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85章 重金属中毒(上)
    “怎么样?”李承乾看着床上躺着的老杜,压低声音向孙思邈问道。

    “情况不太好,病患的状况看上去很虚弱,脉像必然也是虚弱异常,悬丝诊脉并不适用,很容易造成误诊。”孙思邈知道李承乾问的是什么。这几天两人曾经一起讨论过悬丝诊脉的可行性,并做过一些实验,得出的结论是可行,但必须脉像足够强劲,不能是病入膏肓之人。

    “那能看出是什么病么?”李承乾理解的点点头,瞅瞅神情惶然的杜家兄弟,转头向孙思邈问道。

    “殿下却是糊涂了,医者探病,望、闻、问、切缺一不可,单单看上一眼如何能知。”孙思邈捏着颌下胡须,一面看着从宫里来的太医愁眉苦脸的给杜如晦把脉,口中缓缓说着。

    对李承乾这个时而明白,时而糊涂的太子,老孙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几天的接触下来,李承乾提出的一些食物疗法与健身延寿很对他的胃口;另外一些开水消毒、伤口缝合等外伤处理方法,更是让老孙几乎惊为天人。

    不过时间长了,老孙也慢慢看出来一些门道。看似无所不知的太子殿下其实也就是个半桶水,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牛逼吹的山响,实际没有半点医学经验,如果真要让他去给人看病,指不定有多少人会死在他手里呢。

    “高明,不,殿下,我,我父亲……”经常与李承乾在一起私混的杜荷丧魂落魄的靠过来,吱吱唔唔似是有话要讲,但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放心吧,杜伯伯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从古到今,不,从远古到后世的二十世纪,似乎劝人的方式从来就没变过。

    “可是……”杜荷回头看了一眼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太医,心里几乎已经快要绝望了。

    “放心吧。”李承乾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顺手将杜荷推开,带着老孙走到那太医身边,用折扇在其肩上敲了敲,歪了歪脑袋,示意让他滚开。

    作为一个医生,连最基本的喜怒不形于色都做不到,唉声叹气的样子简直和直接宣判病人死刑没什么区别,太特么给祖师爷丢脸了。

    想想后世的那些名医,那个不是一边点头一边说:你这个病情况不太好,但也不是没有希望,如果怎么怎么样,然后怎么怎么样,最后还是可以恢复的。

    思绪飞舞的李承乾一边走神,一边看着孙思邈坐到刚刚太医的位置,看着老道士仔细的观察老杜的口鼻舌,看着老道士在把脉中一点点陷入沉思。

    良久之后,孙思邈从榻边起身,看了圈房间中的众人,缓缓说道:“殿下,如果老道没判断错,病患应该是中毒的症状!”

    “中毒?”一下子,杜构、杜荷以及刚刚苏醒过来的杜夫人所有人都来了精神,目光目光熠熠的看着孙思邈,期待他再说出一点有建设性的建议,比如,怎么解毒!

    “怎么会中毒?杜仆射一直住在军营,决无可能有人对他下毒,而且如果下毒的话,毒前线的将军们不是更好?何必毒他一个管后勤的?”刚刚的太医或许是出于嫉妒,也有可能是医生的医德,总之他并不是很相信孙思邈的判断。

    “这是慢性毒,并不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孙思邈回头看了躺在榻上的老杜,捻着胡子琢磨了一会儿,似乎在想怎么解释才能让众人听的明白。

    隔了一会儿之后说道:“病患的症状与道家那些常年服食仙药的方士兵解前很像,而且其脉像显示肾脏尤其虚弱……。”

    仙药?李承乾一阵错愕,长生不老丹?不会吧?如果真有这东西还不早就献给老头子了,怎么可能留着自己吃,谁特么敢啊。

    “父亲的确是经常服用一些方士炼制的丹药,只是都是些强身健体,提神醒脑的药物,并不是什么仙丹啊?”杜构看似在给孙思邈提供思路与线索,实际上也是一种解释,生怕李承乾误会老杜有什么长生不老之心。

    强身健体?提神醒脑?李承乾第一反应就是保健品,以及该死的传销。有病治病,没病健身,吃了之后就连后背痒痒都能治疗的保健品竟然已经卖到大唐来了?难道遇到后世卖保建品那些骗子的祖师爷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榻上躺着的那位还等着救命呢,保健品什么的还是以后再说,先救人要紧。

    想及此处,李承乾看向捏着胡子沉思的孙思邈:“道长,可有什么好办法么?”

    “是啊道长,您一定要救救老爷,求求您了。”杜如晦人事不醒,杜夫人早就没了方寸,见老孙找到病因,也不管真假,挣扎着拜倒尘埃。

    “使不得,使不得。”孙老道一生活人无数,却最是受不得这个,一见杜夫人竟是要准备跪下,顿时手忙脚乱,躲也不是扶也不是。

    “杜伯母莫要如此。”李承乾眼见众人乱成一团,忍不住劝说道:“孙道长妙手仁心,只要有办法,定不会让杜伯伯有事,还请伯母放心。”

    “太子殿下,您一定要想想办法,老爷……老爷去不得啊。”

    “伯母放心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本宫与孙道长都不会放弃。”李承乾现在像是捧着一块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捧着也不是,只能好言安慰。

    “杜公子,不知那强身健体之药是否还有?可否拿出来让贫道一观,或许可以从这上面找到根源。”乱糟糟的场面,还是孙思邈说了一句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

    “有!有!”杜构连声答应着,就向外面窜了出去。

    只要能把老杜救回来,别让杜家的顶梁柱倒了,别说去取药,就是去取命杜构都敢。

    焦急的等待中,大概过了不到一刻时间,杜构就一脑门子汗的从外面窜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木头盒子。

    “殿下,孙大夫,这,这就是了。”杜构将盒子放到榻边的矮几之上,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