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18章 判断
    这下孙伏伽的脸色就变了,李承乾的动作,加上军刺握柄的位置犹如醍醐灌顶,让他骤然一惊。

    分开分群靠到棺木边上,认真仔细的打量了半天,又拿着手里的军刺比划了半天,才恍然说道:“伪造的,这把凶器是伪造的!”

    李承乾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点头说道:“这就是为什么要让黑子试一下的原因。“

    “作为一个刺客,他们会注意每一个细节,用怪异的姿势拿刀很可能会让他们的任务功亏一篑。所以,单单从这个伤口来看,结论只有两个,第一,凶器是伪造的;第二,下手的人并不是专业刺客。”

    对孙伏伽这种执着于律法、刑狱的人,李承乾还是很喜欢的,因为他的手下一个这样的人材都没有。

    所以尽管这家伙倔的像头驴,而且前几天还逼的李承乾下不来台,但好像历代的大理寺卿都是这个德性,比如狄仁杰,比如包文正,这都是大理寺卿的典型倔驴人物。

    “可是即便凶器是伪造的,又或者下手的人是普通人,这又能说明什么?”已经躲到旁边的独孤玉凤被李承乾的推断提起了兴趣,重新回到棺木边上,好奇的问道。

    “什么也说明不了,但是如果你记得发给你的手册的话,你来告诉我,这样的杀人方式,要多长时间才能让人毙命。”

    “最快也要18.2秒。”独孤玉凤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些都是手册上标记为重点的东西,对于刺客或者杀手来讲非常重要。

    “那么现在来看看死者的表情。”李承乾走到尸体头部位置,指着已经遍布尸班的脸,一副给学生讲课的姿态:“死者脸上惊喜中带着错愕,这说明什么?你们有谁能保证将这两种表情同时挂在脸上四、五个呼吸的时间?而且还是在胸口被刺穿之后。”

    众人陷入沉默,很显然,李承乾说的没错,胸口被刺穿那种痛苦会持续很长时间,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会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人的表情会变的狰狞而扭曲,就算意志力再强的人也不可能改变这种规律。

    而且就算意志力强,也完全没有必要用来保持脸上的表情吧?这完全没有一点意义。

    沉默中,黑子第一个反应过来,看了苏猛与二十七一眼,沉声说道:“把尸体弄起来,重新检查,重点检查头部。”

    “为什么?”孙伏伽此时像一个好问的小学生,围在李承乾跟前,似乎在问为什么黑子要重点检查头部。

    李承乾在已经被扶着坐起来的尸体头部眉心正中和头盖骨偏后的位置指了指:“只有头部这里或者这里突然被刺穿,才能使人在0.2秒内死亡,而因为这个时间太短,几乎和眨一下眼间的时间差不多,所以被刺者才会无法继续控制面部表情,将死亡之前的表情一直挂在脸上。”

    “这……”孙伏伽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承乾,想想几天前这位小爷执意要看尸体的举动,已经隐隐有了一丝明悟。

    这特么太专业了,职业杀手怕也不过如此,有这样的能力,如果真的早些让他看尸体的话,说不定会得到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

    “太子殿下,这两个位置里面是什么器官?为什么会在眨眼之间至人死命?”与孙伏伽不同,孙思邈关心的是人身体的结构,而不是至如何去杀人。

    “这里面的位置叫松果体,可以控制人的喜怒哀乐、新陈代谢、甚至神经源的活动。只要松果体被破坏,人的整个身体就会失去控制,而且这种破坏是不可逆的,所以,破坏了松果体,也就等于彻底的抹杀了一个人。”

    科普的工作继续进行着,在黑子等人没有检查出结果之前,李承乾不断的被孙老头纠缠着,从松果体讲到蜂蜜对人体的好处,再讲到如何使人长寿,听的老孙连连点头。

    “殿下博闻强记,伏伽佩服。”刚刚开始讲人体的时候孙伏伽还能听懂几句,必竟他是搞刑狱的,尸体见过不少,一些器官他也见到。

    但是到了后来说到什么荷尔蒙之类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时就开始懵圈,等说到第一性征与第二性征的发育,干脆就彻底懵了。

    最后不得不退到一边,跑去跟黑子他们一起去摆弄尸体,相比于搞学问,孙伏伽认为,尸检这种简单的工作更适合自己。

    小半个时辰之后,独孤玉凤的一声欢呼响起:“找到了!”

    “什么?找到什么了?”孙伏伽等人挤在一起,同声问道。

    “这里,你们摸摸看,是不是有一个小突起。”独孤玉凤的一根手指插在尸体的头发里面,示意其他人顺着那位置把手指伸进去,然后让再让出手指的位置。

    “没什么啊,平的。”黑子是第一个在独孤玉凤的指导下去摸的人,结果摸了半天,除了头皮,啥也没摸到。

    “去去去,你一边儿去,换人。”独孤玉凤白了黑子一眼,看了看文质彬彬的孙伏伽:“你,你来试试。”

    在独孤玉凤看来,黑子、二十七这帮家伙一个个舞刀弄剑满手老茧,就是拿刀子划都不一定能划开手上的皮,让他们在一堆头发里面摸一个小小的尖刺,的确有些为难他们了。

    半晌,一声倒吸冷气的声音,孙伏伽的脸色骤然一变,惊讶的说道:“这里果然有东西,很硬,应该不是头皮的一部分。”

    “把头发剃了看看不就知道了。”

    几人的举动打断了李承乾与孙思邈的对话,两人分开众人再次来到尸体边上。

    “可是,殿下,这是汉王的遗体,过些时间就要下葬……”孙伏伽有些犹豫,以司法人员的身份来讲,他应该赞同李承乾的方案追察到底。

    但身为大唐官员,他有维护皇权的责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允许他人损害一位亲王的遗体。

    李承乾叹了口气,以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放心吧,他不是李元昌,只是长的很像很像而以。否则你以为本宫疯了,敢拿刀子去再捅他一次?”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