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27章 倒霉的倭人
    犬上三田耜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或者说已经死了。

    前段时间那位太子殿下派人通知他,说银子收到了,让他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肚子。

    可正在他打算去西市逛逛,叫些好东西补补的时候,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士兵就冲进了驿馆,为的校尉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记手刀,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一个长的分不清男女的家伙阴森森坐在他对面,狭长的眼睛中带着毒蛇般的阴冷,身上那套黑色的衣服,显示着他与众不同的身份。

    “我叫二十七,你可以一直这样叫我。”犬上三田耜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眼中那个阴森森的家伙终于开口了,只不过声音听上去很中性,同样分不清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犬上三田耜只想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把他弄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阁下,我是犬上三田耜,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第七小组’的审讯室,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回答我的问题。”二十七说得很不客气,不过刚刚获得大唐第二套党卫军军服的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我是倭国的使臣,是贵国太子殿下最尊贵的客人……”完全没听过‘第七小组’的犬上三田耜尝试着申辩一下,希望对方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我说过,你需要做的是回答问题,仅仅是回答问题!这是第一次警告,下次再敢擅自开口你会知道什么是后悔。”二十七面无表情的盯着犬上三田耜,将他所有的话全都压回肚子里。

    半晌之后,二十七看着紧紧抿着嘴唇的犬上三田耜满意的点点头:“很好,看来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那么第一个问题:你来大唐的目的是什么?”

    “我……”犬上三田耜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出和李承乾交易的事情,不过在二十七阴冷的目光逼视下,很快就做好了选择:“我是受天皇陛下的命令,来与贵国太子殿下购买军械的。”

    对犬上三田耜提时不时提到李承乾,用以威胁的举动,二十七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和你同行的有多少人?”

    这一点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人数摆在那里随时都是可以查,所以犬上三田耜痛快地说道:“五百人。”

    冷不防的,二十七猛地一拍桌子,一声暴喝:“为何绘制我大唐疆域图?”

    “啊?”犬上三田耜先是被吓了一跳,接着就是一脸懵逼。

    二十七双眼死死盯着犬上三田耜,从他刚刚的反应来看,似乎李承乾让他查的事情并不是这小鬼子干的。

    但身为大唐第二个顶级刺客,二十七认为自己做事必须有始有终,是以继续追问道:“难道我说的不清楚么?”

    “没,没有啊,冤枉,真是冤枉啊!”犬上三田耜脸色已经变得一片惨白,他十分清楚这个罪名的后果是什么,所以不说他没有干这样的事情,哪怕就是干了他也不会承认。

    “很好。”二十七出乎预料的没有再追问,只是轻轻的扯了扯嘴角,犬上三田耜估计这应该是他在笑,只是配上那双狭长的眼睛,怎么看都显得有些鬼气森森。

    接下来,犬上三田耜体验到比水刑更可怕的刑罚,整整六天六夜不眠不休的疲劳审讯,让他觉得简直就是生活在地狱一般。

    相比于水刑,疲劳审讯的第一天只是让他觉得厌烦,第二天这种厌烦变成了恐惧,等到第四天,恐惧已经演变成了歇斯底里。

    第七天早上,犬上三田耜终于崩溃了,嘶哑这嗓子疯狂的咒骂着连带李承乾、舒明天皇、苏我虾夷等一系列和这次交易有关的人。

    “殿下,问完了,应该和他没有关系。”东宫‘兰若寺’二十七站在一个阴影中,轻声说道。

    躺在摇椅上的李承乾掀开盖在脸上的书卷,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之后说道:“你应该向黑子学学,不要总是阴森森的,而且晒晒太阳对你有好处。”

    这个二十七号不知怎么搞的,越来越喜欢在各处阴影里面待着,人也越来越阴森,李承乾这几天数次与他提起让他‘阳光’一点,结果这货非但没好,反而有变本加利的趋势。

    “谢殿下关心。”二十七特有的那种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飘忽,如果不是李承乾亲眼看着他一直站在原地没动的话,几乎要认为他是在不断移动着说话。

    “唉……算了,你随便吧。”对二十七这个奇葩,李承乾除了无奈摇头之外没有任何办法,想起刚刚好像听他说起审讯的事情,便问道:“你没把那小鬼子搞疯吧?”

    “臣不知道,看情况不是很乐观。”二十七摇摇头。

    他才不在乎鬼子疯不疯,只要搞到情报就好了,反正只要那鬼子不死就行了,甚至就算是死了又怎么样,大不了还给倭国一个尸就是了。

    李承乾嗯了一声,看着天上悠悠飘着的云朵,有些失神的说道:“对那张残图,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如果不是小鬼子的,那么会是谁的?偷银子的那批贼人么?”

    和二十七的反应差不多,钱拿到手之后,李承乾同样不在乎小鬼子是疯是傻,大不了让小鬼子下次换一个人来好了,反正他们有那么多人,又死不光。

    二十七不知道李承乾是不是在问自己,但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说道:“臣认为与贼人无关,必竟残图与银两很难联系在一起,至少臣决不会把这两样东西放到一起埋在地下。”

    “不错,不错!”李承乾几乎是一下子摇椅上跳起来,围着椅子一边转一边自言自语道:“残图是前朝初期的疆域图,可见残图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这足以说明此图的重要性,而这么重要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埋进地里面?所以,这图必然是跟着倭国的银两放在一起的,而贼人仓促间没有现或者现了不知是什么,最后才会一起埋进地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