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79章 寻访孙思邈
    上元节的一场闹剧随着李二的到来很快结束,学子们借着参见伟大的皇帝陛下,纷纷遁走,心中誓从今往后再也不见这个该死的‘智妖’。

    郑姓青年亦混在学子当中溜了出去,他实在没脸再留在小广场上,本以为凭借这国子监第一的名头能和李承乾在诗词方面别别苗头,没成想被人打了一顿不说,还被人严重鄙视了。

    孔明理没有走,领回眼神有些迷离的妹妹,老老实实的站在孔颖达身后一言不,只是看向李承乾满是炙热,典型的书呆子做派。估计如果不是孔颖达和李二在场,这货很可能就要上前找李承乾请教一番。

    李二同样没有多说什么,听长孙冲将《青玉案?元夕》复述一遍之后,负手长叹一声,便带着一众手下转身离去。继上一次中秋李承乾送给长乐一《水调歌头》之后,这上元诗会终究还是没有逃过他的魔掌。

    有了《水调歌头》、《青玉案?元夕》,今后中秋和上元怕是再也没人会出来比试诗词了,毕竟再怎么比人们先想到的一定会是上面两,既然得不到第一,写与不写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熟悉李二的臣子们都知道,他们的皇帝陛下心里指不定怎么高兴呢,毕竟自己儿子力压群雄,独占鳌头,将一众世家子弟和国子监学子统统震的不敢说话,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大唐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李家皇朝并不被世家放在眼里,几乎所有的世家和士族暗地里都认为他们是一群没有底蕴的土鳖,是一群有着鲜卑血统的化外蛮夷。

    所以说李承乾的崛起在对李二来说是一种骄傲,一种对世家的挑战。

    现在李承乾已经出战书,《青玉案?元夕》、《水调歌头》、《赤壁怀古》、《京郊狩猎》、《将进酒》一传世名作成为摆在世家面前不可逾越的山峰,只等着有千年底蕴的世家来挑战。

    “哥,我们怎么办?”李恪、李泰看着老头子离开,纠结的问道。

    长乐、豫章、襄城几个小丫头已经跟着老头子离开,玄都观小广场上只剩下李承乾兄弟三个还有十来个纨绔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怎么办?该怎么玩怎么玩,父皇又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让我们回宫,你们干嘛要心虚?”李承乾大咧咧的说着,一双眼睛却盯在秦英老道士的身上。

    “可是没了烟花,我们玩儿什么?惦记了好多天就为了能自己放几个,没想到被那帮混蛋给搅合了。”李恪眼睛瞟向玄都观的大门,语气中颇有些不甘。

    “去找处默和表哥,他们一定会带你们找到好玩的地方。”李承乾对长孙冲和程处默他们一伙努努嘴,示意李恪和李泰去找他们两个拿主意。

    “啊?你不和我们一起啊?”李泰圆滚滚的身子扭了扭,诧异的说道。

    “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们去玩你们的。”李承乾在李恪和李泰后背推了一把,将两人推向长孙冲,同时对长孙冲和程处默等人说道:“带上他们两个,除了青楼,其他地方随你们去玩。”

    除了青楼随便玩?长孙冲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实在想不出除了青楼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玩。

    不过这和李承乾没什么关系了,摆脱了李恪和李泰,他就把秦英老道士拖到一边:“怎么样,我让你查的人查到了没有?”

    “如果殿下说的人是孙思邈的话,贫道想应该是已经查到了。”秦英老道士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拉拉扯扯,不过考虑到《封神演义》只听到十绝阵,后面还有很大一部分要依靠李承乾来讲诉,只能皱着一张老脸忍下来,并且还要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李承乾一听人找到了,立刻来了精神,两眼放光紧张的问道:“人在那里?”

    现在已经是贞观四年,很快大唐的一批老臣子就要大批的凋零,这是李承乾不希望看到的,大唐还没有做好新旧交替的准备,这帮老货们还是多活几年的好。

    所以李承乾不惜一《封神演义》后续部分为要挟,逼着秦英老道士去找孙思邈那个老头子。毕竟老孙信奉道教,而且还出了家,让道门弟子去找远比让‘第七小组’去找要好得多。

    秦英见李承乾问的急迫,当下也没有隐瞒,十分肯定的说道:“此人现在终南山中隐居,似乎正在钻研整理一部医术。”

    对于秦英的坦白,李承乾毫不领情,翻了翻眼睛反问道:“终南山地方大了,你这么说让我去哪里找?”

    “那依殿下的意思……贫道让人把他找到长安来?”秦英老道士现在有求于李承乾,心中纵然不满,也不得不强自忍着。

    “对,找到长安来,而且要快。”李承乾点点头,不过他也能感觉到秦英老道士心中的不快,手中象牙为骨的折扇轻轻在老道士的手臂上拍了拍,挑着眉毛说道:“只要见到此人,我立刻给你九曲黄河阵、诛仙阵的那一部分。”

    “别,还是先把十绝阵搞明白再说。”秦老道士连忙摆手,他可不想故事听一半。

    而且最关键的是老头士听故事的同时,还要记录里面各路神仙妖鬼的关系,而且神仙之间的关系才是重点,至于事故本身,老道士的兴趣并不大。

    “行,一切都听道长你的,只要把人找来,咱立刻就往下说,绝不反悔。”李承乾拿着折扇向天一指,多多少少有些指天誓的意思。

    不过老道士却对其报以意味难明的眼神,分明就是不再想信他这个拿誓当水喝的‘无良太子’,弄的李承乾同学尴尬不已,无奈只得拱拱手对老道士说道:“如此,承乾先告辞了,道长留步。”

    “殿下慢走,贫道不远送了。”玄都观外面人山人海,已经快要翻天了,很多信徒等着进来进香、看神仙显灵。

    是以老道士根本就没有没有心情继续陪李承乾磨牙,只盼着他快点离开才好。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