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13章 送给李恪的生意
    大唐情报科,原本是属于李二的秘密间谍机构,不过自从和李承乾的‘第七小组’考量一场之后,因为其能力问题,选择了与‘第七、第六’两小组结合。

    表面上李二是情报科的掌控者,所有的消息都会第一时间转到他的手里。

    但现实的情况却是另一番结果,因为‘第七小组’基本上全部由刺客构成,那么他们整合到了一起之后,等于变相的把原本属于刺客的地下情报网同样整合到了一起。

    所以情报科看上去虽然和以前老李那时候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是两套情报网,李承乾如愿以偿的把自己隐藏到了老头子的身影下面。

    今后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展壮大自己,而不愁被老头子现,最多把消息多传一份给老头子,让老李当成是情报科递交上来的就好。

    所以当李承乾得知钱的事情由老头子去追查之后,立刻放下了心事,将目光放在了李恪的身上。

    “小恪,最近你小子在搞什么?为什么不到‘兰若寺’来了?”一次假装的偶遇,李承乾将喜滋滋的李恪堵在了弘文馆的大门口。

    “哥?你咋到这来了?不怕孔师盯上你?”李恪眼睛瞪的溜圆不答反问道。

    李承乾笑着摆摆手,打趣着说道:“怎么说话呢,孔师为人师表,为兄只是学问不够自惭形秽,羞与面对而以。”

    从打来到大唐,李承乾唯一符合君子之风的就是作到‘慎言’二字,哪怕是再讨厌一个人,也不会当着其他人去说他的过错。

    也正是这样,每多人虽然知道他那张破嘴不靠谱,但却还是愿意和他接触,因为不管和他说过什么,你都不用担心他会传出去。

    “哥,有事儿啊?”眼瞅着自己被李承乾越扯越远,李恪疑惑的问道。

    “你现在是蜀王对不对?”李承乾点点头,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呃~,是啊,怎么了?”对于李承乾时不时记忆混乱这个事情,李恪已经记见怪不怪了,反正汉王、蜀王、吴王他都叫过。

    “没怎么,送一你一条财的道道,怎么样?”李承乾神秘兮兮的说道。

    “财?”李恪眼睛一亮,耳朵一疼。

    上一次跟着李承乾折腾了一圈,赚了两千多两银子,虽然后来被母妃揪着耳朵好一顿数落,但看着母妃手上阔绰,给弟弟李愔的零花钱也比以往多了些,心底还是很开心的。

    “走走走,去外面,找个地方说。”看李恪财迷的样子,李承乾颇有些好笑,扯着他就往宫外走。

    “别,别啊。我还有课呢。”李恪没想到李承乾性子这么急,竟然不问缘由扯他就走,当下大急。

    现在是课间休息的时间,跑出来的确没问题,但是一会儿上课的时候如果没回去,那就完犊子了。

    被老孔头抓住他逃课的事实,只怕被打了手板之后,下午还要再被老头子揍一顿才能算完。

    “上课打什么紧,财才重要呢。”李承乾哪管李恪上不上课,反正到时候被打的又不是他。

    兄弟两个正拉拉扯扯的时间,一个女声传来:“太子殿下,蜀王殿下,你们在作什么呢?”

    “呃~”李恪被李承乾纠缠的没有办法,看到来人顿时大喜:“孔家姐姐,我大哥他想让我……”

    “没事,我弟失心疯犯了,我带他去太医署看看,二姐莫要忘了与孔师说上一下。”李承乾趁着李恪分神的一瞬间,一抬胳膊,直接搂住他的脖子,单臂一用力,直接就把他的脑袋夹在腋下,随口对目瞪口呆的孔雯说了一句之后,拖着可怜的李恪就走。

    “哥,松,松手,我跟你去还不行么?快点松手,我快被你勒死了。”当着女孩的面,被老哥夹着脑袋,李恪死的心都有了,奈何要害被制住,脱身不得,只能求饶。

    “你保证自己不跑?”李承乾松了松力气,试探着问道。

    结果李恪立时就挣脱出来,瞪着眼睛说道:“哥,你这样我很没面子你知道么。”

    “屁的面子,人家早走了。”李承乾向刚刚孔雯的方向歪了歪头。

    “完了,完了,我的形象全都毁了,全都毁了。”李恪回头现孔雯真的已经离开的时候,顿时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

    “咋啦?喜欢那丫头?”李承乾上前勾住李恪的肩膀,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不喜欢,她都比我大好多呢。可是我的形象没了啊。”李恪哭丧着脸,垂头丧气的跟着李承乾往外走,赚钱的事儿都被忘到脑后去了。

    “别说那么多了,快点走吧,假都给你请好了。”李承乾满不在乎的笑笑,小屁孩儿一个,要什么形象。

    谁知李承乾不提请假还好,一提请假李恪立刻像炸了毛的刺猬一样,从李承乾身边窜了出去:“你那是请假么?有这么请假的么?我怎么就失心疯了?我……”

    兄弟两个就这样一路吵吵嚷嚷的从宫里窜了出去,在东市随便找了一家小店,要了一个小包厢,弄上茶水之后,李承乾才说道:“前段时间那牛肉干好吃不?”

    “牛肉干?”李恪咂咂嘴,像是在回味当时吃牛肉干的感觉,半晌之后才说道:“还有么?”

    “还有没有就靠你了。”李承乾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茶水,注视着李恪说道。

    “我?哥,你可别开玩笑了。”李恪知道自己什么份量,前朝遗孙的身份让他在宫里的地位比李承乾还要尴尬,如果搞牛肉干的生意,怕是会被弹劾到死。

    “我可没和你开玩笑。”李承乾给李恪把茶水续上,然后问道:“知道吐蕃有一种全身长毛的牛不?”

    “全身长毛的牛?那是什么?”李恪完全无法想像牛身上全是长毛是什么样子,而且长毛到底是多长呢,完全没概念。

    李承乾摆摆手,示意李恪不要在乎这些小问题:“全身长毛的牛叫牦牛,但这个不是重点。想财的话,就派人去蜀地,收购吐蕃的牦牛,然后在当地加工成牛肉干,最后把牛肉干运回长安。”

    李恪被李承乾说的呆了呆,琢磨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哥,你让我拿啥去换?就我这小身板,卖了也换不了一头牛回来啊。”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