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69章 调戏
    日幕时分,李二与长孙各自带着自己的收获离开东宫,踏上反回太极宫的路途。

    只是回到甘露殿之后,老李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些事情,于是就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琢磨,半晌之后狠狠一拍大腿:“逆子!看朕不断打你的腿!”

    坐在一边正在作女红的长孙皇后被吓了一跳,有些不解的问道:“二哥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生这么大的气?莫不是乾儿又惹出什么事儿了?”

    “惹事儿?”李二气鼓鼓的指着桌上两只望远镜说道:“朕刚刚才想起来,那小混蛋根本就是在骗老子,这破东西根本就不值钱,屁的宝物。”

    “二哥……”长孙皇后皱了皱眉,不知道李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两个,这小混蛋随随便便就拿出两个这东西,而且这东西就那么被他随意的被他丢在桌上。你说,这能是宝物么?真要是宝物能这么随意乱丢?而且你看看这上面的灰,这么多灰,这分明就是那小子玩够了丢在一边的破烂儿!”

    总算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的李二感觉头皮都在发炸,这混小子简直无法无天了,连自己老子都敢耍,这特么是要作死的节奏么!

    长孙皇后在李二的解释下,也想通了是怎么回事儿,不由掩口轻笑,扯住老李拉着他坐下:“二哥,莫要恼了!乾儿那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心大,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珍惜,就算是宝贝到了他的手里也和普通物件没有区别。”

    “而且宝物也要分识货不识货,就像这望远镜,对于妾身等这些深宫中的妇孺来说,的确是件玩具;但是对于大唐的将军们来说,怕是万金难求呢!”

    李二被老婆拖着,不好挣扎,憋了半天气才不甘心的说道:“观音婢,话是这么说,可是朕怎么想都觉得是那混小子故意在坑朕!”

    “二哥,是你想的多了,乾儿那么乖,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长孙皇又怎么可能让儿子背上欺君的帽子,李二的话音刚落便柔声劝说。

    乖?李二的嘴角抽了抽,扳着指指细数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似乎除了变着花样的折腾,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看出李承乾‘乖’在什么地方。

    不过老婆已经这样说,那就算了,反正以那混小子的折腾法,以后不愁没机会揍他。

    而放下憋着一肚子气,盘算着将来怎么揍儿子的李二,转头再看故事的主人公李承乾。

    这货现在正鬼鬼祟祟的带着夜魅躲在玻璃大棚的一角,费力的撬着一块玻璃。

    玻璃大棚已经属于长孙了,吃新鲜蔬菜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进去就摘。所以他打算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开一个洞,方便将来自己偷菜。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已经完黑了下来,李承乾蹲在大棚的一角,抽着鼻涕:“小夜,你到底行不行?弄个玻璃至不至于这么费力?”

    “殿下,这玻璃当初可是按您的意思,每一块用钉子别住的同时,还打了一层胶的,想弄下来,那有那么容易!”大冷的天,夜魅一个女娃子,忙活的热火朝天一头汗,李承乾却在一边不断的吐槽,没怨气都怪了。

    “好吧,你慢慢弄,我先回去了!”李承乾瘪瘪嘴,探头看了一下夜魅的工作进度,放弃了继续等下去的打算。

    一米见方的玻璃,忙活了半个时辰,连一个边都没弄开,等全部搞定还不一定要什么时候,与其在这里陪着帮不上忙,不如回去睡觉。

    “嗯。殿下先去休息吧,臣一个人来弄就好。”夜魅很飞快的点点头,感觉如果没有李承乾在旁边吐槽,说不定进度还能再快一点。

    “那我回去,你小心着点,别被人给抓到,抓到了也别说是我让你来的,最好别说认识我。”斜靠在玻璃墙上的李承乾爬起来,凑到夜魅耳朵边上,小声的嘀咕着。

    “知,知道了!”低低的耳语让夜魅浑身一僵,灼热的气流喷在耳朵上,让她的心跳陡然快了半拍,觉得脸上阵阵发烧。

    如果不是有夜色的掩护,李承乾一定会发现,此时的夜魅整张脸已经涨的通红,甚至连粉嫩的脖颈也被嫣红所覆盖。

    调戏完成!在夜魅看不到的位置,李承乾脸上带着一丝坏笑,对蹲在边一侧的杨雨馨打了一个离开的手势。

    这是知道夜魅女性身份之后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感觉很不错。

    李承乾离开之后,夜魅用了好长时间才从刚刚的慌乱中稳下心神。虽然李承乾现在只有十三岁,但是却没有人真的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来看。

    况且在大唐这个时代,十三岁在乡间百姓家中,有些甚至都可以当爹、当妈了,根本不算是孩子。

    所以夜魅很难确定现在自己是什么感觉,她从未与任何男性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太子到底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或者对自己起了什么其他心思?又或者还是把自己当成男护卫来看?

    夜魅纠结着,拆玻璃的进度越来越慢,最后索性不拆了,工具往边上一丢,反正李承乾也没要求今天晚上一定要把玻璃拆下来,大不了明天再干好了,今天先琢磨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吧。

    不过李承乾似乎已经把这件事情忘到脑后了一般,第二天,第三天再也没提这件事,表现上和以往也没什么不同,似乎那天晚上调戏夜魅的不是他一样。

    这特么好尴尬,搞的夜魅想问问不出来,不问憋在心里难受,每天都在乱思乱想的瞎琢磨,渐渐的,也有一种想要捶他一顿的感觉。

    只是身份的差距摆在哪里,李二可以随便捶的人物,并不等于其他人也可以随便捶,所以夜魅只能看着李承乾暗中咬牙,实际上却没有一点办法。

    而相对于无奈的夜魅,李承乾同样被人逼的无可奈何,玻璃大棚被长孙收走了,夜魅也没有完成开洞的任务。

    程小四天天跑来问有没有新鲜的蔬菜,如果没有就一脸委屈的掉头离开,样子呆萌又可怜,让李承乾每次都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