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05章 阳春三月——弃子
    孔老头的耿直形象在李承乾心中被毁的很彻底,因为他在许诺连更四本‘小学数学’之后,这老货竟然第二天就从病入膏肓变得生龙活虎,上朝时脚下虎虎生风,竟然走的比程妖精都快。

    骗子啊,李承乾无奈的感叹一句,拿起桌上的茶盏,仰头一饮而尽。

    “什么骗子能骗到宫里去?”感慨的声音方落,程处默的大头就凑了过来,莫名其妙的问道。

    “没事,喝你们的吧!”李承乾推开程处默的大头,再次端起茶盏遥敬马周一杯。

    他还没有成年,长孙皇后又命令禁止其饮酒,所以有恐母症的李承乾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绝多不会喝酒。

    “殿下为何对孔师一直耿耿于怀呢,须知如果不是孔师,殿下可是还在禁足呢。”马周陪李承乾灌了一杯茶水之后,淡笑着打趣说道。

    李成乾郁闷的摇摇头,叹了口气:“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用不了几天禁足就要解除了,犯得着这样同归于尽吗么?”

    马周知道太子与重臣之间的事轮不到自己插嘴,李承乾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在牢骚,想到这里便岔开话题:“殿下,刺客的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么?”

    李承乾看着闹哄哄的一伙纨绔,略有些失神的说道:“目标找着了几个,监视了好几个月却没有任何动静,既没人联系他们,他们也不联系别人,真不知道这帮孙子在搞什么鬼。”

    李承乾所说的目标自然是吴兴权一家,在百草堂大夫失踪之后的第三天,黑子的人就通过很多途径确定了吴家人躲藏的位置,并且严加监视。

    现在时间过去了两个多月,监视的人换了好几批,却一直都没现吴家人与任何人走动过,甚至可以说除了吃喝拉撒,这一家人就没有出屋的时候。

    这让黑子等人十分的迷惑,渐渐已经开始失去耐心。

    所以马周既然问起,李承乾也就大致上说了一下,同时希望马周能起到一个‘他山之石’的作用,让自己好好攻一攻吴兴权这块玉。

    结果马周也确实没有让李承乾失望,略一琢磨之后便道:“殿下,臣认为那些被现的人应该已经是弃子了,继续盯着似乎没有任何用处。”

    李承乾闻言一愣。若有所思的看着马,沉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把你的想法仔细说说。”

    马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几下,咂咂嘴:“殿下,刺杀的事情过这么久,却一直没有嫌犯落网,这就是我们一个最大的破绽。”

    “因为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官家必定是一直在明察暗访,寻找幕后主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幕后指使者胆子再大,也不会贸然露头。”

    说到这里,马周停了一下,不断的轻叩桌面,像是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最后一咬牙说道:“而且据殿下所说,刺客全都是长安人,而殿下在行刺的前一天又教训了一个纨绔。臣觉着……针对您的刺杀行动,会不会是那个神秘组织在长安的负责人私自行动?”

    李承乾眼前一亮,瞬间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马周说的没错,刺客全部是长安人的确是自己忽略的一点。按道理如果‘种子’策划这次行动,那必然要调集组织所有精英,毕其功于一役,决不会单单依靠长安一地的成员来进行。

    想通了这一点的李承乾长长的出了口气,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那么一下步就很好处理了。

    目前的情况应该是‘种子’将吴兴权当成弃子,那么只要让那个‘种子’认为吴兴权知道的东西过其权限,那么必然就会引来另一场对吴兴权的刺杀,而这样的刺杀自然是李承乾所喜欢的。

    “高明,和一个酸儒聊那么投机干什么,莫非你打算弃武从文了?”程处默喝的似乎多了一点,大着舌头再一次凑过来。

    李承乾与马周对视一眼,扭过头瞪着程处默,知道这小子和他老子一个德行,有什么话都不能好好说,索性说道:“作为山寨二头领,难道你不知道军师的重要么?还不给军师道歉。”

    此话一出,程处默顿时就忘了自己是谁,笑得见牙不见眼,恭恭敬敬的给马周行了一礼,又转头混进纨绔堆里吹牛逼去了。

    原本准备作的马周,也被那夯货弄的没了脾气,等程处默离开之后,就好奇的问李承乾咋回事,为何又扯出一个山寨来?

    李承乾左右也是无事,也就和马周说起了当年的‘小说’事件,听得马周那叫一个目眩神驰。

    当听到李承乾说起但年在河边怒惩不义,一支穿云箭,招来千军万马,将欺负自己弟、妹的世家子弟严惩之后,就连马周甚至都开始心生向往。

    当然,马周向往的是李承乾这张破嘴,明明一场纨绔间的龌龊,竟然硬是让他舌灿莲花般把自己说成了正义的使者,和平的化身。

    他马周当年要是有这能耐,怎么可能连一个助教都混不下去。

    大概又过了有小半个时辰,纨绔们酒至半酣,李承乾突然起身拉起马周:“走吧,我们去外面透透气。”

    “透气?”马周不知道李承乾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一言不的跟着李承乾离开包厢。

    在老马看来,应该是这位太子殿下有什么机密的事情,不好当着房间中的一众纨绔们说,想要找个僻静的地方。

    可实际上,李承乾还真的是带着他跑到外面,坐在迎宾楼大厅的一个角落,要了一壶茶,有一句没有句的聊天透气。

    足足过了盏茶时间,东拉西扯中的马周终于有些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开口问道:“殿下,您这是……”

    “什么也别问,咱们就坐在这看戏。”李承乾神秘的笑笑,抬手向迎宾楼两楼那三个喧闹的包厢指了指。

    马周已经彻底被李承乾搞懵了,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条件反射的顺着手指的方向看来过去,然后……一声暴喝从上面传来:“我****大爷的……”。

    小伙伴们,明天《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就要上架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收藏。啥都求,来吧来吧,求支持!!!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