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15章 麻烦上门
    “你们认为工业区要扩大到什么地步?需要多少土地?”听完了郑老汉儿子的汇报,李承乾问道。

    郑老汉的儿子有了一丝犹豫,低头琢磨了半晌抬头说道:“殿下,我觉得怎么也得百倾地左右。”

    “再加一倍,要办就一步到位,省得将来再申请麻烦。”李承乾想都没想,就给事情拍了板。

    工业区的兴建使大量工坊集中到一起,这样形成规模之后,其爆发出的吸金能力决不是以前各自独立时所能批拟的。

    所以越来越多的工坊跑到工业区来建厂,使得第一工业区不断的扩张、扩张、再扩张,从最开始的一、两倾地发展到现在的一百五十余倾,结果眼下土地又不够了。

    “喏!”郑老汉和他儿子得了李承乾的命令,自然是高兴异常,必竟地盘越大,他们的权利也就越大,说不定将来地盘再大些,或许还能提上一官半职的。

    “对了,怎么没看到行俭?”土地的事情谈完了,李承乾才发现,一直混在工业区的裴行俭竟然没有露面。

    那小子以前只要听说他过来,保准会第一时间冲出来,这次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出现,这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行俭兄弟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长安城里没有回来,似乎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郑老汉的儿子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又不好说出来,是以语焉不详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没了下文。

    “殿下,要不我安排人进城去找找?”郑老汉站在一边,看李承乾的渐渐沉下来的脸色,试探着问道。

    “不用了,让他先去忙吧。”李承乾收敛收神,对郑老汉笑了笑:“走吧,我们一起去工业区看看。”

    裴行俭是他故意安排在工业区的,为的就是让那小子多学一点管理上的东西,为将来打下一个基础。

    不过万事都讲个你情我愿,如果裴行俭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安排,那也没有必要牛不喝水强按头,必竟李承乾不是裴行俭的爹,作不到什么事都管上一管。

    工业区的参观整整进行了一个下午,直到天色将晚的时候,李承乾才在郑老汉等人的簇拥下离开,坐着马车返回长安。

    然而就在李承乾的马车刚进了长安城的时候,就迎面撞上了再在往城外赶的黑子。

    两下里一碰头,黑子便从马上跳也来,凑到李承乾的马车跟前,面色凝重的说道:“殿下,出大事了。”

    “怎么了?”看着黑子的表情,李承乾心里咯噔一下,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汉王死了!”黑子皱着眉头,面上表情凝重之中带着一丝迷惑:“情报说是死于刺杀,至命伤在胸口,凶器是三棱军刺。”

    “你是说李元昌死了,是吧?”虽然黑子说的很清楚,但李承乾还是郑重的问了一句。

    他刚刚有过很多的猜测,包括颉利逃走这样的事情都被他想到过。可是万万没想到,黑子带来的消息竟然会是李元昌死了的消息,而且杀死李元昌的凶器竟然是三棱军刺。

    这特么就是一个阴谋,而且还是针对他李承乾的阴谋。

    三棱军刺是太子六率的制式装备,这一点在大唐高层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李元昌与李承乾有矛盾更是众所周知。把这两点联系到一起,再加上李元昌是在李承乾的逼迫下离开长安这一条。

    这让几乎所有听到李元昌死讯的人第一个想法就是:‘睚眦必报’忍无可忍,对自己人下手了。

    黑子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十分沉重的一点头,认真说道:“是的,而且尸体已经运回来了,就在大理寺中。”

    “走,去大理寺。”李承乾此时脸色阴的几乎要滴出水来,李元昌的死讯让李承乾有些难以消化,所以他一定要亲自去看看。

    赶车的车夫也觉查到气氛不对,同样面色凝重起来,双驾马车被赶的几乎要飞起来,急骤的马蹄声几乎传出数个坊市。

    甚至如果不是李承乾的马车经过大量的改装,此时只怕会被颠的飞起来。

    结果,李承乾却在大理寺门前被拦了下来,大理寺少卿孙伏伽面无表情说道:“太子殿下,陛下有令,如果您到了,请您即刻回宫,不得延误。”

    “汉王的尸体在哪里?”李承乾心中怒火上涌,只想把尸体翻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在陷害自己,哪里还管大理寺少卿说的什么。

    “殿下,汉王遗体已经收敛,没有陛下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擅动。”孙伏伽依旧是老样子,不动声色的把李承乾顶了回去。

    “你把他拖出来,本宫看上一眼转身便走,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李承乾知道面前这前伙是个软硬不吃的古板货色,威胁之类的对他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是以尝试着用其他方式与他沟通。

    “殿下还是回宫去吧,否则陛下那里不好交差。”孙伏伽油盐不浸的挡在大理寺门前,只是让李承乾离开,至于拖也尸体一事,提也不提。

    “当真一点通融不得?”李承乾眯了眯眼睛。

    如果熟悉他的人此时就应该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动了真怒,下一瞬间很可能就会暴起伤人。

    不过可惜的是孙伏伽并不知道李承乾的习惯,而且刑狱出身的他也有自己的原则,是以尽管知道李承乾太子的身份,却依旧不为所动淡然说道:“如果殿下能拿出陛下手令,臣决不阻拦。”

    孙伏伽对李承乾没有任何偏见,甚至就算整个长安所有人都在传‘李元昌是死于李承乾之手’的时候,他也并不认为这事儿就是面前这个十二岁的少年干的。

    十余年时间,一直掌管刑狱,他已经养成了只相信证据的习惯,如果没有证据,哪怕是全世界的人都说某人是犯人,他也不会去抓;反过来,如果有证据,哪怕凶手是大唐储君,他也不会放过。

    于是,两人就这样在大理寺前面的台阶之上静静的对视着,良久之后,李承乾终于是忍无可忍,偏过头对黑子冷冷说道:“冲进去,给本宫开棺验尸!”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