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92章 又忽悠来一个手下
    “杜兄!”离开杜如晦的卧房,李承乾在下人的引领下到了书房,见到了扑在故纸堆中的杜构。

    “哦,太子殿下,臣……”书房中的杜构此时正趴在地上,在一堆的资料里翻找着什么东西,看到李承乾进来,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显的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与杜构并不熟悉,所以李承乾并没有与他开什么玩笑,只是连蹦带跳的越过满地的文件,将杜构从地上扶起来:“杜兄辛苦了!”

    “家父身体日渐恢复,臣也不能总是闲着。”杜构搓着手,表现的有些呐呐。

    事情还没有定下来,甚至李承乾现在有没有和李二提起都不知道,现在就如此急迫的查看登州的资料,多多少少有些失了矜持的意思。

    李承乾人精一样的人物,单看杜构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大概在想些什么,当下出言替他解围道:“调杜兄前往登州一事,我已经与父皇提过,父皇那里已经在安排,所以大兄还要抓紧时间才好。”

    “喏!臣一定尽心尽力!”杜构露出一丝激动的神情,抱拳恭声应道。

    人们常言:老子英雄儿好汉。

    杜构作为杜家长子,更是时刻以老爹杜如晦为榜样,有一个当宰相的爹对他来说即是荣耀,也是鞭策。

    想着将来要继承老头子的莱国公爵位,像老头子那样为杜家撑起一片天空,那就必须有继承这个爵位的实力,同样,还要有与之相配套的能力。

    这一切让杜构的压力很大,虽然平时他嘴上不说,但骨子里的野心早就已经如草原上的野草一般,疯狂的蔓延。他已经二十岁了,已经到了可以为国效力的年龄,连李承乾那个只有十来岁的少年都已经可以负责石炭司那么大一个部门,他杜构又怎么可以虚度青春。

    只是可惜,杜构是一个木讷的性子,有什么话都喜欢藏在心里,平时老杜又忙一些,根本没心思管他,是以想要从政为官的想法他就一直藏在心里。

    甚至这一次如果不是李承乾主动提起,估计这小子的心事还不知要藏到什么时候。

    这个世界上不缺热血青年,也同样不缺愤怒青年,像杜构这样顶着巨大压力生活在老头子阴影之下的纨绔们同样不缺热血,只是没人去引导他们,没人把他们的热血挑动起来。

    老头子们总是把这他们看成孩子,总是看不惯他们的一些作为,总是在用自己的三观来衡量他们的三观。

    于是乎,X代们都成了纨绔,无所事事的他们打马游街,肆意妄为,越来越不被父辈看重,直到最后变得自甘堕落。

    但现在不一样了,后世穿越而来的李承乾有着超越这个时代的眼光,也有远超这个时代的见识,或许在政治上还有些不成熟,但这完全可以用那颗聪明的脑袋来弥补。

    说到底,X代们,才是李承乾的最终目标,未来的大唐还要依靠他们,至少三代之内要依靠他们。

    寒门子弟虽好,但是在见识和眼光上还是差了许多,扳倒了世家之后,单单依靠那些寒门并不足以支撑起大唐这个庞然大物。

    X代才是架在世家、士族与寒门子弟间的桥梁,挑动他们的热血,创造他们发挥自己能力的机会,这才是目前李承乾想要做的。

    所以,看着杜构眼中冒出的那一丝热切目光,李承乾笑了,笑的很开心,拍拍杜构的肩膀,将他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杜兄,我知道你心急,其实我更心急,如果依着我的性子,恨不得现在就让你马上出发直接去登州。”

    “可是不行啊,杜伯伯身体还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正是需要儿女承欢膝下的时候,你作为家中长子,总不能撒手不管吧?杜荷那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照顾人的事情,能指望上他么?”

    一番话说的至情至性、鞭辟入里,听在杜构耳中,似乎被戳中了死穴一般,呆坐良久之后,从椅子上骤然起身,对李承乾深深一礼:“构,谢过殿下指点。若无殿下提点,构,险些因一己之私酿成大错,成了那不孝之徒!”

    “杜兄快快请起,你我兄弟何必如此见外。正为谓当局者迷,旁边者清,兄长是心急为大唐出力,为天下百姓出力,一切都是出于公心,承乾如何能不知晓。”李承乾伸手将杜构扶起,颇为些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只是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吾兄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去为自己的理想去奋斗,眼下还是以父辈健康为要!”

    杜构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想及老父为支撑这个家日夜操劳,甚至为了保持旺盛的精力不惜服食那硬如金铁的‘回春丹’,不由愧疚难当,再次弯腰一礼:“构,受教了!”

    李承乾也觉得装逼装的差不多了,再装下去怕是有些过了,弄不好还会打消了杜构的积极性,硬挺着受了一礼之后,便找了个由头岔开话题,把事情引到了登州风土人情上面。

    波澜壮阔的大海,一望无际的盐池,伸向天际的公路,李承乾的声动描绘下,情绪有些低落的杜构再一次变的雄心万丈起来。

    可怜的家伙,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被李承乾忽悠的完全忘了自己是谁,大喜大悲之下,如果不是身体还算是康健,只怕非得大病一场不可。

    到了最后,李承乾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再聊下去怕是要回不得宫,这才轻咳一声止住话头,看着兴奋异常,恨不得拉着自己秉烛夜谈的杜构说道:“吾兄,承乾有一句话,想要送与兄长,望你我兄弟以此共勉之。”

    杜构见李承乾说的郑重,不由也是神色一正,沉声应道:“太子殿下请讲,构,洗耳恭听!”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是应该这样度过的。

    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在临死的时候,他才能够说: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经历,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大唐之崛起而奋斗!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一句最著名的话,被李承乾稍微修改了最后一句,但这并不影响其中的含义。

    所以李承乾离开之后,杜构郑而重之的将这一段话写在了一幅白绢之上,并且让人表了起来,挂到自己的书房之中。

    自此,李承乾又多了一个忠实的拥趸。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