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58章 任务完成
    火光伴随着惨叫,突厥大营愈加的混乱,渐渐的这种混乱开始波及到外面的牧民那里。

    黎明前的草原上,暴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营啸,混乱中人性的丑恶在夜色下被无限的放大。

    部落与部落之间、人与人之间,有仇的、有怨的、贪婪的、羡慕嫉妒恨的,**与仇恨混在一起,随着第一声惨嚎声在外围响起,便被彻底的引爆。

    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借着夜色的掩护,人类暴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

    而薛仁贵等人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反正都是突厥人,死光了又如何,是以颉利一离开,便有二十余人在薛仁贵的带领下冲进了牙帐。

    “你们是何人?大汗现在哪里?”一位正在指挥侍女和护卫搬动西的中年美女,杏目圆瞪,看着冲进来的薛仁贵等人冷声喝斥。

    早就已经杀的浑身是血的薛仁贵想都没有,应声答道:“外面唐军已经杀到,大汗已经先行离开,特命我们在此等候王妃。”

    外面大营已经乱成一锅粥,想要出去少不得还要靠着外面剩余的大汗亲卫,而想要依靠他们离开,那就必须要有一个能把他们招集起来的人物——前隋义成公主!

    所以随然他们潜入突厥大营的主要目标近在眼前,但是为了能安全离开,老薛不是不能直接冲上去把人绑了就走。

    “什么?大汗已经离开?”*****也就是义成公主愣了一下,没想到颉利竟然如此混收,连回帐通知自己一下的耐心都没有。

    “是的,所以还情王妃度快些,否则我们就走不脱了。”薛仁贵假假的回身掀开帐篷,向外面看了一眼,回头急切的说道。

    而回着帐篷掀开,外面的喊杀声自然传了进来,吓的义成公主脸色隐隐有些白,急急朝着还在接拾东西的侍女们喊道:“带上那些贵重的东西,其它细软都不要了,我们快走,追上大汗要紧!”

    义成公主,前隋宗室之女,隋大业十一年杨广被突厥始毕可汗围在雁门一带,便是这个女人冒着被杀的风险,给始毕写了一封信,说突厥北疆不定,将始毕骗了回去,让隋炀帝杨广逃得一命。

    后来隋朝被灭之后,义成公主又数次挑拨突厥处罗可汗、颉利可汗南下侵扰中原,打算推翻大唐,恢复故国。可以说,有唐以来,死于间接死于义成公主之手的汉人,不下百万之众。

    义成公主,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为了隋朝‘靖边’,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陌生的突厥可汗,没有感情只有利益的婚姻整整持续了近三十年,先后伺候了四位突厥可汉。

    为了救隋炀帝,她冒过被杀的风险,杨广死后,她又代表突厥可汗将杨广遗孀萧皇后从窦建德手中要走,并且还有杨广的孙子杨政道。

    虽然萧皇后到了突厥免不了还要继续伺候突厥可汗,但至少她不用再继续以前被人挣来抢去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

    可以说,为了隋朝,义成公主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可是站在历史的角度上说,她也对汉民族造下了无边杀孽,突厥数次南侵,几乎每一次都有她的影子,边民被杀、被掳无数,战士们御守边关战死无数,这些,都是由她一手造成。

    所以义成公主是害怕唐军的,她很清楚自己落到唐人手中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因为在唐人的眼中,她的罪孽罄竹难书。

    “王妃,还请快些,东西实在不行就别要了!”薛仁贵虽然很想抢了这个妇人直接闪人,但考虑后果还是决定忍忍,等到离开突厥大营,‘獠牙’主力有得事办法把这个女人搞回大唐。

    “你们不去备马傻站在这里作什么,是不是打算让本宫走着出去?”义成公主也急了,看着薛仁贵等二十来个人,全身上血的样子恶心的眉头真皱,三两下把他们打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五辆马车,千余人的护卫队伍,追着颉利的脚部,向着碛口西面直接冲了出去。

    因为薛仁贵一身冲天的杀气,加上很多人都看到开始时颉利对他的信任,所以老薛当仁不让的成了队伍的指挥官。

    一路向外疾驰的过程中,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再次屠戮挡路的突厥部族无数,终于在天色微明的时候冲出碛口大营,驰向外面的无边旷野。

    “王妃殿下,我们已经冲出来了,只是所有人加到一起尚有不到千人,前面大汗不知已经去了多远,如果有追兵跟来怕是我们根本就直持不了多长时间,而另谋他途又怕失去大汗行踪,何去何从还请王妃决断。”出了突厥大营之后,又行了一段距离,待听不到身后的喊杀声之后,薛仁贵打马来到义成公主的马车边上问道。

    “依将军看该当如何选择?”义成公主终究是女流之辈,虽然擅长算计,但在这种事关生死的决断面前,她还是犹豫了。

    “臣不敢擅专,不过依臣看来唐军大半是冲着大汗来的,如果我们离开大汗所去的路线,危险性应该会小一些。”出了突厥大营,薛仁贵的底气足了许多,渐渐恢复了一些以往的风格。

    只是心慌意乱的义成公主此时只顾逃命,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便依着将军,我们另走他途,只要大方向不变,相信很快就会与大汗的队伍相遇。”

    “如此还请王妃换马,这马车必须放弃,否则地下留下车辙,必会引来追兵。”薛仁贵心中冷笑,这女人竟然到现在还在惦记颉利那个该死的家伙,难道真以为她在颉利的眼中有那么重要么?

    “一切听由将军吩咐。”人都是怕死的,义成公主也是一样,只要有一线生机,她也并不想死。

    就这样,一千多人的队伍在半路上再次一分为二,车辆外加八百左右的突厥骑兵跟着颉利离开的印记继续前行,义成公主带着两个侍卫,由薛仁贵所指的三十余骑护送,转道向南,脱离大队单独行进。

    必竟唐军就是从南面过来的,他们转道向南很可能会转到唐军的后方,那样会安全很多。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