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70章 复杂的关系
    “想好了没有,东西拿出来,本姑娘不管你们之间的破事儿掉头就走。”程华安犹豫的过程中,被舒天识破身份的白月宁再一次将目标对准了他。

    “不错,东西的确在我这里,不过,只凭你一句话就给你?真当程某和那舒天一样,怕了你的名头不成?”

    《兰亭集序》对程华安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抢来也是觉得在李承乾那里失了信用,打算将来有机会用这个来补偿一下。

    但现在被人追上来指着鼻子要,这份字贴的意义就有些不一样了,关系到他在江湖上的面子问题,这是无论如何都要争上一争的。

    “也罢,那本姑娘就亲自找你讨要好了。”白月宁不再废话,番手之间,一支三棱军剌,一把虎牙军刀便分别持在手中,整个人如一阵狂风一般,夹着地上的雪花扑向程华安。

    看着陡然间出现在白月宁手中的两把武器,程华安瞳孔猛的收缩如针尖,一种大水冲了龙王庙的郁闷自心底升起。

    三棱军剌、虎牙军刀,程华安在吴辰身上都见到过,知道除了李承乾的人,基本上没人用拥有这种可怕东西。

    不过现在本根容不得他再考虑其它事情,白月宁的动作太快了,整个人就像一团没有重量的影子一样,眨眼之间就扑到了他的身前,闪着乌光的三棱军剌闪电般向着他的胁下剌了过去,同时另一只手上的虎牙军刀也向他的喉咙划了过来。

    快,快到程华安根本来不及挥动手中长剑去格挡,电光石火之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舒天会如此忌惮这个女人。

    但现在的确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眼看两把近战用的索命利器就要近身,程华安无奈之下只好将手中长剑丢下,一个翻身滚了出去,待再次起身,手中出现一把和白月宁一样的虎牙军刀。

    不过相比于白月宁,军刀在程华安的手中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被顶尖剌客近身,老程的身手再好,也只是屠龙之术罢了。

    必竟他擅长的是长剑,与人搏杀靠的是大开大合的招式,类似于剌客的近身搏杀,以命搏命打法并不是他的强项。

    如果他在开始的时候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将白月宁挡在三尺之外,眼下的情况完全会是另一种景像。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有些晚了,近身战三、五个呼吸之后,程华安手中军刀便已经脱手,再三、五个呼吸,白月宁手中的虎牙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冰冷而诱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说,东西在哪里?”

    “是黑子派你来的?”感受颌下传来的冰冷,程华安的脖子上起一排小疙瘩,不过他并却不怎么担心自己的性命。

    虽然这个叫白蝙蝠的女人身上杀机凛冽,但程华安知道,刚刚自己和他的搏杀看似凶险,实际上只是类似于切搓,这个有着诱人声音的女人对他应该是没有杀意。

    “少根本姑娘废,说,东西在哪里?”白月宁另一只手上的三棱军剌顶在了程华安的大腿上,她的确不会杀程华安,不过却并不介意给他一点苦头吃。

    “你们两个还是不要演了,真当本官是傻子么?”就在程华安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舒天拿着刚刚掉落的虎牙军刀,眼睛却一直盯着白月宁手中那支架在程华安脖子上的虎牙。

    “舒天,大家相识一场,本姑娘奉劝你最好把那刀放下,否则不出半年,就是你人头落地的时候。”白月宁并没有否认舒天的话,示威性的瞪了程华安一眼之后,收起两把武器,冷冷的对舒天说道。

    “是么?”舒天把玩着手中的军刀,这种剌客专用的近战兵刃同样也不适合他,所以只玩了几下,便向已经拾起长剑的程华安抛了过去,带着一丝讥讽说道:“原来独来独往的白蝙蝠和月剑客竟然属于同一组织,这当真是一个重大发现!”

    “舒天,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么?”被白月宁三招两式逼到死角的程华安脸上终是有些挂不住,听到舒天讽刺之言,立时反唇相讥。

    “行了,你们两上大老爷们儿在这里吵吵闹闹,不觉得磨叽么?”白月宁扫了两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定格在程华安身上:“东西交给我,然后你们两个在这里是相亲还是相爱,随便你们。”

    “我……”程华安被白月宁一句话怼的险些没背过气去,做了两个深呼吸才沉声说道:“白蝙蝠,你认为我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舒天听两人一直在争争一件东西,不由产生了一丝好奇,忍不住出声问道。

    “与你无关。”白月宁冷冷的将舒天顶了回去之后,又对程华安说道:“现在就带我去取。”

    她是剌客,讲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要是能取到《兰亭集序》,她才不管舒天和程华安之间有什么过节需要解决。

    “不行,他是我的犯人,今天本官务必要将他缉拿归案!”还不等程华安拒绝,舒天已经堵在下山的路上。

    苦苦追了程华安将近一年时间的舒天,怎么可能让程华安如此轻易的离开,所以哪怕明知道白月宁和程华安是一个组织中的人,却依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程某没有杀人!犯人之说从何而来?”程华安依旧还是最开始那句话,只是说完后又看向白月宁:“白姑娘,似乎程某还没有答应把东西给你吧?”

    这一下可好,三人之间彻底乱套了。

    理论上白月宁和程华安是一伙的,可实际上两人之间为了一份《兰亭集序》已经水火不容。

    而舒天的确是自己一个人,但他的目标是带程华安回兖州,所以从某一方面来说,他和白月宁应该是一伙的。

    再看白月宁,虽然表面上,她要带走程华安等于是在和舒天对立,而她要找程华安要《兰亭集序》又等于是和老程对立。

    但实际上基于上述两点,程、舒二人任何一个想要针对她,另一个都会果断上去帮忙。

    所以,单单一个乱字似乎……好像……并不足以形容三人之间的关系。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