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76章 补偿 (上)
    憋了老柳那么长时间,李承乾也良心发现,终于把流水线作业的方法简单的说了一下。

    柳敏回到将作监一试下如获至宝,用了大概五天时间给将作监来了一个大改组,不单单是自行车零件,就算其他军械的生产也都改成了流水线生产。

    将产量提高的同时,又提高了产品质量,一举两得。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长安一下子多了这么多自行车的原因,但是这些和纨绔们没有太大关系,只要有车骑,他们才不管这东西是吹牛逼吹出来的,还是一锤子一锤子敲出来的。

    将作监因为这一面多台自行车多了两千多贯的额外收入,着实让柳敏颇为意外。要知道,他这破地方可是有数的清水衙门,除了逢年过节朝庭发的那点奖励,其他一概没有。

    所以两千多贯让老家伙臭美了好几天,作光奖励了那些参与自行车制作的工匠,就连其他工坊的匠人也都跟着占了光,每人分了一百斤大米。

    三轮车上,李承乾羽扇轻摇,回想想着柳敏拿到钱,屁颠屁颠来找自己时的样子,不禁摇头失笑。大唐匠人苦,赚两个钱不容易,他一个太子,怎么可能去拿他们的辛苦钱。

    “殿下,您,您还是坐,坐会儿马车吧!”李承乾走神的一会儿功夫,苏猛已经累的舌头吐出老长,语不成句。

    “老苏,你行不行啊?昨天咱可是说了,谁输了谁负责把殿下载到龙首原的。”工作关系已经被调到情报科的舒天彻度暴发了逗逼的本性,一天到晚话贼多不说,还特么不着调。

    不过这也挺好,吴辰那个不着调的家伙跑到林邑那边去了,李承乾正觉得寂寞难耐,跑来这么一个家伙权当调剂了。

    “放屁,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苏猛(书友山暇一行应召志客串)被说的眼珠子一瞪,反驳道。

    “停,你们之间的官司一会儿再打,先把我那马车弄过来,这破东西真太冷了。”李承乾制止两人之间的争论,从三轮车上跳下来,活动几下手脚。

    时间已经是二月,但长安还是很冷的,坐在没有车棚的三轮车上,羽扇纶巾虽然潇洒,也颇吸引眼球,但的确挺遭罪的。

    在黑子等人的陪同下,李承乾站在路边等了一会儿,直到后面的马车赶上来,然后才换乘马车,继续向龙首原的方向赶过去。

    二月的龙首原依旧是北几呼啸,一群纨绔玩了命的骑车子,到地方的时候全身都是汗,然后被北风一吹,那叫一个舒爽。

    偏偏李承乾这货一直在后面拖着,一直没有追上来,所以纨绔们只能无奈的一边挨冻一边等着。没办法,谁让出发之前李承乾说回去请他们在迎宾楼搓一顿呢。

    纨绔们虽然有些钱,但是还没有奢侈到在迎宾楼随意消费的地步。

    盏茶时间之后,在纨绔们变成‘望夫石’之前,李承乾坐车马车姗姗来迟,而且在下车之后还在跳着脚的喊冷,气的纨绔们差点上去揍他。

    “唉,我说你们比不比啊,咱能快点不?迎宾楼还去不去?”众人的声讨声中,李承乾脸不红气不喘,振振有词的问道。

    “比,比,马上就比。”骑车从长安城里到龙首原,纨绔们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本想继续谴责李承乾一会儿,但听到迎宾楼之后立刻全怂了。

    程处默、程处亮、尉迟宝林、段瓒、李崇义、房遗爱……一群标榜武力值超强的纨绔排成一排,只等李承乾的哨声便会出发。

    至于长孙冲、长孙涣、李思文这些瘦了吧唧,腰还没有人家腿粗的家伙,只能远远退开,免得上去自取其辱。

    “预备!哔……”李承乾也不废话,见众人排好队形,直接就吹了哨子,等到一帮小武疯子鬼叫着冲出去之后,才转身对长孙冲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高明,有事儿?”长孙冲的表情有些扭捏。

    “表哥,这段时间怎么不去我那里玩了?在忙什么?”李承乾明知故问道。

    “这几天被父亲责罚,在家中抄书呢。”长孙冲犹豫了一下,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

    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是宫里的事情更是如此,所以李承乾对他与长乐之间的婚事持什么态度,他心里一清二楚。

    这就造成他长孙冲不被李承乾看好的局面,让他心中结了一个不小的疙瘩,总是有些想不开,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就连别人看他一眼,都感觉是不是那些人在嘲笑自己。

    “表哥还在为长乐的事生我气?那你可太小气了!”李承乾奸滑似鬼,单看长孙冲的表情就已经猜到原因,当下便开口把事情直接掀开。

    只是这话说的也太气人了,长孙冲听完眼睛眨了眨,半晌没有反应过来。难道求亲被拒绝之后还不能生气?还要笑脸相迎?这特么道理是怎么讲的?

    看着无语的长孙冲,李承乾没有点自觉的接着说道:“好了好了,你是哥哥,我是弟弟,你怎么也得让着我点儿对吧?最多我跟你道歉,成不?”

    “不,不用,哪个……。”长孙冲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就是觉得越来越憋屈,这混蛋真是太气人了,得了便宜卖乖不说,竟然还要别人他对说谢谢。

    “表哥,帮我个忙怎么样?”李承乾扫了一眼几个望向这边的纨绔,把长孙冲拉到一边,神秘的问道。

    “什么忙?”长孙冲有些不情不愿的说道。

    他和李承乾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李承乾当了太子,但因为不刻意摆架子,彼此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而这一次李承乾在长乐的事情上驳了他的面子,他也并不是因为婚事被否而生气,而觉得李承乾没给他留面子,也没有事先跟他通个气,有些想不通而已。

    至于和长乐的婚事,长孙冲并不认为老头子向姑姑提亲是什么好事,必竟那些娶了公主的家伙们过的什么日子他也见识过,挺苦逼的,他还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所以,在长乐的事情上,长孙冲感觉特别矛盾,一方面觉得不被重视,另一方面觉得有些庆幸,但总体来说还是面子问题在作祟。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