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87章 重金属中毒(下)
    不过既便如此,李二也最后也还是决定相信李承乾一次,必竟这小子虽然有些不着调,但大事上却还是有点谱的,至少前几次他操作的事情并没让李二失望过。

    热水,油灯,还有孙思邈的金针,一件件东西被准备齐全,李承乾则是把老头子的护卫林松海拉到一边,让他通过情报科给登州消息,让他们采集海带等海藻,晾干之后火运往长安。

    另外,现在马上去购买大蒜、大葱,尤其是产奶的母牛,一定要多买几头。

    安排妥当之后,李承乾再次回到屋里,拉开围在榻边的杜构、杜荷兄弟俩:“你们都退开些,围在一起空气浑浊,不利于杜伯伯的呼吸。”言罢,不顾四下里鄙视的目光,凑到了孙思邈跟前。

    就目前来说,李承乾也算是老杜的主治医师,房间中除了孙思邈、李二,他是仅有的几个有权利靠近看热闹的人之一。

    老杜此时已经被扶着坐了起来,由太医在前面扶住其身体,不让他倒下,孙思邈则是盘坐在老杜的背后,身边放着刚刚用开水烫过的一百零八颗针灸用的金针,以及一盏油灯。

    这是李承乾的建议,开水消毒之后再用火烧一下,可以给金针消毒,去掉上面大量的细菌。

    孙思邈不知道细菌是什么,但他却觉得李承乾说的很有道理,关于那种眼睛看不见的生物,完全可以在佛教中的一沙一世界中找到依据。

    总之,这一切并不费什么力气,又能提高一些专业性,孙思邈自然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中的众人凝神静气,目光全都盯在盘坐于老杜身后的孙思邈身上,直到盏茶时间之后。

    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孙老道才刚刚一动手,坐在前面的那个太医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原本不服气的神色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惨白,一双眼睛漏出惊骇之色。

    孙思邈金针剌穴的度快慢先不说,单单认穴之准,完全就是让他望尘莫及。

    隔着一层衣服,单单凭借一只左手在杜如晦的身上比划几下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到穴位,然后右轻轻扶过,一支金针就已经插于其上。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相比于太医的惊骇,李二、李承乾他们这一批外行,则完全沉迷于孙思邈的飘逸的动作中不可自拔。

    看别的医生给人针灸是煎熬,长针入肉数分捻来捻去,让人看着肉疼。

    可看孙思邈给人下针,完全就已经升华到了艺术的层次。

    老道士须皆白,神色淡然,双手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飘逸,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的同时,却不觉得凌乱。

    漂亮,真是太漂亮了,李二现在已经不再去想悬丝诊脉,单单凭借这一手金针剌穴,大唐皇帝陛下已经彻底征服。

    可以说,只要现在孙思邈愿意,完全可以凭借这一手在李二这里要到一个县男或县子的爵位。

    斜斜瞟了一眼正在关注孙老道的儿子,李二心中感慨,这小子是走了什么运气,为什么总是能现一些奇人异士呢?

    薛仁贵,能与秦琼大战数百合的人物;习君买,瘦了吧唧却能开弓六石;苏定方,北伐六路大军中路的副将军;另外,长安城里的马周、李敬玄似乎也不是一般人物。

    至于远在青州的王玄策,现在已经位列剌史,主政一方,而且年终考评亦是上上之选。

    现在,这小子又搞出来一个能把针灸玩出花来的老道士。

    而且据这段时间打听来的消息,好像这老道士现在已经八十来岁了,但看到真人的时候却如六十许人一般,甚至如果不是花白的胡须,说他五十岁都有人会信。

    所以李二想到了羡门、广城子之类的人物,隐约间,一个想法自心中慢慢升起。

    “娘亲,刚刚我爹好像动了一下。”安静的房间中,杜荷突然一声惊呼,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只见床榻之上孙思邈已经和太医换了位置,此时正盘坐于杜如晦的前面,袍袖挥舞间根根金针不断插进老杜身体正面的穴位之中,而且每次施针,杜如晦的手指都全抽动一下,似乎已经有了反应。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大概半个时辰之后,老杜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起抖来,孙思邈也在杜如晦身体有反应之前离开了原先的位置,站到了床榻下面。

    “哇”的一声,原本昏迷中的老杜陡然间就是一口污血吐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人也清醒了过来。

    “父亲!父亲!”杜构、杜荷两个顾不得榻上秽物,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榻前,杜荷更是直接窜到了榻上。

    “退开,金针未起,你们想害死他么?”一声厉喝自孙思邈口现,宽大的袍袖挥动间直接将杜构、杜荷兄弟两个甩了出去,一个跌坐于地,一个滚到了床榻一角。

    “好功夫!”孙思邈的动作看在李二眼中,顿时眼前一亮,一个八十来岁的老头子,能一招放翻两个年轻人,不得不说,的确是好功夫了。

    至于滚地葫芦般的杜家兄弟两个,则没人去管他们。

    年纪轻轻的,摔一下没什么大不了,没见人家把他们的爹都救醒了,揍他们两个一顿也没啥,如果不满足,多揍几顿估计也不会有人反对。

    又等了片刻,在太医的帮助下,孙思邈一根一根将金针起了出来,然后让候在一边的侍女将脏了的被褥重新换上新的,这才安顿着杜如晦躺下,然后退到了一边长长吐出一口气:“好了,现在病人已无大碍,可以探视了。”

    “克明,怎么样?觉得好些了没有?”李二身为皇帝,自然是当仁不让,第一个坐到杜如晦的床榻边上和声问道。

    “陛下,老臣有负圣恩,还请陛下责罚。”杜如晦一口憋在心口的老血吐出去,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显得十分虚弱。

    “你我君臣日久,克明休要再说这些没滋味的话,还是安心养病要紧。另外……”李二扭头看了看旁边矮几上的几颗‘回春丹’,扭头对杜如晦说道:“这药今后千万不要再吃了,你这病怕是就是因此而起呢。”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