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78章 给你十年准备
    ‘东风夜放花千树’,在没有烟花的大唐,这却是一句让人很难理解的句子,而至于后面的‘更吹落,星如雨’也是完全无从说起,让听的人如坠云雾之中。

    因为这个时代所有的灯都是在地上的,就算有些高一点,也是挂在一些飞檐之上,同时这些灯决不会落下来。

    所以李承乾第一句才刚刚出口,小广场上便响起无数嗤笑之声。

    词虽大气磅礴,但却明显并不应景,颇有些做作之嫌。

    长孙冲、程处默以及一众皇家子弟也在面面相觑,搞不清李承乾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而负责记录的孔雯也有些愣,提着手中毛笔,不明就里的看着李承乾,似乎在确认他是否说错了。

    不过很快,就没人有人再管李承乾说的是什么,因为伴随着一连串‘平地惊雷’般的巨响过后,烟花第一在在大唐绽放出璀璨的光华。

    天空中一声声雷鸣般的巨响过后,五颜六色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又如流星般坠落。

    没人再去管李承乾了,所有人都仰头看向天空,小广场上的一群人还好些,多多少少有些文化,没有那么多迷信思想。

    而在玄都观外面的朱雀大街上,却彻底闹腾开了。

    无数的百姓匍匐于地,向着天空叩拜,在他们心中,那种流光溢彩,漫天繁星坠落简直就和传说中天门大开,神仙下凡无异。

    玄都观对面的和尚庙里,人群已经在蜂拥而出,向着玄都观涌来,丝毫不顾老和尚们难看的脸色。

    神仙都下凡了,谁还在这里拜佛祖啊。

    而此时刚刚从宫里出来,打算夜游长安的李二君臣也是惊愕非常,看着漫天的烟花呐呐不知所言。

    最后还是方老太监反应快,绕到李二面前躬身一礼:“陛下洪福齐天,天降祥瑞,万里江山得神仙保佑,臣为大唐贺,为陛下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陪同李二出来的一众臣子也反应过来,一时间,万岁之声如山呼海啸,连绵不绝于耳。

    一些文臣或许不清楚烟花中的门门道道,但见识过火药的李二却知道,此事想必和李承乾脱不了关系,思及此处,便轻轻抬手,示意众人平身:“众爱卿,且随朕去那玄都观一观如何?”

    玄都观外面乱糟糟的场面并没有影响到小广场上的众人,不断在头顶爆开的绚烂烟花已经让他们忘记了一切,只是口中不断念诵着:星如雨。

    天空中闪耀着无比璀璨的光芒,闪烁的烟花与天空中的繁星交相辉映,那不断向下坠落的光华,当真如星星自天空落下。

    孔雯同样在仰望天空,眼中闪过一丝迷醉,不经意间,身体已经靠到身边李承乾的身上而不自觉。

    美?漂亮?一个个词汇在她脑中闪过,然后被她一一否定,这些词汇并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美景,无论怎么形容都像是有着一些缺憾。

    思来想去,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刚刚那个俊秀中带着一股妖异的少年好像说过: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不过,现在的景色太美,根本没人有心思去琢磨词句怎么样。

    小半个时辰,随着天空中最后一朵烟花落下,小广场中再次陷入一片寂静的昏暗。

    只是众人眼中的那层迷醉却久久不曾消散,尽管因为仰头时间过久,脖子已经开始酸痛,但却没有人肯低下头,依旧锲而不舍的向天空中望着,似乎希望刚刚的美景能够重现。

    “好了,已经结束了,休息一下吧。”李承乾轻轻扶了一下靠在自己身上的女孩,伸手在她的肩头揉了几下。

    “太,太子殿下,刚刚那是什么?好美啊!”孔雯脸上闪过一抹羞涩,不过很快被好奇心所取代。

    “小雯姐,那叫烟花,是哥哥特地为今天准备的。”长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到李承乾和孔雯的身边,拖过孔雯躲到一边悄悄嘀咕着。

    “烟花么?”孔雯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李承乾,眼神中带着复杂的情绪,像是在好奇,这个年龄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少年为什么会这么多的东西。

    小广场上的众人各有心思,昏暗的灯光下,沉默不语,其中一些甚至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准备离开。

    没必要再留下去了,那一句‘东风夜放花千树’已经足够打脸了,再待下去只怕会更加丢脸。

    “你,你耍赖,你是提前准备好的。”郑秋林脸色有些阴郁,由身边的人扶着站在一旁,双眼死死盯着李承乾,语气中满是不甘。

    李承乾哼了一声,扭头瞥了他一眼,口中淡淡说道:“是啊,我是提前准备好的,你待如何?”

    “我……”自视甚高的郑秋林一时语滞,没想到李承乾竟然如此直言不讳,一些准备好的指责猛的卡在喉咙里,吐不出咽不下,说不出的难受。

    “放心,本宫也可以给你准备的机会。”李承乾将手中用来装样子的折扇轻晃了几下,满不在乎的说道:“十年,本宫给你十年时间,如果你能作出与《青玉案·元夕》相媲美的词作,本宫当着国子监全体,向你道歉如何?”

    “我……”郑秋林深深的吸了口气,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词到底如何,只看第一、二句便基本上能判断个**不离十。

    所以郑秋林很清楚,别说十年,就算是一百年,他也作不出同样的词句出来,这东西有时候是天赋,不是靠努力就能成功的。

    可是如果就此认输,他又觉得很不甘心,国子监第一才子,竟然比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是太子,那也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自视甚高也好,利欲熏心也罢,总之郑秋林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作了一个让他后悔很久的决定:“太子殿下,方才那词好像殿下没有作完,不知能否将全词告知小生,也好让小生有个努力的目标。”

    “也罢,既然你不死心,那本宫就成全了你吧!”莫名的笑意闪过,李承乾手中折扇轻摇,征询了孔雯的意见之后,缓缓将《青玉案·元夕》背了出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