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80章 李二的举措
    肆叶护死了,后脑撞在一楼大厅中的桌角上,当时就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而直到此时,左右武候卫的巡街武候才姗姗来迟,草草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再看看自家‘大老板’的公子,摇摇头抬着一地的尸体走了;京兆府的官军来了,瞅瞅满大厅的纨绔,问都没问,转身也走了;至于东市市署……干脆来都没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西突厥汗国的王子不能就这么死了,所以这事儿第二天不出所料的闹上了朝堂。

    李承乾自然是首当其冲,成了第一被告,尉迟宝林是第二被告,必竟人都是他踹下去的。

    至于李孝恭家的大少爷李崇义,段志玄家的段瓒,程咬金家的处默、处亮,长孙无忌家的长孙冲、长孙涣,李绩家的李思文,房玄龄家的房遗爱,杜如晦家的杜荷等纨绔也一个没跑了,都在弹劾之列。

    御阶之上,李二揉着发涨的脑袋,愁得脑仁儿‘咔咔’晃着疼。

    小混蛋这才消停没几天,又弄出这么大一件事,而且所有重臣子弟一个都没跑了,几乎个个都有参与,这特么是想干什么?作死么?

    王通这货似乎也豁出去了,反正他就是一个磨刀石的角色,早晚有一天会被李承乾干掉,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家伙把所有朝臣全给烩了。

    “来人,宣太子上殿自辨!”李二被一伙儿御史逼的没招,只能把儿子招来,谁惹的事儿谁来摆平好了。

    时间不大,李承乾睡眼惺忪的晃悠着从外面进了太极殿,先是老老实实给李二见了礼,然后就自然而然的要往以前他待的地方走。

    “回来,谁让你过去的!”眼瞅着李承乾吊儿郎当的样子,李二就火往脑门子上冲:“朕来问你,昨天西突厥王子肆叶护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肆叶护?”李承乾假模假式的想了想,稍倾恍然说道:“回父皇,昨天那个西突厥的傻子说他可以从三楼掉下来而不死,非要与儿臣打赌,结果他赌输了。”

    多么奇葩的回答,李二听完之后竟然半天不知应该作何反应。

    “太子殿下休要狡辩,那西突厥王子又不是傻子,如何会作出这样的傻事!”

    “你们两个智力都差不多,你当然不会认为他傻。”李承乾看也不看是谁在说话,直接驳了一句。

    “我……”王通被李承乾一句话噎的险些背过气去,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才说道:“那为什么西突厥王子的随从也全都死于非命?”

    “因为那傻子想赌的大一点。”李承乾转过身,认真的打量王通一会,疑惑的问道:“王御史,为一个西突厥人,你竟然当面指责本宫,莫非与那家伙有一腿?”

    插科打诨的本事李承乾丝毫不弱于程咬金那老家伙,单凭一个王通如何能是对手,三两句对话,直接被抬了出去,看样子几个月内应该恢复不过来了。

    不过这时候也到了一群老货发威的时候了,纷纷站出来声援李承乾,表示自家孩儿可以证明,当时西突厥的傻子的确是说要打赌来着。

    而且证明的同时还拍着胸口保证,如果西突厥那些蠢货敢来找岔,保证齐心合力,把那帮驴日的打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这样的情况李二能说什么?当天发生的事情,这么长时间他已经了解的清清楚楚。

    以李承乾报仇不隔夜的性子来说,为了一个大唐的清倌人搞死一个西突厥的王子应该再正常不过。

    上次倭国皇子因为一个女奴,差点死在大唐的事情李二依旧记得,知道李承乾这小子最恨的就是有异族欺辱大唐子民,所以这次如果没有搞死那个西突厥王子,那才是真正值得奇怪的事情。

    于是无奈的李二只能让杜如晦起草一份给西突厥的国书,大致意思就是:你家儿子在大唐跟人赌跳楼,结果赌输把自己摔死了,你要是能想得开就想,想不开那就派出手下能臣猛将,咱在玉门关外摆开场子,好好做过一场!

    事情处理完,李二摆摆手示意散朝,便一个人退入后殿,找地方生闷气去了。

    至于李承乾,老李现在已经死心了,这货就是一个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主儿,就是把他一个人关进小黑屋,他也能在里面折腾出新花样,所以由他去吧。

    再说现在李泰、李佑他们年龄也都大了,实在不行在他们几个里面挑挑,看看有没有何适的人选培养一下。

    就算是培养不出来,也可以剌激一下那小子,让他知道皇位得来不易,平日里表现的老实一些。

    出于这样的心里,李二暂时放松了对李承乾的监管,自从上一次卸了他的差事之后,又开始搞起了冷处理。

    李承乾不知道老头子到底是什么想的,虽然觉得老李有些不正常,但不理他却正好顺了他的心思,于是乎玩的更加欢畅,整日除了早晚请安之外,玩的连影子都见不到。

    “高明,如果哪天你有时间,能不能去家里一趟?”马球场上,长孙冲挤到李承乾身边,不估长乐嫌弃的眼神,低声说问道。

    “怎么了?舅舅有事?”李承乾目不转睛的盯着球场,一边挥动手臂,一边反问。

    “对,就是关于我去薛延陀的事情。”长孙冲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估计还在为去大草原烦心。

    “行,一会儿这场散了,把长乐她们送回去,咱就过去。”李承乾点点头。

    距离上一次和长孙冲的谈话已经过去了大概十天,李承乾估计这个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纵然长孙无忌不找他,他也要去找长孙无忌聊聊。

    而且这段时间李二的变化也让他有了一丝不适,隐隐的总感觉老头子是在算计着什么。

    尤其是李泰那小子最近时不时就会被老头子招到甘露殿,一待就是一整天,这让李承乾觉得这个历史这东西似乎真的有很强大的纠错能力。

    尽管他现在已经对历史作了一些改变,但似乎每到关键时刻,都会被修正回去,回到正经的历史线路。

    比如说:李二对李泰莫名的宠爱!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