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26章 有人造反?
    不断折腾的过程中,时间不知不觉中步入五月,独霸东宫的李承乾因为山高皇帝远(至少隔了道墙),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服。

    独孤玉凤已经被他打回情报科,现在留在身边的是杨天的妹妹杨雨馨。

    小丫头今年只有十三岁,长长的睫毛下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带着一丝我见犹怜的味道。

    而且与哥哥流浪寻亲的半年多时间里,让小姑娘练就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跟在李承乾身边只三五天功夫,就把他的一些习惯了解的一清二楚,端的是一个秘书的好苗子。

    就在李承乾琢磨着小姑娘身份的时候,同样换上一身四二式军服的杨雨馨从外面走了进来:“殿下,方公公来了,说是陛下召您过去。”

    “成,我先换件衣服,你让他先等一下。”一身纯白色练功服的李承乾从桌案后面绕出来,在侍女的伺候下更衣。

    自从老头子搬家之后,东宫清静了很多,至少没有那么多大臣走来走去,所以李承乾的穿着也随意了许多。

    但现在要去见李二就不能随便了,否则就算老头子不说什么,被那些个夫子逮到,怕也是逃不过一番说教。

    盏茶时间之后,换好衣服的李承乾便带着鬼气森森的二十七号和小秘书杨雨馨赶住太极宫。

    路上按耐不住心中好奇,扯过方老太监:“我说老方,父皇找我啥事知道不?”

    方公公并没有提到李二要干什么,必竟那有妄测圣意之嫌,而李承乾的问题又不好不答,所以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答非所问的说道:“杜仆射的信使刚刚进了长安。”

    “谢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就去石炭司找马周!”李承乾对方老太监挤了挤眼睛。

    “老臣谢过殿下。”方公公心领神会的笑笑,把手拱了拱。

    接下来,一路无话,在李承乾走的两腿酸的时候,终于到了老李办公的地方——甘露殿。

    李承乾跟老头子见过礼之后,李二对他招了招手:“过来,看看这份东西。”

    “这是什么?”李承乾探头看着老李桌案上放的就份画卷。

    画卷以白色丝帛为底,上面所绘的看上去像是一幅疆域地图,但因为上面没有一丝文字,所以李承乾并不能确定。

    而在疆域图上,各各不同位置,有分别绘有大大小小不同的点,大一些的点为黑色,小一些的为紫色,再小些的为红色。

    各点之间有线相连,黑色的点衍生数条黑线与紫点相连;紫点同样衍行数条紫色的线与红点相连。

    站在李二身边的林松海指了指已经放在一边的大唐疆域图,对李承乾解释道:“此图为隋初的疆域地图,这些点……黑色的不知道,紫色的应该是前朝各郡的位置,红色的则是各县的位置。”

    “前朝初期?这东西哪里来的?”李承乾蹙眉看了半天,最后摇摇头,放弃了继续琢磨下去的打算。

    图上一个字都没有,所以能提供的信息量太小,根本无法推测这是什么东西,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初绘制了一半的地图,但这也只是根据图画本身的猜测,没有任何依据可言。

    “这图和那批丢了的银子放在一起,杜仆射找到那批银子的时候,也找到了这个。”李二一直盯着地图呆,所以只能由林松海来解释。

    “这图……”李承乾挠着后颈,来回踱了几步咂咂嘴说道:“这图应该是不全,好像还应该有一份说明什么的才对,又或者这只是半张图?”

    “不错,这的确只是半张图。”李二像是从李承乾的话中得到提示,轻轻在桌案上砸了一拳,然后对身边的林松海一挥手:“把这两张图叠到一起看看。”

    李二话音刚落,李承乾就上前两步与林松海分别扯住残图的两个角,缓缓将其叠到大唐疆域图上面。

    一样,完全一模一样,所有的点都与大唐的州府重合,甚至一些唐初才打下来的疆域,竟然也在残图上被标示出来,这图分明就是一直是有人在不断补充、修改。

    唐代与现代不一样,地图这种东西是彻底的违禁品,可以说除了皇宫和兵部,就连李靖家里都不会明目张胆的收录地图这东西。

    可现在和疆域图叠在一起的残图,除了没有道路的线条,和一些州府的名称,完全可以当成一幅地图来看。

    而且既然这图一直在有人补充、修改,那谁有能证明没有另一份只有线条没有点的图呢?

    几十万两的白银,加上一幅近似的大唐疆域图,李二的脸色已经变的极端的难看。

    李承乾同样面色有些凝重,大量的金钱再配合地图,只要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会想到造反两个字。

    “查,给朕严查。”李二脸上冷的能刮下一层霜来,看着林松海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作为一个造反起家的皇帝,李二能够容忍很多事情,比如老程抢他的衣服,再比如魏征憋死他的鸟,但造反这种事情是绝逼不能忍。

    为了皇位老头子连亲兄弟都搞死了,现在有人想要抢他的江山,怎么可能不怒。

    “喏,臣马上去办!”林松海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领命之后兔子一样窜了出去。

    至于到底去办什么、怎么办,先离开处在暴走边缘的李二之后再说吧,那房间中的气氛压抑。而且如果等会儿老李真要问他想怎么查的话,那就太特么尴尬了。

    李承乾以鄙视的目光注视着绝尘而去的林松海,很想让他回来陪着自己,沉默中随时都会暴的老李实在太可怕了。

    “你说这东西到底是谁的?”李承乾胡思乱想的时候,李二的声音在他身侧响起。

    “儿臣不敢确定,倭人应该不会蠢到胡乱放这种东西。”李承乾心思电转,感觉老头子问的应该是这残图和倭人的关系,因为必竟东西是和倭人运来的银子一起现的。

    李二点点头,算是认可李承乾的判断,可随后一句话几乎判了驿馆中那个小鬼子的死刑:“希望如此吧,不过,还是让你的‘第七小组’去问问的好。”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