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33章 生意(中)
    “河间王叔,你还真喝了?”李孝恭的反应大大出乎李承乾的预料,因为那些酒精纵然不是经过高度提纯,但实际上应该浓度也在80%左右,只要是个人,有点常识基本上就不会喝那种东西。

    只是李承乾的估计完全是按现代人来估计的,对于没有见识过酒精的古代人来说,那东西实际上能喝不能喝完全取决于和酒一样的味道。

    “呃~”李孝恭迟疑了一下,老脸有些发红,纠结的说道:“老夫怎么会喝那种东西,只是尝尝罢了,否则一旦有毒,毒死了人怎么办。”

    苍白而又无力的解释,只能骗骗小孩子,不过李承乾却不打算深究,必竟酒精能喝不能喝与他接下来说的事情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李承乾淡淡一笑,也没有揭发李孝恭,只是很随意的问道:“河间王叔一会儿若是有暇,去小侄的东宫坐坐如何?”

    “你又打着什么鬼主意?告诉你,老夫被你骗过一次已经长了教训,决不会再相信你了。”李孝恭此时又想起借条的事情,顿时警觉起来。

    “放心吧王叔,借条的事儿,不过是小侄与您开的一个玩笑,这次咱们两个的生意如果真的做成了,区区千把两银子,小侄才不会放在心上。”李承乾笑笑,对李孝恭如此小心谨慎有些不以为意。

    不过李孝恭却不像李承乾那么心大,必竟被骗的怕了,思前想后,想起李承乾此时应该跟老和尚要那十几万贯才对,不应该跑到这里和自己谈生意啊,所以便犹豫着问道:“你不是已经有十多万贯了么,为什么还要急着和老夫做生意?”

    “十多万贯?河间王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那十多万可是不义之财,还是交给父皇,用于大唐民生的好,小侄我还是不便参与了。”李承乾摇摇头,否认了自己有十来万贯的事情。

    老和尚的钱不是那么好要的,强行去要弄不好会出大乱子,必竟佛教信徒众多,自己用能出来的手段又没有太大的威慑力,到时候如果真的弄出人命官司,怕是不好收场。

    但是交给李二就不会有这么多顾及,老头子是天下最大的地主,也是最大的债主,他去要钱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就算是逼死个把人也无所谓。

    但是这些想归想,却不能明说,让别人听到多多少少有些影响不好,所以李承乾对李孝恭顾左右而言其他,扯了半天犊子之后,定下在东宫见面的时间,就在老头子的书房外面分道扬镳,一个人进了老头子的书房。

    “怎么?遇到你河间王叔了?”书房中,李二似笑非笑的看着进来的儿子。

    刚刚两人在外面闹腾的动静着实不小,李二书房的门又是开着的,如何能不知道。

    “嘿嘿,父皇明鉴,河间王叔年纪大了,有些事情记不清楚。”李承乾摊了摊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用来表示自己的无辜。

    “你小子啊,以后别再玩这个文字游戏了,当心把他把你抓进宗正寺去打板子。”李二扬了扬手中的字条,示意李承乾借钱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以后不用再提了。

    只是对于自己同样赖掉了李孝恭一千两银子的事情,只字不提,似乎那事儿就不是他干的一样。

    “父皇,儿臣这次来,是有事和父皇您商量。”李承乾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接过宫女递来的茶水,试探着说道。

    李二似笑非笑的看着儿子,几乎想都没想就问道:“是关于你那十几贯的事情?”

    “呃~,是的,如此大量的钱财儿臣拿在手里总会想着乱花,不如交给父皇和母后帮忙收着……。”被老头子看出目的,李承乾神情有些尴尬。

    本以为老头子会给他一顿暴训,或者是直接把他赶出去,结果出乎意料的是,老头子沉默了片刻之后,只是淡淡的说道:“这钱你不用去要了,而且今后提都不要提。”

    “为,为什么?”

    “为了十几万贯,不值得!”李二的声音有些冷,但李承乾却可以听出来,那不是针对自己的。

    所以不由产生了问问老头子的真实想法的意图:“父皇,十几万贯已经不少了,为何您要说不值得呢?”

    “你以为朕的面子只值十几万贯么?或者说你认为朕真的缺钱缺到亲自张口问人要钱的地步了么?”

    “那些和尚既然连你的面子都没卖,朕又岂会去找那份不自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朕念在十三棍僧的义举,从干涉过他们传教,现在看来,有些过于放纵了。”

    “不纳粮、不纳税、这是不行的,百姓的田地他们敢收,百姓的房产他们也敢收,而且大量的土地都在寺庙手中,由他们租给百姓这算什么事情?什么时候国家的税收可以由他们控制了?”

    李二越说越烦躁,眉头越皱越紧,声音冷的像冰一样。

    “父皇都知道?”李承乾有些愕然。

    在这之前,他以为只有他自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打算如果老头子不帮忙要钱的话,他就拿这个说事儿,结果没想到李二竟然早就发现了这一点。

    “你当朕是傻子么?全国各路州府哪一年不上报田亩?朕就不知道对比一下看看?有多少地,出多少粮,朕就算不出来?”李二不满的瞪了李承乾一眼。

    “那父皇……”李承乾打算问问老头子为什么不想些措施,但很快就想到刚刚李二提起过十三棍僧的事情,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这段历史他知道一些,不管是后世还是大唐,都有过记载,除了细微处稍有区别之外,大体上并没什么不同。有了上面的事情,再联系一下李二好面子的性格,李承乾估计,现在的老头子应该是骑虎难下了。

    父子二人默默对坐,久久无言,谁也拿不出一个好办法,既不能忘思负义,又不能尾大不掉,到底应该如何处理这个乱摊子,着实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至于那十几万贯的钱财,现在真的像李二说的那样,成了次要的问题,不管是李二还是李承乾,想到十三棍僧的事情,还真是谁都没办法去要这份钱了。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