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83章 被揍了
    一个报仇不隔夜,而且有睚眦必报这样外号的人,表现出豁达一面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神都是诡异的。

    李二陛下更是牙齿咬的‘嘎嘣’直响,右手巴掌比了好几次,最后可能是考虑到时间不对,只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就这样,祭祀之后一群皇子皇女们年龄大一些的自己找地方休息,小一些的跟着自己母亲休息,休息的差不多之后就是庆典,再到晚宴,接着是守岁。

    等李承乾回到‘兰若寺’的时候,已经是贞观三年元月初一清晨。

    在侍女的帮助下,费了半天驴劲才扒掉身上的冕服,换上纯棉睡衣的李承乾一头扎进温暖的被窝,几乎是一瞬间,就彻底睡的不醒人事。

    棉花脱籽技术早已经在工部的强力攻关之下得到解决,宫里冬季用的被子已经全部换成棉被,就连衣服也基本上都是絮了棉花的棉衣。

    不过由于大唐的棉花产量过低,所以在民间还是没有普及棉制品,甚至如果不是魏征强力阻止,为了保证军队的供应,棉花差一点就要被列为禁品,禁止民间使用。

    不过这些都和李承乾没什么关系,作为第一定明棉被的人,他是不会关心这东西怎么用的,就像第一个明电灯的人不会关心人们是用电灯照明还是取暖一样。

    日影西斜,李承乾浑浑噩噩的从炕上爬起来,揉着已经饿瘪的肚子,透过有些昏暗的窗棱纸,估计了一下时间,郁闷的现,这觉似乎被睡颠倒了。

    “殿下,您醒了?”在房间中伺候的侍女轻声问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揉揉眼睛,李承乾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申时末了。”侍女回答之后,就从房间中的炉子上将热水提下来,又对了就些冷水,伺候着李承乾洗过脸,同时问道:“殿下,要传膳么?”

    “传吧,另外把王成虎叫进来。”

    “喏!”侍女答应一声退了出去,留下李承乾一个人在房间里琢磨一会儿要怎么打时间。

    “殿下,您醒了?”王成虎顶着锃亮的光头,带着一身的寒气从外面走进来。

    李承乾被冷风吹的打了个寒颤,抖了抖之后问道:“醒了,知道‘爆竹’都放什么地方了?就是新制的那一批。”

    王成虎回忆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存在司藏署,臣记得是送到那里去了。”

    “提出来一半,今天晚上咱们放个痛快。”李承乾双眼熠熠,特么在后世放个鞭炮都在管制范围,现在到了大唐,想必我大城管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穿梭时空来抓自己。

    等王成虎走了之后,李承乾草草的用过膳食,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来下,正是燃放爆竹最好的时间。

    又摩拳擦掌的等了一会儿,就在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王成虎带着一架大车,车上装满了一个个三尺余长,碗口粗细的竹筒。

    这些东西从根本上说,其实并不是爆竹,而且李承乾当初制作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没打算当成爆竹来用。

    一根打通的竹管,一头用东西封死里面装上一个量并不大的火药包,在火药包的上一层,放着另一个重约一斤左右的火药包。当露在外面的引线被点燃之后,第一层火药包会先爆开,在竹管的约束力下,无处倾泻的冲击力就会把上面的药包推向天空。

    这种东西是什么?如果把它的开口对着天空,大多数人会想到礼花,必竟九十年代的时候礼花都是这么放的。

    (当时的礼花是一个碗口大的圆球,点烧之后放进一个缠了很多圈的硬纸筒里,然后……礼花就上天了)

    但是如果放平了呢?简易的火箭筒么?把很多根捆到一起呢?多管火箭炮么?总之不管它像什么,反正当初作出来的时候,李承乾就没把它当成正常意义上的爆竹。

    不过现在李承乾太过无聊,思来想去只有这东西还算是比较有意思的,所以……。

    “殿下,已经弄好了。”准备工作作好之后,王成虎一脸兴奋的回到李承乾跟前。

    这货在刚刚做好第一批‘爆竹’的时候,曾经玩过几次,那巨大的声音和强大的破坏力,几乎瞬间就让他成‘爆竹’的忠实拥虿。

    不过当时因为这东西制作太过麻烦,所以李承乾很快就制止了他继续玩下去的举动,这一点老王一直耿耿于怀。

    现在机会来了,传大的太子殿下竟然一次提出来这么一大批,这一次总算可以放个过瘾了。

    “弄了好就去放,难到还用我教你怎么放么?”

    出于炫耀的心里,李承乾很鄙视那些烧竹筒出爆裂声的正牌爆竹,所以他要弄一个大的,彻底镇住那些放爆竹的家伙,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爆竹。

    李承乾在穿越的时候还没有流行‘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所以当穿着睡衣披着皮裘的李二和长孙两个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丫正在乐呵呵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逆子,你到底在干什么!”眼看着李承乾点燃了一个竹筒的引线,然后就是一小一大的两声爆炸,李二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火气,跳着脚怒吼道。

    “呃~,父皇,母后,你们怎么来了?”李承乾无辜的眨眨眼睛,很迷惑老头子为会生这么大气。

    “老子怎么就不能来,老子来打死你个逆子。”李二已经气的有些语无论次,顾不得寒冷,肩膀一抖皮裘落地,三步两步冲到李承乾跟前,一把揪住他按在自己腿上,照着他的屁股就开始扇了起来,对李承乾杀猪一样的叫声充耳不闻。

    “啪”一巴掌:“老子打死你个逆子,让你偷老子东西。”

    “啪”又一巴掌:“还我们怎么来了,冬日响雷,你知不知道惹出多大的乱子。”

    “啪”再一巴掌:“老子让你装无辜。”

    “啪啪啪”一连串的巴掌抽在屁股上的声音:“老子让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