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33章 校军场上的乌龙
    相比于右武卫,右卫率的三千军卒除了两声结阵的大喝以及冲撞前的喊杀之外,再没出任何声音,只是在沉默中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相比于身处战场的程老货,远处看台上的一群老杀才对右卫率的表现看的更加全面。

    在他看来,那个并不大的盾阵圈子竟然是不断转动的,像一个大大的轮子一般,不断向着右武卫碾压过去,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无数的右武卫军卒被打的头破血流,然后从另一侧被踹出去。

    真人实战演练,右卫率很多现役武器用不出来,所以面对越过他们三倍有余的‘敌人’他们只能选择硬顶上去,拼体力、拼毅力、拼战友间的默契。

    不过即使这样,右卫率依旧保持着旺盛的战力斗,甚至在战斗打了一半的时候,手中木刀挥的动的度依旧不减丝毫。

    右卫武的进攻已经很弱了,虽然战斗的武器都是竹刀,但那东西打在身上也特么挺疼的,而且手中只有竹刀的他们知道,那个被冲了数十次的巨大的盾阵并不是他们手中竹制武器能耐何的。

    所以右武卫的军卒开始收缩队伍,与右卫率的盾阵形成对峙之势。一次次被拖进那个圈子打出满头大包,让他们放弃了进攻,转入防守。

    “鸣钲收兵吧,没有意义了。”李二叹息一声,拍拍身前的栏杆。

    一万人的右武卫已经开始转入防守,其落败的结果已成定局,看不看的确已经没有意义了。

    “陛下,再看看右卫率的进攻吧,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应该要不了多少时间了。”李靖双目烁烁死死盯着场中的圆阵,心中对昨天讨论的那个计划信心不由大了一些。

    战场中,面对退缩的‘敌人’,右卫率的盾阵开始生变化,渐渐从一个圆形变成三角型。

    “大唐军阵,有我无敌。杀!杀!杀!”刚刚被一万余人压着打的太卫率已经打红了眼睛,面对退却的‘敌人’爆出冲天气势。

    甚至就连老天都在为他们助战,高挂天空的艳阳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天空的乌云遮住,滚滚雷声自远处传来,似有战神在空中为他们敲响战鼓。

    平地卷起的阵风将属于右卫率的将旗吹的猎猎作响,三千人沉重整齐的脚步声每一下都踩着一个‘杀’字,伴随着沉闷的雷声在校军场上回荡。

    突变的环境,震天的脚步,似要冲破苍穹的杀意如渊似海,将观战台上的老杀才们剌激的浑身抖,恍如置身于当年浴血厮杀的战场。

    身处战场的程咬金几乎瞬间红了眼睛,对面属于他的右武卫此时仿佛变成了真正的敌人,手中抢来的铁槊被舞的如风车一般,双腿一夹马腹,竟主动冲到前面充当了三角型军阵的锋矢,同时口中一声暴喝:“杀!”

    疯了,彻底疯了,万余人的右武卫军卒在程妖精主动充任锋矢的一瞬间彻底崩溃,竹刀、长棍被随手丢弃,无数人向着四面八方溃散。

    这特么演武没法演了,连自己的主将都叛逃到对方那边去了不说,整个校军场上竟没有一个支持者,这样的情况下还打个屁啊,保住小命才是真的。

    没看程咬金那老货手里拿的是真家伙么,谁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真的疯了,一担被他捅上一下那可真是没地方哭去了。

    演武在一场瓢泼大雨降下来之前,草草的结束了,虽然结尾有些戏剧性,但总的来说目的达到了。

    不过相对于高唱凯歌还的右卫率,右武卫的那帮家伙倒了大霉,上万人被程咬金处罚,每人三十军棍,立即执行。

    李二等一众天策府老将们一直保持着兴奋之情,如果不是条件不充许,李承乾估计这帮老货很可能让演武继续下去,不搞出千八百条人命出来决不会罢休。

    回到皇宫,蹲在老头子的甘露殿,人还是昨天那一批人,只是看李承乾的目光有了一些不同。

    十六卫中除了左卫右卫之外,其他十四卫的战力基本上差不多,现在右武卫既然败了,那么另十三卫基本上也没啥可说的,让他们上场并不会比右武卫强上多少。

    就如同钱是英雄胆一般,一支能征善战,勇冠三军的军队,同样提一个将军的胆,现在很明显,李承乾的‘胆’要大一些。

    “太子殿下,老臣佩服。”李靖第一次主动对李承乾行了一个正式的礼节,算是对他的认同。

    同时其他人对李承乾回礼的时候也不再向以往那般敷衍,必竟李承乾的太子右卫率战力摆在那里。

    这不是两年前那种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而是实打实的军演打出来的战绩,将来只要把这支军队拉到战场上狠狠打上几场,很快就是大唐的另一支玄甲军。

    “李伯伯客气了,右卫率一直都是仁贵在整军,和小侄关系并不大。”李承乾客气的说道。

    现在演武胜了,李承乾表现的相对低调了许多,不再像昨天那么针锋相对。

    “药师,莫要夸他,小心这小子尾巴翘到天上去。”李二心情很好,必竟儿子比较争气,狠狠把右武卫揍了一顿不说,还让程咬金出了个大丑,莫名其妙的搞了一个大乌龙,自己带队把自己人干挺了。

    接着众人又互想吹了一会儿牛逼,这个说当年怎么打的薛举,那个就是当年怎么打的王世充,李承乾作为一个小年轻,没有吹牛逼的份,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李靖突然开口问道:“太子殿下,老臣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李伯伯请说。”已经快要睡着的李承乾,摇了摇脑袋,假装没看到老头子瞪过来的眼神。

    老头子这段时间越来越小气了,自己只是睡一会儿而以,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至不至于总是瞪来瞪去的。

    “臣很好奇,为何右卫率临阵换将,却战力不减?而且演武刚刚开始的时候,知节似乎并没有指挥军阵,而右卫率却没有乱起来。”李靖边说边想,努力回忆着演武时的一切,最后问道:“不知殿下是否能告知老臣,这是为什么?”

    4月23日到5月7日双倍月票,危险在这里求票票啦。。。拜谢各位!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