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04章 阳春三月——骗子
    将天平、质量、体积等名词和孙女解释一偏之后,孔老头就继续埋头故纸堆中,打算从里面找到一个正确的算法,可以解决这让人厌恶的十二个球。

    让人厌恶的水池管理员,一边放水一边灌水;有健忘症的小明,总是让小狗去取东西;相对而行的马车;背向而行的马车;一快一慢的马车……。

    孔老头不知道李承乾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算,在他看来这些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

    可没办法,想用的他的教材,就要算他的题,这是配套的,否则的话那些蒙学题目对学生来说就太简单了,往往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搞定,这样会显的先生很没面子。

    “爷爷,孙儿算完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孔雯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张放到孔老的桌上。

    “算完了?”孔颖达抬起头,眼中闪动着迷茫,好一会儿之后才惊讶的重复道:“你算完了?”

    “嗯。都写在纸上呢。”孔雯指指桌上的纸说道。

    “哦,爷爷看看。”顶着一对老花眼的孔颖达拿起桌上的纸张,颇为费力的看着孙女写下的那一行行娟秀的小楷。

    半晌之后,孔老头双眼越来越亮,空着的手在半空比比划划,最后狠狠在大腿上一拍,也不管孙女受不受得了,大叫着:“太好了,太好了。”

    “爷爷!爷爷!”小姑娘被老孔癫狂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声呼唤,很怕爷爷就此得了失心疯,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哦哦,爷爷是高兴,高兴的。”被叫了好几声,孔老头总算是稍稍回神,尴尬的拿着手里的纸,对孙女说道:“爷爷要出去一下,雯儿好好想想需要什么东西,等爷爷回来我们一起去买。”

    言罢,也不等孔雯说什么,一撩袍服,小跑着出了房门,几乎是转眼之间就消失于院墙之外,其行动之迅看的孔雯小丫头呆愣良久。

    “陛下!陛下!”李二书房外面,呼呼带喘的孔老头等不及内侍通传,干脆面叫了起来。

    “爱卿,何事如此急切?”李二瞅着孔老头满头汗的样子,便让他现在一旁喘喘,又让侍女送上茶水。

    “陛下,此题臣解出来了。”老孔从怀里掏出孙女写好的那张纸让内侍转交李二,同时很不要脸的把孙女的功劳据为己有。

    “孔卿……”李二接过内侍递上来的白纸,瞄了一眼之后放到一边,手指轻叩桌面,一脸为难的说道:“孔卿为我大唐当世俊杰,解此题尚需三天,如果其他庸碌之辈会如何?孔卿想过没有?”

    一瞬间孔颖达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椅子上,脑子里转的只有三个字:上当了!

    其实自从李承乾拿出问题的那一刻起,孔颖达就应该知道自己输了,因为他们争论的根本不是问题的答案,而是解答问题的时间。

    可是,老孔当时被李承乾气糊涂了,拿到问题之后又一门心思钻到问题里面,完全忽略了事情的关键。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三天,再讨论什么都是多余,在李二的心里已经确认李承乾说法:继续写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连老师都不懂书里写的是什么,还怎么教学生?

    如丧考妣的老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皇宫里面出来的,恍恍惚惚的回到家里仰天大叫一声:“骗子!”就一头栽倒,像前几天在奏折里说的那样,一病不起。

    苦逼的李承乾又摊上事了,而且摊上大事了,生生气晕朝廷重臣的罪名被老头子套在他的头上,声称如果孔老头就此驾鹤西游,那么宗正寺里的青砖大瓦房一定会让他住个过瘾。

    李承乾不知道老孔的病倒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甚至隐约间他觉得,算题算到驾鹤西游,亦不失为一桩美谈。

    不过想归想,该去探望还是要去。在一个下着小雨的下午,郁闷的李承乾携带着老头子的赏赐来到了孔颖达的府上。

    然后他就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情,孔雯那个小丫头真在对他怒目而视。

    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在给老孔行过师礼之后,李承乾有对着孔雯抱了抱拳:“小弟高明,见过二姐。”

    孔雯的冷哼声中,老孔躺在床上迷惑的问道:“你们两个认识?”

    “哦,是这样。”李承乾不等孔雯答话抢先说道:“学生在青州的时候有幸结识明理兄,而且当时还结为异姓兄弟,所以才叫孔雯小娘子二姐。”

    孔老头听了李承乾的解释,扭头狠狠瞪了孙女一眼,大孙子孔文孔明理一直就在长安,说什么青州结拜完全就是扯淡,这分明就是孙女又打着她哥哥的名号出去胡闹。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李承乾既然没有现,老孔不可能当面揭穿孙女的秘密,否则谁知道会不会再闹出其它乱子。

    老孔不提,李承乾自然也不提,当初他可是装成另一个身份与孔雯结拜的,而且当时还誓言旦旦的说要给孔雯与‘太子’引荐一番,现在当着正主的面露了本相,那份尴尬几乎让他无地自容。

    孔雯小丫头自诩聪明,自认不会说出自己被李承乾骗了的事实,既然李承乾傻傻的没认出她来,那就隐瞒下去好了,否则说穿了,小丫头的面子可就丢光了。

    就这样,房间中的气氛显得十分诡异,老孔认为李承乾没认出孙女,却不知道他当初是用的假身份结拜,深怕说出秘密犯了欺君之罪,所以决定隐瞒;

    孔雯同样认为李承乾没认出自己,但她当初被李承乾欺骗却是事实,所以小丫头很不想让爷爷知道自己当初被骗了,所以同样决定隐瞒这个秘密。

    而三人之中唯一一个明白人李承乾,为了不让气氛更加尴尬,只好隐瞒自己其实什么都知道的事实。

    三个人,三分心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骗过了其他人,都在虚伪的敷衍着另外的两个人。

    一时间,房间中的气氛只能用一个现代比较流行的词来形容:尴尬它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