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09章 ‘坑货’席君买
    深黑色的党卫军军服穿在黑子的身上,外面再套上一件灰色的风衣,显得身材挺拔了许多。低垂帽檐下一双阴郁的眼睛,配合他本身那阴冷的气质,看上去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不过虽然如此,却依旧改变不了这套军服套在身上非常帅气的事实。

    甚至就连傲气非常的独孤玉凤看着换好衣服的黑子,眼中都闪过一丝异彩,情不自情的上前将他的衣领重新整理了一下。

    这与情感无关,只是为了更加完美一些。

    帅,太帅了,从独孤玉凤的临时办公点出来之后,黑子立刻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每一个看到黑子的侍卫都是一脸的羡慕与自惭形秽。

    每一个遇到黑子的侍女则是短暂的愣神,然后就是羞涩的垂头。

    “玉,玉凤,别,别掐了。”李承乾小院的外面,黑子停下身子,按住独孤玉凤一直扭在他腰上的手,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是内宫,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最好安份点。”独孤玉凤一语双关的说道。

    自从李承乾两天前替黑子挑明心迹,独孤玉凤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接着黑子又在她的临时办公点睡了两晚,更是让她心中莫名。虽然那个办公点她并不经常在里面休息,但不管怎么说那里基本都相当于她的半个闺房。

    黑子作为第一个住进去的男人,如果说独孤玉凤对他一点感觉没有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对于独孤玉凤的警告,黑子除了无辜的眨眨眼睛还能说什么呢?他曾经在‘兰若寺’进进出出不下数百次,而且当初他混‘兰若寺’的时候,玉凤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所以,独孤玉凤现在这种含含糊糊的警告分明就是别有所指。

    “你们两个到底进不进来?如果想要卿卿我我透恩爱,麻烦二位离本宫远点。”小院里面,李承乾盘坐在一棵柳树下面,身侧放着大堆的情报资料。

    “殿下,黑子前来复命。”再次被独孤玉凤在胳膊上拧了一把之后,黑子呲牙咧嘴的从外面走进来。

    “不错,很精神!”李承乾淡笑着看了黑子一会儿,党卫军军服穿在他身上,和那一身阴森森的气质完全相得益彰。

    最关建的是,这一套军服很帅,不,是太特么帅了。

    在后世看过很多二战时的电影,除了党卫军军服,没有任何一套军服是李承乾特别钟爱的。

    只是在后世一直没有机会搞上一套,现在到了大唐……嘿嘿,这破事儿没人管,只要不是光着,喜欢穿啥就穿啥。

    当然,想穿啥就穿啥指的不是李承乾。

    黑子以拳击胸,对李承乾行了一个唐制军礼,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如独孤玉凤般一语双关的说道:“谢殿下的赏赐”

    “行了,衣服不错,本宫很满意。”李承乾重新拿起身边的情报,扫了一眼之后对黑子说道:“滚吧,去忙你的事情,吴兴权该醒了,让他去进行他的任务去吧。”

    “喏”睡醒了的黑子有些亢奋,原因不用说,基本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独孤小娘,先别急着跟你家男人走。”看着独孤玉凤跟在黑子后面一起往外走,李承乾调侃道。

    “太子殿下!”原本有些不好意思的独孤玉凤刚刚想要躲出去,冷不防李承乾丢出这样一句,霎时俏脸飞红。

    “你去找一下二愣,让他过来。”李承乾却满不在乎的挥挥手。

    整个皇城里面,一个穿四二式军服的,一个穿党卫军军服的,哪怕是傻子都能看出他俩肯定有一腿,早晚不等的事儿,说说怕什么。

    “二愣?”

    “哦,就是席君买,席都尉。”迷惑的独孤玉凤让李承乾想起,二愣这个外号在宫里还没有传开,很多人不知道指的是谁。

    李承乾不知道老独孤离开的时候和独孤玉凤说过什么,反正现在这丫头似乎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虽然依旧有事没事的使些小性子,但比起以前那简直就是天地之差。

    这样的改变或许是因为老孤独临行前和闺女透露过南疆布局的事情,又或许是能经常收到老独孤一家现在的状况信息,不过管它呢,只要这丫头老老实实的别折腾,李承乾认为这就是好事儿。

    黑子和独孤玉凤离开之后,李承乾重新将目光投向手中一份新的的情报,片刻之后便见他狠狠的将这份情报揉成了一团,用力丢了出去,该死的强盗竟然把他卖武器的银子劫了。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李承乾所有好心情全部不翼而飞,脑子里只剩下‘剿匪’这一个念头。

    “殿下,您找我?”就在李承乾咬牙切齿的琢磨着是否要派出人手剿灭河北盗匪的时候,席君买快步走进了小院。

    看着席君买愣愣的样子,李承乾更生气了,抓起单独放在一边的一份报告,拿在手中扬了扬:“二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押运的路上会死掉这么多的奴隶?”

    “殿下,那些都是饿死的,和臣没啥关系。”席君买摇摇头,坚决否认死了好几千奴隶的事情和自己有关。

    “你们出去是带足了粮食的,甚至那奴隶的口粮都已经由山东府划拨给你们了,为什么还会饿死两千多奴隶?”李承乾的质问几乎是吼出来的,感觉他现在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一般,只要席君买一个应对不好,随时都有说可能炸掉。

    不过李承乾的话也恰好说到点子上,话音方落,席君买就吐槽般的说道:“殿下,粮食本来是不缺,可是老包一路上看谁都可怜,到处给百姓粮……老实说,臣能带着剩下的七八千人回到山东已经很不容易了。”

    “老包?他去干什么?”李承乾眉头紧蹙,王玄策的文书中可没提到这件事,只是说第一批高句丽奴仆已经收到,但是死了二千多云云。

    说起包龙图为什么会参与到人**易,席君买脸色一红,吱吱唔唔的说道:“臣又不认识几个字,怕被那些契丹人骗了,所,所以,在山东的时候就,就把老包给绑了,打算让他帮臣一把。”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