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83章 信心(下)
    家国天下,四个字充分的说明的古代人的世界观,在他们的眼中,家才是首位,其次是国,最后是天下。

    偶尔出现几个国家天下的,那也是凤毛麟角,所以这些人被天下人传唱,比如文天祥,比如包文正。

    至于其他人……哪个不是先为自己的家族考虑?

    李承乾知道这一点,所以面对犹豫的长孙无忌以及兴奋的长孙冲,他叹了口气说道:“舅舅,咱们是亲戚,我不能坑你们,这份生意长孙家如果不想仇敌满天下,最好还是多联系一些人,我可以给你们留出三成的份子,怎么分是你们的事情,如何?”

    “那,那还有七成呢?”长孙冲已经被钱迷的心,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

    “大唐就要打仗了,总要留些军费,而且不给军方一些钱,你认为那些商品能平安的运进大唐?”李承乾的话看似对长孙冲说的,但实际也是在对长孙无忌说的。

    “你打算给军方留几成?”长孙无忌沉声问道。

    “两成!”李承乾伸出两根手指,随后说道:“另外的五成要上交国库,谁都别想了,这次如果西突厥敢在边境挑事,大唐是要还击的,没有钱还拿什么打仗。”

    长孙无忌没再说什么,一个人陷入沉思,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长孙冲略带一丝失望,这么大一笔钱长孙家没有拿到大头,他自然有些郁闷,只是李承乾说的没错,钱太多了对长孙家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个道理略一琢磨他也能想明白。

    但是他很好奇为什么李承乾没有给自己留一份,要知道这是很大一笔钱,随便截留一些,也足够花差的了。

    想着想着,长孙冲不自觉的就问了出来,换来的却是李承乾装犊子的一句话:“钱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问题,有需要随时可以弄来百把十万,所以不要也罢。”

    “承乾,说说你有什么要求吧。”就在长孙冲打算反唇相讥的时候,长孙无忌摆手将他打断,正色对李承乾问道。

    “舅舅说笑了,一份生意加上一段时间的历练,哪里会有什么要求。”李承乾笑着摆摆手。

    他才不会说包龙图教导的第一批学生已经毕业,而他们的毕业实习就是绘制一份地图,一份带有等高线的安北大都护府地图。

    四百多名学生,每一个都是寒门子弟,学的大部分都是现代数理知识,与大唐那些学习诗经子集的学子有着很大的不同。

    他们学的东西更加实用,更加系统,有着极强的目的性,所以在李承乾看来,这些人远比那些国子监毕业的出来的学子更加值得培养,使用起来也会更加得心应手。

    长孙无忌并不知道这些,但凭直觉,他认为这次长孙冲去薛延陀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不问清楚,始终有些不太放心。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二月的草原还是一片荒芜,长孙冲并不急着出发,所以长孙无忌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而且李承乾并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如果这里真有什么猫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估计他应该有自己的考虑。

    一番谈话,基本上把长孙冲去薛延陀的事情敲定下来,随后李承乾提出告辞,谢绝了长孙无忌的挽留,起身离开。

    老头子作出已经放弃他的姿态,正好顺了李承乾的心意,借着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安排一些自己的事情。

    羊毛织品他已经期待很久了,现在大唐已经占据了整片草原,并且设立了安北大都护府,收购羊毛的条件已经成熟,所差的只是如何把羊毛脱脂,再纺成可以织布的原料而已。

    想想尼子大衣,想想羊绒衫,李承乾认为必须加快进度,解决了冬天吃青菜的问题之后,现在要搞的就是穿的问题。

    而撇开李承乾躲进将作监与尚衣局吓折腾的问题,李二则是躲在甘露殿里面愁白了头发。

    老李搞不明白,都是自己和长孙的种,为什么老大贴上毛比猴都精,老二却单纯的像一张白纸。

    为了剌激李承乾,李二不惜工本,面对李泰那可真叫有求必应,宫中的珍本孤本书籍不知被搬出去多少。

    除了这些李二甚至还赏赐李泰一座宫外的豪宅,甚至如果不是因为李泰太小,芙蓉园都会被列为赏赐之一。但是大量的钱财和物品赏赐出去之后,李二最后得到的收获却并不多。

    李泰这货这么多年来已经被李承乾给误导了,一直认为李承乾的能力完全是从书本上得来的,所以处处以李承乾这个大哥为目标的他很直接的一头扎进了老李赏赐的书卷之中,有些时候就连面对李二传唤都有些不情不愿,一切只因为耽误他读书。

    此时的老李才知道什么叫天赋,这东西绝不是后天培养就可以有的,石头就是石头,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把它变成金子。

    但执着的老李不肯服输,他必须让那李承乾那个混小子看看,自己这个老子离了他照样能玩的转,而且自己的其他儿子并不差。

    所以老李更加重视李泰,用更大的力量和资源去培养。

    还别说,李泰这小子也争气,议事的时候还真提了一条好建议:赎买那些当年被突厥人掳走的汉家子民。

    这条建议一提出来,立刻马屁如潮,无数文人称赞越王殿下仁义无双,只是最后说到拿钱的时候,民部尚书却大头一摇,吐出两个字:没钱!

    于是,李二为力挺儿子,咬牙从内库拿出十万贯,交给唐俭是,让他用这钱去交换那些被掳的平民。

    而唐俭领命离去之后,老头子把李泰叫到没人的地方好一顿臭凑。

    因为他一句话,李二损失了十万贯,真特么崽卖爷田不心疼,也不想想李二把这些钱从李承乾手里扣出来费了多大力气?跟那个混小子别了多久的苗头。

    现在因为李泰一句话,亏进去十万贯!

    早就知道就应该听大儿子的,把‘獠牙’全都派到草原上去,到时候人全都要回来了不说,只怕那帮孙子还要搭上些粮食。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当初既然选择用李泰剌激李承乾,那就把这事儿进行到底吧,否则虎头蛇尾一定会被那小子看笑话的。

(本章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