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68章 白月宁
    白月宁,二十二岁,职业杀手,一身高来高去的轻身功夫在‘第七小组’无人可敌,所以虽然她在小组里面编号是十八,但更多人喜欢叫她白蝙蝠或者月枭。

    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进入‘第七小组’,因为其女性的身份在小组里颇受一些关注。当然,这份‘关注’并不是关心,相反她还在不断收到挑战。

    大唐没有后世男女平等的概念,所以作为一个女性杀手,白月宁付出的辛苦远比其他人要多,同样,她对敢于挑战她的人下手也狠的多,至少目前为止,还没听说过有谁挑战她之后能够全身而退。

    “月枭?”李承乾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明媚少女,心中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她跟二十七说的那个女杀手对上号。

    白月宁点点头,脸上笑意更浓,似乎李承乾吃惊的样子让她很满意。

    李承乾看看身边的二十七,下决心等白月宁完成任务回来,就把她调到自己身边,然后把这个鬼气森森的家伙踢回‘第七小组’里面去。

    “你的任务二十七应该已经说过了吧?”放下思绪,李承乾看着笑眯眯的白月宁问道。

    结果,白月宁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位置横着比了一下。

    哑巴?李承乾有些愕然,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如此娇俏可人的女杀手竟然是一个哑巴?

    二十七见李承乾似乎没什么可说的,便主动对白月宁说道:“月宁,你去吧,辨才的位置你去组里查一下,任务无论成功与否,送个回信过来。”

    白月宁再次点点头,对李承乾施礼之后便转身离开。

    “你没说她是个哑巴。”等白月宁离开之后,李承乾扭头像二十七问道。

    “月宁不是哑巴,她只是不说话,这一点组里除了我知道,再就是黑子。”二十七的回答让李承乾更加意外,一时间让他有种手人‘人才’辈出的感觉。

    不过,很快李承乾就会知道,白月宁带给他的惊讶并不仅限于此。

    半个月后,越州云门寺‘恶客’登门,手中举着一个牌牌,指名道姓的要见主持大师辨才和尚。

    寺中僧人气不过其所为,便上前与之争论,结果话没说三句,便被揍趴下四个,一时间整间寺庙乱成一团。

    就在一群和尚到处找武器,准备和来人好好周旋一番之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阿弥陀佛,住手!”

    “师,师父,您怎么出来了?大夫说您现在需要静养,不能下地!”一个青年和尚面色一变,丢掉手中的棍子,三两步来到一个中年僧人身边,伸手将他扶住。

    “这位女施主,不知找贫僧所为何事?”中年僧人先是对扶着他的徒弟摇摇头,然后看向带着斗笠,一身黑衣,背负长剑的‘恶客’

    ‘兰亭集序’,‘恶客’手中的小牌子换了一个方向,将背面的四个字显露出来。

    中年和尚面色微变,与徒弟对视一眼之后,叹了口气说道:“阿弥陀佛,女施主来晚一步,那《兰亭集序》如今已经不在老僧手中了,还请……。”

    “啪”不等老和尚说完,来人手中的牌子就被掷到了他的脚下,看架式完全就是志在必得之势。

    “你这人怎么这样,没听我师父说东西已经不在了么?”青年和尚的耐性终究差些,见来人如此无礼,忍不住出言喝斥。

    “玄明,休得多言。”辨才老僧活了四、五十年,看着来人的架式便知不是善茬,将徒弟喝止住,转对来人说道:“女施主,所以谓出家人不打妄语,那《兰亭集序》的确于前日夜间被人抢走,而且来人还将贫僧打伤。”

    “被人抢走了?”来人惊愕的抬起头,露出一张清透的面庞,不是白月宁又是何人。只是其声音如黄莺出谷,清丽动人,让几个拿着棍子随时准备拼命的年轻和尚瞬间就是一呆。

    “阿弥陀佛。”辨才和尚一声佛号,将几个青年和尚的魂儿叫回来,然后才说道:“事实的确如此,如果女施主不信,大可搜上一搜。”

    “师父!”老和尚话音刚落,扶着他的年青和尚顿时有些急了。

    “小女子正有此意,失礼之处,还望大师不要见怪。”露了本相的白月宁也不客气,厌恶的瞥了刚刚几个被她说话的声音迷住的和尚一眼,冷哼了一声就大步向寺内走去。

    没办法,白月宁生来便是如此,其声音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惑人心神的功效。所以这也是她平时总也不开口的原因,她并不想让身边的同僚误会自己想要撩拨他们。

    “哎……”辨才身边的青年和尚试图阻拦白月宁,结果被老和尚辨才一把拉住,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白月宁杀手出身,人虽然长的清透,声音亦是婉转动人,但那一身冷冽杀气却决对骗不了人。

    老和尚此时已经丢了师父智永禅师交给他的《兰亭集序》,如果再惹到这个杀星……。

    所以辨才思虑之下,决定让白月宁三分,让她搜上一搜,等她找不到东西,再将她打发走也就是了,没必要为了一件已经丢了的东西再赔上数条人命。

    果然,一个时辰之后,将整个寺院搜了一圈的白月宁空手而还,立于辨才面前冷冷的说道:“老和尚,是什么人取走了《兰亭集序》?”

    辨才老和尚认真打量了白月宁一眼,深深叹了口气:“阿弥陀佛,女施主既然能将屋梁全都搜上一遍,老僧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本以为那《兰亭集序》被自己藏于层顶房梁之内的事情,绝无第二人知晓,可谁知这小丫头竟然搜遍整个寺院的房梁,可见其准备之充分,情报之准确。

    甚至那《兰亭集序》就是前日夜间没有被人取起,今天只怕也保不住。

    “那就说说看,来人到底作何打扮,长相如何。”白月宁没搜到想找的东西,此时也有些急了,与老和尚说话时声音冷的可怕,一身杀气外溢,让几个修为不够的年轻和尚看的胆颤心惊。

    “是一个年轻人,大概二十多岁吧,有些不善言词,一双眼睛冷的可怕,身穿月白色长衫,头发稍显凌乱,身后背着一把剑。”东西已经丢了,辨才和尚根本没必要去为一个抢走他东西的人保守秘密。

    只是白月宁越听脸色越古怪,听来听去,这老和尚说的人怎么都像程华安那个失踪了的家伙。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