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18章 贞观三年的第一场架
    出了老头子的丽正殿,李承乾就扯着李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路狂奔,搞的一路上狼奔豕突好不热闹。

    原本李承乾还想问问李泰,到底是因为什么和李元景、李元昌打起来,不过看他跑的舌头都快要吐出来,最终还是放弃了。

    又跑了大概百来步,李泰用力一挣,把手从李承乾手里挣开,撑着膝盖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哥,慢,慢,慢点,我~,我~,跑不动,了。”

    “在什么地方,你告诉我。”李承乾其实也有点喘,不过更多的是因为拖着李泰跑累的。

    “崇,崇文,文殿那,那边。”李泰伸手向西南方向一指。

    “你在这歇会儿,慢慢过去就行了。”李承乾也看出李泰的确是跑不动了,也不催他,叮嘱就句之后,向着崇文殿就赶了过去。

    时间不大,跑动中的李承乾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动,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不由就是一愣。

    只见在一处假山之下,正有一群人围在一起,外围是一些正在对峙的护卫军卒,里面是几个衣着华贵的少年,其中一个被推来搡去的正是他要找的李恪。

    不过奇怪的是,独孤玉凤那丫头不知为何却掺和在里面,被几个军卒倒扣双臂押在一边,样子显得有些狼狈,像是吃了不小的亏。

    这下李承乾可是动了真火儿,那独孤玉凤就算是再不好,那也是他太子的人,如今被几个王爷的护卫军卒押在那里算怎么回事,而且看到李元昌又让他想起两年前的那次狩猎。

    想到这里,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李承乾哪还管什么辈份问题,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冲了过去,不等看到他的李元昌反应,直接就是一记窝心脚踹了过去。

    接着李元昌的闷哼倒地声中,李承乾转身薅住李元景的头,向下一拉的同时,一记膝撞对着他的脸就撞了上去。

    快,太快了,这一切几乎是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李元景、李元昌的一群护卫还没反应过来,他们保护的目标就已经被李承乾彻底干挺了。

    没人想得到李承乾会这么狂暴,不声不响上来就是一记凶狠的窝心脚外加一记膝撞。

    “你,你敢打我?”李元昌捂着被李承乾踹的有些闷的胸口,不可置信的问道。

    李承乾此时正揪着李恪检查,看他有没有受什么伤,听到李元昌的话不由扭头看着他:“笑话,我是第一次打你么?你丫鼻梁骨好了是吧?”

    李元昌的脸狠狠白了一下,两年前被李承乾狠揍的情景再次从心底涌上来,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对手下护卫喊道:“你们都特么是傻子么,给老子打,打他们。”

    打?护卫们面面相觑,那可是当朝太子,不是普通王爷,谁敢对他动手?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么?

    李元昌看手下没动,也反应过来,是自己说错话了,刚想纠正一下,就听李承乾阴阴的说道:“你丫再敢张嘴,信不信我打烂你满嘴牙?”

    信还是不信?如果信了,当着这么多手下,今后面子往哪放?如果不信……想想李承乾以前干过的那些事儿,打碎自己满嘴牙的事不是干不出来。

    就在李元昌纠结的时候,被撞的满脸是血的李元景爬了起来,目露凶光,指着李承乾,说话有些漏风:“小兔崽子,我,我特么要杀了你。”

    “杀我?”李承乾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没再说话的李元昌一眼,又转回头对李元景不屑的说道:“本宫等着你来杀。”

    言罢,出乎众人意料的再一次对着李元景冲了过去,将上一次的动作完完整整的重复了一次。

    只不过这一次李元景没有上一次的好命了,随着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丫的鼻梁骨就步了李元昌的后尘,被李承乾的第二次膝撞给撞断了。

    “还有谁想要谋逆?”再一次放倒李元景,李承乾扫了一眼周围的一群人,见再也没人敢站出来,便随手拍了拍李恪的肩膀:“小恪,怎么回事?咋和这两怂包干起来了?”

    李恪没有说话,只是呆愣愣看着李承乾,似乎想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一般。

    两年前,听说这货一怒之下打断过汉王的鼻梁骨,当时李恪总觉得这事儿有些以讹传讹,并不那么真实,皇家子弟怎么可能干出亲自动手打架的举动。

    现在亲眼见识一次,李恪才知道,那些传言说的确不太准,不过不是传的夸长了,而且传的太低调,完全没有把李承乾的‘野蛮’表述清楚。

    “哥,咋,咋样了?小恪,你没事儿吧?”就在李恪呆的这段时间,蹲在半路上休息的李泰终于赶了上来。

    “这小子好像是傻了,你好好瞅瞅,我去那边看看。”扯过李恪,让李泰好好看着,李承乾转身向押着独孤玉凤的那个几护卫走去。

    “太,太子殿下。”主子被人干挺了,几个护卫有些不知所措,押着独孤玉凤不知如何是好。

    看了看像女革命党一样的独孤玉凤,李承乾对躺在地上的李元景、李元昌歪了歪头:“不想蹲大狱就把本宫的人放开,然后抬着你们王爷滚蛋。”

    “喏!”几个护卫如获大赦,手忙脚乱的松开独孤玉凤,然后飞也似的抬起李元景,李元昌撒腿就跑,直奔太医署。

    “没事儿吧?”打量着不断揉肩膀的独孤玉凤,李承乾淡淡问道。

    揉着有些疼的肩膀,独孤玉凤颇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回殿下,玉凤没事儿,只是殿下怎么这么容易就放他们走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直接杀了?”李承乾挑了挑眉毛,带着一丝余怒:“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独孤玉凤咬了咬牙,语气有些忿忿的说道:“那两个混蛋想要抢臣回去作他们的宠姬,如果不是蜀王殿下遇见,只怕臣现在已经被他们抓走了。”

    “抓你?他们?”李承乾有些不可置信,以独孤玉凤的身手,黑子都不一定能干过她,现在竟然说被人抓住……。

    看到李承乾怪异的眼神,独孤玉凤脸上腾起一片红霞,口中吱吱唔唔:“黑,黑子说,说我脾气不,不好,我……”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