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96章 最后一击(上)
    颉利的耍了一次小聪明,损失了大概五万人马,手下的俟斤背叛了九个,突利可汗、郁射设、荫奈特勒等人借着颉利逃跑的机会率领手下直接投降了大唐。

    以至于十余万的军队最后只剩下五万多人,如果不是大唐军士经过一天的战斗折损过大、疲惫难挡无力追击,只怕颉利很可能会一举成擒。

    “总管、秦将军、薛将军,战果已经统计出来了!”一夜的忙碌之后,行军书记拿着一份文书进到柴绍的中军大帐。

    “报上来。”柴绍面沉似水,阴着脸说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左武卫已经基本被打残了,骑兵损失大概在三千左右,其中战死一千三百余人,其余均为重伤;步卒战损是高达近万人,其中战死六千七百余人,其余为重伤;至于轻伤……人人都有,忽略不计。

    是以此战虽然留下将近十万的突厥人,但左武卫却已经无力追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颉利向东退了回去。

    “退下去吧,所有伤亡都要记录在册,回长安之后也好安排抚恤。”秦琼见柴绍沉默不语,便随口将书记官打出去,转头对薛仁贵说道:“仁贵,你的‘獠牙’大队只怕还要再辛苦一些。”

    “大将军放心,仁贵省得。”薛仁贵长身而起,一个军礼之后便向大帐外面走去。

    左武卫现在还是保留着以往的传统,近三万人的军队,军医竟然不足二十,这对于人人带伤的左武卫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屁事儿不顶。

    所以受过一些战场急救训练的‘獠牙’不得不客窜一下临时军医,协助军医处理伤患。

    一口口行军锅被架起来,里面烧上开水,各式各样的布条被扔进进去,高温消毒一刻之后拿出来,放到架子上晾干,然后再被用到伤患身上。

    伤员太多了,‘獠牙’带的那一点点用来消毒的酒精和绷带根本就不够用,所以只能将就着简陋的条件有啥用啥。

    没办法,在大唐这个手疼剁手,脚疼剁脚的时代,知道消毒的‘獠牙’大队个个都和神医没啥区别。

    至少在草原上征战半年,‘獠牙’的折损不到一成这个事实可以证明,如果不想让伤兵死绝,最好是按他们说的去办。

    而就在左武卫原地休整,等待与李道宗的西路军汇合时,颉利也带着他仅有的几万军队逃到了阴山脚下,在确定了大唐军队没有追上来之后,惊魂未定的他才命令部队驻扎休息,清点战损。

    不过在听到可战之兵不足五万,补给几乎断绝的消息之后,颉利终于还是忍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这特么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想当年他老子启民可汗,他哥哥始毕可汗、处罗可汗哪个没干过南侵中原的事情,为毛到了他南侵就被人像撵野狗一样追的到处跑。

    特么这也太不公平了,难道他颉利就好欺负不成?或者是因为长的丑?大唐公主没娶,大唐的东西也没抢多少,可是咋就那么拉仇恨呢?

    不就是当初围了一次长安,逼着大唐的皇帝签了一条盟约么?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当年始毕不一样围了隋炀帝?但最后不也是活的好好的,那中原皇帝也没敢拿他哥哥始毕可汗怎么样。

    越想越不甘心的颉利找来了他的汉人参谋赵德言,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最后气出的差不多了,才怒声问道:“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师老兵疲,补给不足,难道就这样被唐人围死在阴山脚下不成?”

    “大汗,现在我们只能等,等执失将军回来。那大唐皇帝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而大唐的文官讲的也是以德报怨,这次我们对大唐称臣俯,定然会取得原谅。是以,大汗现在需要作的就是稳,稳住军心,隐住民心,只能大唐天使一到,我们便可以退回草原深处。”

    赵德言,在现代人看来,此人就是一个典型的汉奸。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在中原屡试不第,渐渐心生怨怒,北上草原作了突厥人的走狗,仗着看过几本古籍,弄些似是而非的话来忽悠颉利。

    结果没想到,这货还真赌对了,一心想要称霸天下的颉利真的信了他的话,将手中政权交给手下各个胡人部族,却不用自己宗室中人去监管。

    而且赵德言利用颉利的信任,渐渐掌了突厥汗国之后,又与前隋义成公主勾搭,一起蛊惑颉利每年兴师入侵唐朝边境。

    只是人们常言百无一用是书生,赵德言只是一个读书人,并没有什么执政的经验,连一个县令都没当过的他,如何能管理好一个国家。

    所以政令经常会朝令夕改,灾荒之年还会征以重税,以满足颉利的统治的野心。所以突厥各部落离心离德,纷纷投降大唐,其实与赵德言这个家伙也有很大的关系。

    颉利仰头往嘴里灌了一盏压惊酒,然后将酒盏狠狠一摔,咬着牙说道:“等等等,要等到什么时候!执失思力已经离开一接近一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谁知道他是不是被大唐皇帝给杀了。”

    赵德言示意一边的侍女再为颉利换上一个酒盏,然后才信心满满的说道:“大汗放心,大唐的那些夫子们最重承诺,不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同意大唐皇帝杀死使者的。”

    “那为何执失思力还不回来?难道他也叛逃了?”

    “不会的,执失将军的部族还在草原上,为了部族考虑,他也不会叛逃的。”赵德言劝慰着颉利,实际上他的心里也在打鼓,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逃跑的事情。

    虽然他不晓得如何执政,但却并不傻,大唐六路大军围剿颉利,精兵强将无数,这样的阵式分明就是势在必得,就算颉利肯投降,只怕大唐也未必会接受。

    再说如果大唐真的接受了颉利的投降,保不齐就会向颉利索要自己,到时候颉利为了自然,必然会把他赵德言献出去……。

    赵德言是小人,奸诈的小人怎么可能会舍得自己的小命去给别人陪葬?

    只是准备逃跑的他并不知道,现在的大草原,已经是飞鸟难度,大唐的军队已经基本上锁死了所有外逃的路线,所差的,只是一个总攻的信号而以。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