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01章 老毛病又犯了
    李二收到北伐消息的同时,李承乾也同样的收到了消息,必竟这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所以在情报科内部早就传的沸沸扬扬,尽人皆知。

    “二十七,你说这消息到底可不可靠?”拿着二十七递过来的译文抄件,李承乾问了一个和他老子一样的问题。

    “臣认为是可信的,信鸽我们已经使用很久了,除了有些会丢失之外,从未出过问题。”二十七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鸽子飞在天上,很有可能被一些猛禽捕食,甚至有可能被一些无聊人士射杀,所以情报丢失的情况会时有发生,如果说经过重重加密的情报会被人伪造,二十七决不相信。

    “我是担心在源头出问题,不是半路上。”李承乾摇摇头,手译文递给杨雨馨,示意她拿去销毁,然后对二十七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外传了,估计再有七、八天就会有红翎信使回来,到时候再说吧。”

    在父子天性或者是上位者的习惯影响下,李承乾做出了和老头子一样的选择。

    “喏!”二十七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所以就算不理解李承乾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认真的答应下来。

    “对了,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儿出去一趟。”静静的发了一会儿呆,李承乾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对二十七和杨雨馨吩咐了一声。

    他准备去找老李纲商量一下如何经略突厥的事情,突厥已经被揍翻了,接下来如何治理才是最重要的。

    李二那边李承乾不想过去,他不想让老头子感觉自己手伸的过长,所以就只能从下面动手,说通一些老夫子,让他们在朝堂上帮自己说话,从而达到目的。

    李纲是一个很正统的学者,所以在他家里几乎看不到什么奢华的东西,如果不是书房中满满的各种书籍与古简,你完全可以认为自己来的是一户平民百姓的家。

    “老师,您……何苦如此为难自己。”李承乾苦着一张脸跪坐在李纲面前,还没到一盏茶的时间,就感觉两条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怎么,你堂堂太子殿下看不起老夫这破宅子?”李纲治学严谨,但为人却不苛刻,与李承乾接触的时间长了,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也能开上几句。

    “人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老师这里书香四溢,闻之让人心旷神怡,如何谈得上‘破宅子’。”虽然知道李纲没有恶意,但李承乾也不会留下‘歧视寒门’这样的话柄,是以借着《陋室铭》中的两句狠狠的夸了李纲一番。

    “你小子这张嘴啊……”李纲细细品味了一下李承乾所说的四句十六字,无奈的摇头叹息,末了神色一正:“老夫一生简朴惯了,奢华的东西反而用不习惯,所以就这样吧!”

    “老师有老师的追求,学生自是不便置喙。”李承乾知道说不通这些老顽固,索性也就不在多言,端起桌上茶水抽了一口缓缓说道:“老师,学生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老师,还请老师教我。”

    “你且说说看。”李纲吃过李承乾太多的亏,知道他脑回路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经常会有一些非常奇葩的问题问出来,所以回答的有些保守。

    而李承乾却丝毫没有剌头学生的觉悟,咂咂嘴:“老师,突厥被灭掉了,大唐要如何才能保证突厥的长治久安?”

    “突厥汗国被灭国了?”李纲愣了一下。

    这小老头为官三朝,对突厥这个强大的北方邻居可是知之甚详,现在突然听李承乾用如此轻松的口吻说出突厥被灭的消息,骤然间竟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是的,突厥已经成为历史,颉利目前应该被押在定襄城,过几日应该就会随大军一起被押解回京。”李承乾缓缓的解释着,老李纲的状态可不太好,可别说急了让老头子一下子激动的背过气去。

    “太子殿下消息是从何处得来?千万莫要哄骗老夫。”李纲神色犹豫不定,似乎并不太相信承乾。

    “老师,这些都不重要,如何经略那片广袤的大草原才是重点。”消息来源虽然说不上隐秘,但李承乾还是不想让李纲知道关于情报科的事情,所以岔开了话题,将话题引伸到了大草原上。

    “老夫是学者,不是官员,经略草原并不是老夫的问题,同时,也不是你的问题。”李纲摇头纠正着李承乾,目光中有一种看朽木的意味。

    半晌之后,小老头儿发现李承乾还是一副不甚了了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太子殿下,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陛下既然没有交待,殿下为何非要强自出头呢?”

    老李纲的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让李承乾从狂热中骤然清醒,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记嘴巴。

    城府还是太浅了!平灭突厥的消息传来让他有些忘乎所以,把李纲曾经都告诫全都忘到了脑后,什么木秀于木,什么枪打出头鸟,全都特么忘了,不知不觉间就得瑟起来。

    “明白了?”李纲看着懊恼中的李承乾,缓缓继续刚才的话题:“经略草原是一件大事,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的,甚至一两个月之内都不会有结果,所以不要过早的暴露你的想法,那样只会让某些人过早的看出你的目标,从而想办法针对于你。”

    “老夫知道你心中有大抱负,但现在你还太年轻,你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你的根基现在并不稳,所以忍耐才是你现在最需要做的。”

    李纲老头子一口气说了好长一段话,末了似乎觉得有些累了,这才停下来吸溜着茶水,静静的等着李承乾的答复。

    “老师,弟子明白了,日后一定时时自省。”李承乾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却觉得此行的收获并不小。

    因此,李承乾决定把明太祖的那句经典名言写在纸上,放进自己的枕头下面,每天都特么看上几遍。

    但是,作为一个人来疯,他真的能做到么?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