二有多要面子,再劝下去为了面子,老李很可能提前把李承乾给关起来。

    而在同一时刻,故事的主人公李承乾同志,却一点没有即将被弹劾的觉悟,回到‘兰若寺’之后,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被宫人唤醒。

    “哥,昨天没事吧?”除夕祭祀过程中,李恪找了个机会靠在李承乾身边悄悄问道。

    李恪、李泰这一对坑货,原本说好的有事儿一起顶,结果事到临头先行跑路的作法,让李承乾深恶痛绝。

    想到昨天晚上被老头子吓的腿肚子朝前,还要硬着头皮顶的那种感觉,李承乾立刻没好气的说道:“你说呢?你们两个混蛋丢下我一个人顶雷,自己逃之夭夭……”

    “哥,这事儿回头再说,我可是听说过了上元就要有人弹劾我们不尊礼法、有违圣人教化……整整四十多条罪名。”李泰圆圆滚滚的身子也抽空挤了过来,悄悄说道。

    “你们两个担心个屁,就算天塌下来,只要我不死就砸不到你们两个头上。”祭祀的过程李承乾作为太子是一个焦点,所以他是不敢乱动的,只能尽量在保持嘴唇不动的情况下,努力把话说清楚。

    “话是这么说,可是万一呢?”李泰嘀咕的一句差点没把李承乾气死,丫这是咒老子早死么!

    “你们三个有完没完,再不闭嘴都给朕去宗正寺等着去。”三个儿子在后面嘀嘀咕咕终于让老李忍无可忍,身型不动的情况下,声音依旧准确无误的传入兄弟三人的耳朵。

    看来还是老头子技高一筹,虽然站在第一排,却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说话,姜果然是老的辣呢。

    又熬了大概一个时辰,祭祀的活动总算是结束了,李承三兄弟努力的活动着有些酸的胳膊腿,李二的声音传来过来:“你们三个刚刚在嘀咕什么?”

    “父皇,是,是儿臣在担心上元大朝会的弹劾。”平日里最受宠的李泰被李承乾和李恪用力一推,送到了老头子的面前。

    李二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的说道:“现在知道怕了?昨天不是挺嚣张么?朕的马车离你们四、五十步都能听到你们三个的笑声。”

    “父皇,儿臣知道错了,您帮帮忙吧。”李泰圆圆的脸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去找那个只要他不死就砸不到你们的那个人去吧,这事儿朕交给他办了。”李二瞪了李承乾一眼,分明就是还有余怒未消。

    “哥。”李恪捅捅李承乾。

    李家这三兄弟,李恪母亲前隋公主的身份,让他在宫里的地位颇为尴尬。相比于‘根正苗红’的李承乾和李泰,李恪多多少少有些缺乏安全感。

    “怕什么,他们就是再牛逼也是在为我李家服务,难道他们还敢砍了咱们三个?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实在不行还有父皇在后面给咱们撑腰呢。”

    李承乾假装没看到老头子瞪过来的眼神,扯着李恪和李泰两个,小声的嘀咕着,至于能不能被老头子听到?这个还用说么?

    所以,“啪”的一声,伟大的李二陛下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动了手,一个脑瓢拍在李承乾的头上。

    “父,父皇您打儿臣干嘛?”李承乾无辜的抱着脑袋,用尽可能呆萌的眼神看着老头子,虽然知道这招现在不太管用,但总得试试。

    “你说的不错,朕保下你们的确不难。”李二的话让李恪和李泰两个眼中闪过一丝庆幸,不过李承乾却知道,老头子必然还有下文,否则决不会这么说话。

    果然,李二的下文很快就来了:“但你们总不能每一件事儿都靠朕为你们解决吧?”

    “哥?”李恪又把目光投向李承乾,似乎想听听李承乾有什么说法。

    不过,李承乾却只是摇摇头,拍拍李恪的肩膀,叹了口气:“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小恪,想开点,没事儿!”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